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回忆

为什么有些人能一辈子只做一件事?

tianfuluo最近有一个自制节目挺有意思,叫《搜神记》。

每期节目,主持人冯唐找一个“大神”,通过对话、过招的方式,与“大神”们PK一下“神技”,呈现他们的故事。

第一期讲的是与罗永浩PK演讲,本来想在《为什么老罗的幻灯片那么受欢迎》里推送给大家,但一来那篇写得太长了,怕大家读起来累;二来那篇主要讲的其实还是幻灯片,不是演讲,于是作罢。

第二期,也就是刚播出的这期,讲的是炸天妇罗*的故事。片中主人公在日本的师傅,和小野二郎(寿司之神)齐名,近五十年的时间里都在经营一家只有二十多个座位的天妇罗小店,而且每天只工作四个半小时——晚上五点到九点半。

师傅店里的天妇罗卖得不算便宜,20,000日元(约合1100人民币)一位,但预约要提前两个多月,天天爆满。

这是什么概念呢?

1100元/人 * 20人 * 3次(翻台) * 365天 = 24,090,000元

数数有多少个零。而创造这些价值的只有师傅一人,加两三个打下手的徒弟。

在五十年的时间里,师傅守着一个不大的店(二十多座),每天工作时间也不长(四个半小时),但师傅自开店到现在一共炸了多少个天妇罗呢?

6000多万个。

大家感兴趣的话,不妨看看下面这期节目,长度20多分钟:

搜神记第2期:日本食神VS中国油条师傅

 

我看完节目的感受是:世上有那么多有意思的事,为什么他却只盯着天妇罗? 

年轻的时候,他为什么能克服东看看西看看的冲动,就抱定了“咬定天妇罗不放松”的信念呢?

Read More

我们这个时代的变与不变——在清华大学2015年第一次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fayan1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

我是来自建筑学院的博士毕业生袁晓辉,很荣幸有机会作为本届毕业生代表在此分享毕业之际的一点感悟。

站在毕业的节点,回首五年半的读博时光,感觉时间过得很快又很慢。当为选题不够聚焦而发愁,当为文献读不明白而心忧,当调研被拒之门外而挠头,当论文写不下去而独上高楼,当看到导师不满意的神情而浑身发抖,真的好希望时间能赶快跳到博士论文完成之时;而当投稿的截止时间临近,当图书馆的闭馆音乐响起,当参赛论文在专业会议上得到了专家肯定,当博士论文写到最后才渐入佳境领悟到了新的层次,当离别的钟声即将敲响,又好希望时间能够慢一点,再慢一点。

Read More

2014的礼物

present

年终总结总是要写的,不一定写在一年的最后一天。——拖延症患者的自我解嘲

拖延者说:拖延不是病,是为了选择更好的姿态来开启一项计划。每当我们拖延时,只要惦记着这件事,誓在deadline之前完成这件事,那么小宇宙的力量会保证我们完成,而且因为有了动手之前在潜意识中的思考与发酵,甚至有可能会完成得更好。
唯一的问题是,我们的时间有限,有不完成就dead的约束时,拖延一点也许不会有大碍,顶多烧一烧最后一段时间的大脑CPU;但如果没有约束,那么就很有可能因为其他事情优先级的冲击,让我们放弃了本该完成的这件事,让生命多了一点点遗憾。所以说到底,手拿小皮鞭的时间女神,咱得好好供着,不可太拖拉。
出来混,年终总结,总是要还的。

 

一本记事本

2014年初,君哲推荐了《记事本圆梦计划》给我,这本书讲了一位日本企业家熊古正寿每年用一本记事本规划生活,实现梦想的故事。看着人家对生活强大的掌控力,不禁心痒痒,要学习,要让梦想变现实。于是也买了这么一本笔记本,前半部分是计划部分,包括生涯规划、年度计划、每月计划、每日计划;后半部分是每日记录部分,每天一页,365页,有精确到小时的时间轴。

Read More

你好,2014

hello 2014

昨晚跨年,在Evernote里记下了2013的收获和2014的期许。

2013,是最辛苦的一年,也是最多感触的一年。

最大的改变是一个不爱读书的孩子开始发现读书的乐趣;

最有行动力的一件事是搭了这个博客并不时写点东西;

最多的人生启迪和正能量来自梁鹤年先生;

最大的生活习惯影响来自《程序员的思维修炼》;

最遗憾的是学了一段就没再坚持的python学习;

最开怀的是论文收集资料时见到了天南海北的老同学们;

最大的鼓励来自那个有些许意外的论文小奖;

最大挑战最多纠结来源于博士论文研究写作;

最痛苦的是发现曾经的相信变得虚无,怀疑了一阵子存在的意义;

最大支持与安慰依然来自我最爱的老爸老妈老公和老朋友;

最自豪的是每天坚持的两件小事,上下学路上的CNN和10分钟的德语学习;

2013,最大的成长来自对自己的接受,认知到局限,也认知到任何时候都该握在手中的人生主动权。

Read More

成长的礼物

bi2_004

人生总是很神奇,遇到对的人,遇到错的人,遇到让你伤心让你绝望的人,遇到让你开心给你希望的人。这些人的出现,都会带给我们触动,带给我们成长。而成长正是一首我们自己用经历和感受来谱曲,一首伴随着更多泪水与欢乐的注入会越来越动听的歌;一份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感悟的增多,会越来越厚重越来越珍贵的礼物。

跬步千里与原地打转

一转眼,来到清华已经四年了。四年的时间,有课程里与伙伴们熬夜Studio的专注,有做项目调研沟通用规划师的经验为地方解决问题的成就感,有研会工作中掏心掏肺地做好每一件事的坚持,也有自觉浅薄满心好奇泡在图书馆看哲学看管理看地理看规划的充实。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不紧不慢地流淌着,我们常常注意不到它的踪迹,却转眼惊叹于它逝去的速度,惊叹于它对万事万物的不偏不倚。我们可能在家庭出身、智力禀赋上各有差异,却都追随着同样速度的时间之矢,只要还有生命,时间就可能是最公平的裁判。我们常常无意识度过的一天一天又一天,成为很多人成就梦想的一步一步又一步。大多数人能拎出来讲的成就无不是一项项琐事的积累,GRE的高分意味着面对那些枯燥单词一遍遍的背诵背诵再背诵,一篇好论文意味着从读文献整理数据到模仿写作修改修改再修改,令人艳羡的腹肌意味着每一天都要挥汗如雨地锻炼锻炼再锻炼。”你必须非常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而“积跬步”并不一定意味着“致千里“,如果行走中没有目的性,可能这个方向走两步,那个方向走两步,周围的风景看到了很多,却始终在原地打转,无福享受千里之外人迹罕至之处的绝美风景。反思自己这两年的读书与学习,正是缺少了明确的目的性,盲目相信自己的能力,相信自己能做出好的研究,却没有控制多方向的兴趣,没有认清博士阶段最关键的任务是要直接面向研究问题来开展研究工作。于是从规划追到经济学和地理学,又追到哲学,思辨中开始不再坚定地相信曾经无比确信的东西,开始怀疑研究的前提,怀疑立足的基础,总想着统一矛盾的两个方面,做综合和调和的工作。而且理论圣殿的大门一旦打开,我便被深深吸引过去,觉得那些简洁有力的概括实在是太美妙了,像是一团乱麻中轻松拎起几根线就解开了整个谜团。但关注理论思辨就带来了问题,一是理论的抽象却损失了现实世界中的很多信息,因此理论越清晰简洁,离现实世界就越远;二是科学研究的前提是相信,如果对前提都开始怀疑,那势必无法继续分析前提基础上的假设,而陷入思辨的世界无法自拔。博士生还是应该明确自己研究的立足点和基本假设,一步一步按部就班地学习科学研究的方法,用学到的方法来解决问题,而不是一味钻研那些哲学家们也没有明确答案的问题。对于博士生来说,学科领域和研究问题就是目标,所有一切工作的开展都应该以此为重点。在完成了博士论文,完成了研究训练后,如果真有志于学术研究,那么广阔的理论领域会迎接我们的到来。另一点感悟是,理论问题不是从理论到理论的,而是从现实到理论,再到现实再到理论的,不解决现实问题的理论是不负责任的理论。现实问题的解决,必须要研究人员深入了解现实本身,必须要用行动和思考来一步步分析,去小心求证。这一求证过程正是博士生训练的重点。因此,我必须回到自己该走的路途上来,把对人生对世界的好奇和疑惑先暂时收起来,把进行理论综合的宏大愿望先收起来,选择相信,明确要解决的现实问题,然后一点一点去行动。往者之不谏,来者犹可追。从现在开始不再原地打转,向着确定的远方,迈开扎实的一步一步。 Read More

小时候与长大后

grow up

今天是六一节,早已远去的童年回忆又有了翻身的机会,我在想,小时候的我与长大后的我有了怎样的变化呢?

小时候的我,特别爱问为什么,妈妈说带我骑车上班特别累,因为我坐在自行车后座上,一路上嘴就没闲“这是啥?那是啥?这是为啥?那是为啥?”妈妈一边要奋力骑车,一边又要回答我那十万个为什么,骑到单位的时候每天都累得不行。童年,好奇心啊,多多的。

长大后的我,依然爱问为什么,只不过越来越依赖于自己去找答案,幸好有了互联网,有了信息通达的社会。然而,一些更深奥的问题,可能无法用简单几句话解答,或本来就没有标准答案,只能依靠自己的思考与判断来给一个让自己信服的答案。比如,世界的本质?唯物还是唯心?等等。现在的好奇心不简单是需要满足的小心思,更是事关人生观世界观全局的引路者。会去读哲学,会去与各个领域的牛人对话,会去不断校准自己对世界的认知,都与这可贵的好奇心有关。当然,在浮躁的大环境中,很多时候我们追求表面的成就感,忽略了那些需要花时间花精力去用心琢磨的问题,照顾不到对更深层次好奇心的满足,实在遗憾。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