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有意思

《费曼讲演录:一个平民科学家的思想》笔记

fm book

前一阵子读的物理学家费曼先生的三篇讲演,薄薄的一本小册子,读来十分轻松,可能也是费曼先生本来就擅长用平实的语言揭示一些深刻的思想吧。以下是对我读书时逐字敲进手机中的感兴趣的句子进行的简单整理,全都是书中的语言和观点,我仅加了小标题和括号里的注释,所以文章版权归费曼先生所有,向费曼先生致敬:)

 

科学与兴奋劲儿

科学是指发现事物的具体方法,有时则是指从所发现的事物中产生出来的知识,最后它还可能是你发现一个事物之后可以做的新东西,或是你创制新事物这一过程本身。

你只有了解并能够鉴赏我们这个时代的这一伟大的激动人心的非凡经历,你才会懂得科学的精髓,才能理解科学与其他事物的关系。

科学活动就是一次巨大的探险,一种冲破约束、令人激动的探索,否则你就谈不上生活在这个时代。

这种科学工作不以致用为目的,而是为了获得新发现带来的那股兴奋劲儿。

科学作为发现的方法,基于一条原则:观察是判断某种东西是否存在的判官。

科学家总是试图找到更多的例外情形,并确定这些例外的特性,这是一个随着研究进展能给人带来持续兴奋的过程。

 

关于做事能力

我认为,做事能力总是有价值的,至于结果是好是坏取决于它如何被运用。但能力本身是有价值的。

不断尝试新的解决方案就是解决一切问题的途径。

Read More

果说|有意思的生活,多少钱一斤?

Smile

前几天听了施一公老师的一段讲座录音,发现他非常爱说的一句口头禅是,很有意思

读《费曼讲演录》,虽然讨论的是一些严肃的命题,但还是感觉到费曼先生的生活充满了乐趣,这是在读《别逗了,费曼先生》之前就有的感受;

有一位前辈,聊天的时候用自己琢磨出来的方法体系,一个一个帮我解答困惑,居然都能逻辑自洽,自圆其说,世界尽在掌握的感觉,他说很好玩

还有这两天认识的一个师兄,讲起之前博士论文送审时惊心动魄一波三折的”惨痛”经历,居然讲出了段子的欢乐感,还有他的猪圈生意,跟各种各样人打交道的好玩经历。他也是经常说,特别有意思

还有刚刚一起吃饭的lei同学,描述自己做研究时捋胳膊挽袖子光膀子的热火朝天状态,还有讲述时那眉飞色舞的神态,我听着都感觉打心眼里体会到了生命的美好和意义。我问他,你这种很high的状态多吗,他说经常是啊,不管是做模型、写文章,还是做研究。

一下子意识到这些我很欣赏的人生活状态的共同点,对,就是他们都感觉自己的生活非常有意思,有趣。

前一阵子琢磨了很久人生方向和人生价值的问题,有好多疑惑,比如如何做选择?你怎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怎么知道你想要的不是社会强加给你的?你想做的事可能只是为了获得他人的认可,而不是来自于你的内心,等等。当一旦开始将人生发展的A方案跟B方案相比较,开始用投入产出法来展开分析,开始考虑工作的付出,工作的回报,工作是不是很辛苦,是不是能挣钱,是不是影响生孩子养孩子的时候,就发现根本就不存在完美的工作,哪个都有优势,都有不足。而在主观没有倾向性,只想依靠理性来评估自己的优势劣势,想着找到投入产出比最高的工作,再来向着那个方向努力时,发现迟迟无法下决心做决定。做这个方向,放弃那个方向,会不甘心,也会怀疑自己的能力是否真的适合,万一不适合呢,不是走上了歧途,人生的时间可是最宝贵啊。今天发现,单靠理性,人其实很难做选择。如果一味用理性压抑自己的感情,忽略自己的情感诉求,会造成来自于心底的对抗,比如迟迟不愿动笔写论文的拖延,比如把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做得无比严密的强迫等等。因为我们的内心知道,理性为我们选择的是一条我们的情感所不喜欢的道路,即使尽快做完了,理性会给安排另一项新任务,而情感依然受压迫,得不到满足。长期下来,我们会感觉生活好无趣,日复一日的上学、上班、工作,做着理性告诉我们应该做的事,只是在偶尔跟朋友的吹牛扯淡中情感能得到些许抚慰。跟着理性走,我们是做了对的事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