Archives for 规划理论

浅谈规划师的有限责任

跟朋友吃饭谈及之前做过的规划,居然想通了长期纠结的一件事,即自己作为规划师时常会有的壮志难酬且有劲无处使的感觉,也就是一直在思考的规划师的身份和定位问题。

规划可以在两个层次发挥作用:

一是总体规划和战略层面,在这一层次规划是政治的工具,是领导权衡各类资源,在空间上部署其战略意图的手段,规划更体现为一个协调各方利益的过程,这一过程中规划师能起到的作用是为决策者提供专业的分析和建议,支持决策的制定,如果可能,能有意识地引导决策者选择更为科学合理的方案更好;

二是详细规划层面,在这一层次规划是落实战略意图的手段,是领导决策后在空间层面部署和设计各类要素的相互关系,为城市的经济、社会和环境的协调发展提供物质化空间设施支持的工程安排,规划更体现为对各类功能的规模和位置进行设计的过程,这一过程中规划师能起到的作用是运用专业经验和设计能力,为城市发展勾画空间框架的蓝图。

Read More

“城市人”理论介绍和延伸探讨——第六届城市规划理论年聚参会小结

gathering of ideas

2014年2月28日至3月2日,由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和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主办的第六届中国城市规划理论年聚在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13层会议室举行。第一次参加理论年聚,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来,年聚的发起人梁鹤年先生是我非常敬重与佩服的前辈,每一次跟先生见面的机会都十分珍惜;二来,年聚的主题是围绕城市规划的理论探索,是当前中国城市规划发展急需的议题,想去学习和了解理论开发的过程和形式。两天半的日程安排,三四十位来自高校、政府、企业的学友,通过演讲、头脑风暴、小组讨论、沙龙分享、团队筹建等形式,主要结合当前城市规划的理论发展和现实问题,探讨了“城市人”理论及其发展的方向、医学研究视角对城市规划的启示等问题,形成了未来一段时间各参与者将进一步研究的议题。本文是年聚第一天关于“城市人”理论的介绍和延伸探讨的记录。

开场及理论年聚介绍

中规院的李晓江院长在致辞中讲到:最近几年来,规划师面对的各方压力都在增大,政府的要求在提高,公众的要求也在提高,规划师需要不断提高理论水平和解决现实问题的能力,特别是在规划理论、方法和价值观等方面形成稳定的体系,十分需要在理论探索方面下功夫。从这几年理论年聚的发展来看,跨界专家对城市规划的关注日益增加,年聚参与人也越来越多,表明了大家对理论探索拥有强烈的意愿。去年金经昌论文奖的获奖论文中,有几篇是在理论探索方面做出贡献的,梁先生的“城市人”就是其中一篇。李院长希望能在理论年聚的推动下,有更多人参与到中国自己的规划理论建设中来。

Read More

Susan S.Fainstein2010年《The Just City》简介

just city

Fainstein(2010)在本书中提出公正城市或正义城市的概念(The Just City),力图发展出与公正相关的城市理论,作者认为公正的城市是公平、民主、多样的城市,并认为城市政策应该致力于为所有居民提供正义,特别是对低收入居民,而研究者们应该帮助找到实现公正的正确路径。她批判了Florida和Healey的观点,认为他们的理论体现了新自由主义和后现代观点的胜利,即理想和理念输给了过程和利润。Fainstein的观点综合了进步的城市规划师早期对公平和物质富裕的关注,以及多样性和参与性的考虑,力图在全球资本主义政治经济框架中探索形成更好的城市生活的途径。作者的分析限定在当前资本主义城市化的背景下,即探讨较为富裕的、民主的西方国家的城市。

全书运用归纳和演绎的方法构建关于公正城市的规范性框架;调查和批判现有城市制度和政策,特别是与城市再开发相关的内容;探讨了实现更公正的城市的制度和政策途径。在讨论理论问题后,作者审视了过去30年中的3个大都市区域:纽约、伦敦和阿姆斯特丹。在这些调查的基础上,作者辨识那些产生更公正结果的战略和政策。 Read More

弹性城市研究新进展——记张庭伟教授《城市弹性理论及情景规划》讲座

resilient cities

6月21日下午3:30-5:30,清华建筑学院王泽生厅,伊利诺斯大学(芝加哥)城市规划系教授,亚洲和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张庭伟老师举办讲座,围绕《城市弹性理论及情景规划》的主题,介绍了美国城市规划理论的最新动向,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城市弹性理论的背景、基本理念、原则、评价体系等问题,二是情景规划,作为一种弹性理论知道下的规划对策,在美国规划实践中具体的应用方法。虽说张老师点评城市弹性理论其实是“新瓶装旧酒”,用一种新的方式探讨的还是城市规划理论的老问题,却也提供了一种思考城市规划问题的新视角。以下是讲座主要内容的记录。

城市弹性理论的背景

2013年ACSP/AESOP(美国和欧洲规划院校联盟)联合年会主题是“规划弹性的城市和区域(Planning For Resilient Cities and Regions)”。城市弹性理论正在替代“可持续发展理念”,成为新的规划理论热点。该理论由于强大的包容性和相对中立的位置,可以被经济和社会中的左右两派都接受,因此得到广泛关注。

城市弹性理论提出的背景有三:(1)全球经济和社会背景,包括2008年后的西方经济危机、社会矛盾加剧、全球气候变化的挑战。具体来说,经济方面,从基本依靠服务业到向多元经济转型,2010年奥巴马提出重新工业化的战略;环境方面,环境因素作为政治问题涉及到不同的利益集团,作为经济问题涉及环保成本代价,而日本核泄露事件后绿党的兴起,代表了环境问题有转为政治问题的趋势;政治方面,不同党派政治理念不同,解决问题的途径也不同,难以形成共识;(2)是城市发展的不确定性突出,成为普遍性的问题。应该说,所有城市都会面临不确定性,而经济和自然环境,国内和国外政治环境的不稳定和不确定性加剧了城市的不确定性,比如曾经声势浩大的曹妃甸近来的发展面临的债务危机;(3)是城市规划基本功能是应对不确定性,需要不断寻找新的规划方法来应对。于是,弹性城市作为一种新的规划理论被提出。而相应的新的规划方法为情景规划。

Read More

思想与实践的转向——清华建筑思想论坛(四)全纪录

6月16日星期日9:30-17:30,清华建筑学院王泽生厅,八位来自规划和建筑领域的学者和实践者们从各自的视角阐释了对《规划与设计:为了需要帮助的人》这一命题的理解,完整地听下来,切实感受到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中国的规划与建筑的教育和实践正在发生着思想转向。今天,与城市和空间相关的我们每一个人都身处这种转向中,是转向的亲身见证者,也是转向的实在推动者,这是一种让未来更有希望的转向。

尹稚,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清华同衡规划院院长,清控人居集团董事长

演讲主题:《规划与设计:为了需要我们的人》

尹老师的演讲没有用ppt,但逻辑思路清晰,出口成章。他从本次论坛的题目谈起,认为这个题目有些不妥,“为了需要帮助的人”定向性明显,仿佛把规划师置于一个施与者的位置。规划设计,脱胎于精英文化,追求悲天悯人的情怀,但21世纪,我们还要不要站在这样的视角?因此,他建议题目为“规划与设计:为了需要我们的人”似乎更合适。

那么,什么样的人需要我们提供服务或帮助呢?政府、市场、城乡居民。三者中后者的话语权少,但却是城乡环境最真实的使用者,规划师应该探索符合以上三者需求的空间模式和城乡模式之间的匹配关系。毋庸置疑,三者的价值观有差异,规划师在面对他们的工作方式也会有差异,也需要达成多元广泛的价值认同,寻找到价值共同点和利益共同点,以及达成目标的方法和路径。目前规划专业学生们接受的精英教育,只是教育体系的很小的一部分,80%-90%的技能将在实践的磨合中产生。规划师不应该将自己摆在精英的位置,而应该置于与居民可交互可交流的位置上,去了解多元化主体的行为模式,并用空间技术手段去契合这种需求。根植于具体的国情、市情和乡情,根植于具体的人的需求。 Read More

城市与哲学——梁鹤年教授《城乡规划学术前沿》课程回顾

philosophy and cities学院老师让我帮忙整理梁鹤年先生《城乡规划学术前沿》的课程回顾,希望向学校申请成为建筑学院长期开设的课程,我很开心地答应了,毕竟从梁先生那儿,从这门课程中得到了很多启示,与大家分享。

课程概况

2013年春季学期,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开设《城乡规划学术前沿(Academic Frontier of Urban and Rural Planning)》系列课程,邀请加拿大女王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学院前院长梁鹤年教授主讲。课程总计1个学分,8次课。主要从城乡规划研究方法和城市文化基因两个视角解读城市规划研究学术发展:(1)城乡规划研究方法方面,重点介绍公共政策分析、比较研究等城乡规划研究方法,并通过国际案例解读其应用;(2)城市规划文化基因方面,从西方文化基因视角解读城市现象和西方规划理论,并与当代中国社会对比,从文化基因视角对中国城乡建设的经验和教训进行评价。课程主要面向建筑学院师生,采取全英文授课。

课程意义

城乡规划学科直接面向人们赖以生存的城市空间,是一个与人的生存与发展密切相关的学科,人的多样性与复杂性带来的众多模糊与矛盾为城市规划学科提出挑战;同时,城市规划又是一个兼容并包的学科,涉及经济、社会、生态、交通、建筑、景观等很多议题,需要来自多个学科的理论支撑,吸收和融汇这些理论,共同为城市中的人服务,而理论与理论之间的不同立场、理论与实践之间的鸿沟为城市规划学科提出另一挑战,即如何正确认识城市规划自身,如何确立城市规划的基本理论,在此基础上整合多学科的思想,服务于城市发展实践?

2011年,城乡规划学升为一级学科,体现了学科地位和重要性的提升。在此背景下,当前中国城乡规划理论与实践面临两个新的问题:第一,理论建构问题。中国城市规划理论很大部分是从西方借鉴而来,而西方的理论是在西方特定的历史与文化背景下产生,具有独特的适用范围,不能保证理论引进后能适应中国城市的发展需要;同时,中国城市规划理论尚未从中国文化自身充分挖掘启示,忽视了中国传统文化对建立更适于本国人民的城市规划理论的作用;第二,现实发展问题。当前中国城市发展面临工业化、信息化、快速城镇化的背景,是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快速发展阶段。城市经济快速发展也带来社会、生态等方面的一系列问题和矛盾,快速发展的需要与稳定秩序的追求常常发生冲突。环境的复杂性提升、信息爆炸、快餐文化凸显、个体意识强化、等级社会转向网络社会、各阶层争夺话语权等等问题,都对城市规划提出新的挑战:城市规划究竟解决什么问题?到底什么是城市规划中永恒不变的?怎样的城乡规划学科能适应当前和长远发展需要? Read More

关于城市规划专业博士论文写作的思考

这些年多次旁听城市规划专业博士论文的开题、预答辩、答辩,旁听师兄师姐们的论证,旁听老师们的点评,每次都被他们表达的内容所吸引,每次都带着“如果是我做这个题目,我会怎么做”,“他们目前的研究还存在哪些问题”的问题,然后比对老师们的点评,分析自己的认知差距,每次听完都有知识上的收获。昨天早晨旁听两位师兄的博士论文预答辩,居然改变了以往的聆听模式:这次我关注的是师兄们论文的逻辑,和老师们点评的立场、角度和逻辑,少了对论文内容的关注,开始从方法论层面思考如何能写出一篇站得住脚的博士论文。我想,可能跟前一天在读笛卡尔的理性主义和洛克的经验主义有关。现学现卖了,以下仅仅是从我个人角度的一种解释,局限性是肯定有的,但还是想梳理一下。

博士论文撰写的一般逻辑。从西方引进的这套研究生培养体系,总体来说是建立在理性思考和经验研究的基础上,这也是现代科学的基础。大多数理工科论文要做的,就是根据已有积累,建立理论假设,通过实验分析或实证研究,去验证假设。在这一系列的分析与归纳中,评判其科学性的关键有两个:(1)理论假设是否建立在稳固的理论基础上,即假设的前提是否是大家接受的。大家接受的包括公理,以及经公理演绎出来的理论,这里的“大家”可以指所有人,也可以指认可你的理论前提的某一个学派;(2)理论验证过程是否符合理性。所谓理性是指严密的逻辑推导,经得起拥有理性思维的人的检验和质疑。当然,这种质疑也都是在所有限定的假设和前提范围内。论文的结论有可能是反直觉的,但只要前提和过程具有科学性和鲁棒性(Robustness),无明显漏洞,结论也是可接受的。当然,即使这是一篇前提稳固、论证充分的论文,在答辩过程中还会出现一些问题影响最终教授对论文的评判:(1)学生是否清晰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论证过程;(2)教授们对前提假设的接受程度和理解是否不同;(3)教授们的思考过程是否理性,是否被他们的直觉干扰,这种直觉是由专家长期积累的经验产生的。如果这三个问题都能解决,又能满足创新性的要求,那么这应该是篇合格的博士论文。BTW,博士论文研究的价值和意义在这里就不讨论了,这些开题的时候都应该已经解决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