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时空观

空间的生产沙龙小记

forum

5月22日晚8:30-10:30在蓝旗营的万圣书园咖啡厅,来自人文地理、城市规划、建筑学、物理学、戏剧学等五个专业的八个人,一同探讨了对空间的生产这一主题的理解。以下简要记录。

一篇建筑学博士论文引发的对空间解释的疑问

此次沙龙,缘起于一位建院建筑学博士生在论文选题与写作过程的困惑,即在解释空间现象时希望找到帮助进一步深入研究的理论工具,开始接触列斐伏尔空间的生产概念,苦于理论的抽象让人无法完全理解,故联系到了对此有些研究的同学,希望在探讨中深化对这一问题的认知。他的博士论文最初选题从慢生活空间切入,结合在欧洲交换时观察到的一些城市慢空间的实例,希望探索北京的慢空间。然而,在开展北京的实地调研后发现,北京的慢空间似乎只集中在老城和公园,公园尤甚。他开始梳理人们在慢空间中的行为类别,有两点发现,一是北京的慢空间承载非常有限的行为活动,局限在特定地点,以此为博士论文研究对象缺乏层次感与深度;二是公园中有一类现象是中国独有,即大妈们的广场舞与合唱表演。

顺着后者联想,他想到另一个空间类别,即表演空间。大妈们以非专业身份在广场中的表演占据创造了一种非正式的表演空间,区别于传统的正式的,由专业表演群体在有意识制作建造的正式表演空间,以国家大剧院为代表。进一步搜索表演空间的形式,可以看到在公园、工业遗址等空间举办的户外音乐节,一些大型文化建筑前举办的户外演出等等,它们都是表演空间的类型。在对戏剧理论的学习中,他发现了区别于正式和非正式表演空间的第三种类型,即半正式表演空间,即在先锋戏剧理论中的环境戏剧形式,由专业表演群体在专业剧院,通过打破常规的台上台下的一堵墙,尝试在与台下观众的互动中将表演空间拓展,改造了原有的表演空间。

他概括出的三种表演空间的类型,正式、半正式、非正式对应的人们的空间行为分别是建造、改造和占据,而每类表演空间又因为人们的变化会出现正式与半正式的交互、正式与非正式的交互。于是会呈现3*3九种更加细分的空间类型。然而,他认为以上这些都是在对空间现象的一个概括和分类,其背后的机制是怎样?在了解到空间生产的概念后,他开始思考是否可以用空间生产的理论来解释此现象?比如为什么会在一个较大规模的正式表演空间周围出现很多小型的表演空间?比如保利剧院周围的很多小剧场,是因为空间的生产带来同类空间的复制吗?

Read More

时空框架中的研究

time and space

时间和空间是对特殊的存在,一纵一横串联起整个宇宙,无数学者为他们之间那扑朔迷离的关系所倾倒。从物理学到地理学,从进化论到系统论,这对好朋友激发了研究者无数灵感与研究热情,也促成了科技的进步。针对一个研究主题,学者们往往通过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将尽可能多的信息概括进来,架构自己的研究框架。我今天在写文献综述的过程中,深刻感到了二者互动的难题,主要发现了两个问题。

1、时间和空间的交织

时间角度探讨研究问题,总是由时间纵轴上的很多横断面所构成,每一个横断面都涉及到产业、社会和空间等信息,可以说是众多横断面的时间线集合;空间角度探讨研究问题,又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很多个时间节点上的空间,分析空间变化、格局和机理,是纵贯线串联起来的空间面的集合。两个视角相互交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难严格区分开来。

写文献综述明显的一个直观感受是,时间和空间关系的不对等,似乎时间的解释力大于空间,不仅包含了全部的信息集,而且是影响一切事物的背后因素。比如,我们可以说时间影响着经济、社会和环境,而空间一般来说处于被社会、经济和环境所影响的地位。

事实上,空间的解释力并不弱于时间,我们在研究中往往忽视了空间的主体作用。当我们真正站在空间的立场上去反思时间时,会发现空间不仅被各种因素影响,同样影响着它所承载的一切事物。比如空间邻近性带来同质性和互动性,产生文化认同、关系认同、组织建构和知识溢出;空间距离给系统带来的异质性和多样性,促成碰撞、矛盾和冲突,也进一步激发了系统的活力。空间承载起的集聚与扩散,空间差异促成的专业化和多样化,成为很多变化产生的内在机制,带来物种的进化和系统的演化。因此,空间视角的解释力完全不亚于时间视角。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