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科技城

北京三大科学城发展策略

在北京提出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的背景下,三城一区,即中关村科学城、未来科学城、怀柔科学城和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将成为产业创新活动的集中区域。特别是科学城作为集中承载创新创业活动的载体,承担着促进知识创造、加速产业创新和提升经济贡献的使命,科学城的发展也将成为影响北京科技创新实力提升的关键。那么,北京的三大科学城将采取怎样的发展模式,规划应采取怎样的引导策略,才有可能让三大科学城在现有基础上实现快速发展?本文是我结合一直以来对科学城的理解和对北京三大科学城的发展基础判断,提出的一些想法。

科学城发展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是:如何通过科学城系统性环境的营造,持续吸引科技型人才和企业,持续促进科学研究成果的产生,科技创新成果的转化,促进创新创业行为的涌现。特别是对于北京来说,要建设有世界影响力的全球科技创新中心,提升北京在全球创新网络中的地位与作用,必须有原创性的知识、技术、创新成果,以及有世界影响力的科技企业持续产生。

北京的三大科学城——中关村科学城、北京未来科学城和怀柔科学城由于已有基础、发展阶段和发展定位各不相同,它们的发展路径和重点策略也会有较大差异。

  • 中关村科学城定位于产城创一体化的创新型城区,应重点发展城市-产业-创新模式;
  • 北京未来科学城定位于人才引领的央企创新创业基地,应重点发展央企-人才-创新模式;
  • 怀柔科学城定位于世界知名的综合性科学中心,应重点发展知识-技术-创新模式。

Read More

全球科学城的类型、特征与发展趋势

许久未更新,这一年半以来,我的工作和生活都有了不小的变化,美国访学,博后出站,宝宝出生,开始创业。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好多思考感受都还没来得及记录。趁年前公司业务暂时告一段落,决定好好总结和反思一下这段时间的收获,作为再出发的起点吧。

我想前几篇分享还是跟我的专业研究有关,关于全球科学城的特征,关于全球创新中心的比较,关于北京科学城的发展策略,接下来会是一些数据支持的城市研究,也会再穿插写点我们新产品年鉴汪的故事。至于育儿啥的,就再说啦。

本文是关于全球科学城的类型、特征和发展趋势,主要节选自我的新书《科技城规划——创新驱动新发展》。需要说明的是,从严格的学术定义角度,科学城和科技城其实具有不同的内涵,我在书中也进行了详细的阐述。不过为了适应目前北京建设三大科学城的提法,本文把科技城统一纳入了科学城的框架下,不再进行区分。

先来看看科学城的定义:科学城特指具备较为完善的城市系统功能的高技术中心。对科学城的最早研究出现在20世纪70、80年代,主要是在1950年代世界各国开始出现的科技园区现象的背景下,将科学城作为科技园区的一种类型,开展的对各国科学城的特征和机制的研究[1][2]

Read More

为啥牛人都是一波儿一波儿地出?

智慧社会读博士的时候,导师曾经跟我们说过一句话:

研究生阶段的学习,30%跟老师学,30%自学,40%是跟同学学。

当时特别不理解(后来才发现,导师说过的好多话都是经典):为什么跟同学学习能占到这么高的比例?同学的作用为啥比导师还大?

后来,又隐约发现两个有趣的现象:

  • 建院曾有三位院长都是出自同一个宿舍;
  • 建院曾经有一个年级(某3字班)才俊辈出,平均实力爆表,这个年级好多同学后来的发展都十分耀眼。

我就在纳闷:这牛人咋都一波儿一波儿地出呢?

最近读的这本《智慧社会》,用深刻的社会物理学方法解答了这个疑惑。

Read More

这才是科技范儿人才想去的城市

科技范儿人才会更喜欢颜值高的城市?

Colorful-New-York-City科技范儿的城市?

science-fiction city还是人文范儿的城市?

market你觉得科技型人才会更想到什么样的城市中生活?什么样的城市更容易集聚科技型人才呢?

Read More

英国纽卡斯尔的科学城战略

Newcastle-Science-City

随着全球化竞争的加剧,各国对科技创新能力愈发重视,新一轮的高技术中心战略成为一些国家吸引科技资源和创新型人才,促进地区竞争力提升和经济繁荣发展的策略。本文首先简要梳理科学城概念与实践发展过程,并介绍英国2004年提出科学城计划的背景及发展概况,将约克科学城的具体发展战略为重点,概括和总结值得我国借鉴的经验及其对城市转型发展的启示。

 

科学城概念与实践发展

科学城实践起源于20世纪40年代,以前苏联的科学城建设为开端。芬兰学者安蒂若科(Anttiroko)根据科学城发展类型的不同将其分成了三类:(1)以科学为基础的新城镇建设,如日本筑波,韩国大德和前苏联新西伯利亚;(2)地方或区域发展项目,如日本的关西,英国的约克科学城;(3)科学园区基础上的进一步拓展——将科技园区作为城市发展的动力引擎,注重高技术产业发展与地方的互动,如瑞典的西斯塔科学城[1]。

从历史发展来看,科学城通常由政府组织建设,侧重于对科学研究,特别是基础科学研究的集聚,希望通过协同效应的发挥,达到促进科技成果产生的效果[2]。然而,不同于注重技术应用的技术城和科技园区,大多科学城发展初期重点关注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较少考虑技术成果的应用,缺乏与工业界的直接联系,导致研究成果无法与市场需求有效结合。由于缺乏成果市场化的回报和创新利润的激励,科学研究人员缺乏持续创新的动力,也无法发挥科技进步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导致科学城未能实现最初的目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