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创新

知识、创新与城市研究三书(1)

building prosperous knowledge cities

在准备论文开题的过程中,读了一些关于知识、创新、高技术和城市发展方面的书,有几本是最近几年跟规划和政策研究关系非常密切的。我读文献的一个毛病是不太会泛读,或者说泛读的都记不住,过一阵子再看一点印象没有,所以就用笨办法,觉得之后写作可能会用到的论文,就都边看边把重点内容翻译过来。虽说有些浪费时间,但一方面能让自己集中注意力,另一方面也能清晰地了解每篇文章的写作模式,零零碎碎也积攒了很多笔记。笔记存着也是存着,跟大家分享一下也算是翻译的功夫没有白费啦。接下来准备分享的这三本书大部分内容翻过,一些重要的文章精读过,希望能对关注知识城市、科技城市、创新城市、创意城市研究的同行们有点借鉴意义吧。

Building Prosperous Knowledge Cities: Policies, Plans and Metrics

编者:Tan Yigitcanlar,Kostas Metaxiotis,Francisco Javier Carrillo

随着全球创新能力竞争的日益加剧和以知识为基础发展(Knowledge-based development)概念的提出,知识城市成为很多城市发展的目标。三位知识城市研究学者Tan Yigitcanlar, Kostas Metaxiotis, Francisco Javier Carrillo于2012年编辑出版了这本《Building Prosperous Knowledge cities: Policies, Plans and Metrics》,主要探讨了以知识为基础的城市规划、发展和评估,全书包括三个部分,分别探讨构建繁荣的知识城市的政策、规划和指标,重点关注知识城市的构建过程,提供了最近世界各国知识城市构建的实践进展和学术界关于知识城市、创新城市研究等方面的新进展。

Read More

品味决定高度——观乔布斯访谈有感

之前读《乔布斯传》没有读完,一直想好好读读,却一直未能实现。人们缅怀乔布斯的热情似乎已渐渐退去,但不曾改变的是他的努力给世界带来的巨大改变。今天看到这份16年前,也就是1995年乔布斯在离开苹果公司9年后,二度回到苹果1年前的访谈视频,也是一份这么多年制作人以为遗失了的珍贵视频,足足72分钟的感动,让我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这是一位怎样的企业家,拥有怎样的能力、魄力与魅力,能带给世界如此之大的改变。生于对的时代,成长于对的环境是一方面,他个人拥有的特质是另一方面,天时地利人和加上他个人的努力,成就了他,成就了苹果,也影响了我们很多人使用电子产品的习惯。关上视频,仔细回忆他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一些特质:品味、直率、自信、批判力、执行力、决断力、联想力。

品味:品味决定高度

乔布斯说,只要坚持对的方向,不懈付出努力,总会成功。采访人问,你如何知道什么是对的方向?

他沉思了一会,品味会告诉你对的方向。他选择与世界上最优秀的人在一起共事,这些人有着共同的梦想,有着各自的才华,人才之间的碰撞会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你的品味。乔布斯时期的苹果会吸引各行各业的精英,人类学家、生物学家、音乐家、画家等等,他们精通所在领域,而且了解计算机,大家都将计算机作为一种情感表达的途径,为着共同的梦想一同工作。如果每天我们都能与比我们品味更高的人共事,还愁高度不够?

直率:真实的人更有魅力

采访中,他毫不避讳地表达自己的一切观点,包括对苹果公司的时任总裁的直白攻击,包括对微软没有品味没有灵魂的嘲笑,包括对IBM、施乐关心市场销售超越关心产品的不明智。包括在自己的公司,那些极为优秀的人才跟他共事,也会常常听到他的批评 you work shit。他就以这种最直接的方式表达他的看法,对事不对人,好的就是好的,不好的就是不好的。若问衡量好坏的标准是什么?品味。 Read More

从Google Reader的关闭看企业的创新抉择

2013年3月13日,Google宣布,Google Reader因用户数量的逐年下降,将于2013年7月1日终止服务,用户有3个多月的时间导出自己的数据。此举在该项服务的广大用户中引起轩然大波,人们不理解Google关闭该项服务的初衷,认为Google放弃了本可以利用现有用户继续拓展业务的优势,甚至不考虑用户的需求贸然关闭业务,违背了其“Don’t do evil”的企业精神。Google作为一家互联网巨头,在业务发展中进行抉择的根本原则是什么,企业在发展与创新的过程中,必须面临的取舍、加减等选择是怎样做出的,是什么决定了一个企业能够长久保持竞争力呢?带着这些疑问,我搜索了相关信息,试图以自己的分析来解释这一现象。

1、Google与Google Reader

首先来看Google,这是一家美国的跨国科技企业,专注于互联网搜索、云计算、广告技术等领域,开发并提供了大量基于互联网的产品和服务[1],包括广告、搜索引擎、工作工具、企业产品、社交网络服务、浏览器、操作系统,以及其他产品(如翻译、新闻、电子商务等方面)。从1998年成立,到2004年IPO,Google始终保持着高速增长的势头。今天的Goolge是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员工超过10600人,约占全球65%互联网搜索份额,拥有全球数十万广告商[2]

再来看Google Reader,以下简称GR,是Google公司推出的一个产品:一个基于网络的聚合器,能在线或者离线阅读Atom和RSS。2001年初,Google启动了名为JavaCollect的项目,提供基于网络上RSS消息源的新闻门户。2005年10月通过Google实验室发布。2006年,GR对用户界面进行了重大调整,增添了众多新功能。2007年9月,GR从Google实验室中毕业,发布正式版及中文版。之后的四年,RSS订阅服务从未发生根本变化,直到2011年Google推出社交网络Google Plus时,将其与GR进行了深度集成,GR失去了之前的社交功能,GR发展空间被大大压缩[3]。虽然在后期的发展中,GR不再改进和提升,但仍然受到用户的好评。因其技术领先性和设计的人性化,GR积累了大量忠实用户,远远超越同类产品,独霸RSS阅读器市场。在GR社交功能被并入Google Plus时,曾有万名用户向Google请愿恢复旧版[4],但未获成功,当时也算是一次逆用户需求而动的选择。

2、GR关闭的原因与反馈 Read More

创新研究,想说爱你不容易

研究“创新”十分有趣。在对事物发展脉络的梳理中,你会惊异于人类发挥着无穷无尽的创造力,一次又一次突破局限,创造出新产品、新技术、新生产流程、新管理技术、新艺术作品。历史在一些具备创新能力的个体推动下滚滚向前。

研究“创新”又十分痛苦。创新本来就是一件充满不确定性的活动,我们却依然希望总结出符合逻辑的规律。经济、社会、制度、文化、个体,任何一个因素都可能促成了创新,也可能阻碍了创新。每个集中爆发创新的地区都是因为天时、地利、人和会聚于历史上的特定时刻,都有着不可重复的经验。无数的学者尝试揭开创新的黑箱,弄明白为什么创新会在特定的时刻出现在特定的地点,却始终争论不休。如Peter Hall在《文明中的城市》里提到的,“构建这种创新的区位理论并不容易,因为并不是缺乏理论构建的材料,而是材料太多,且它们并不统一。”今天,虽然学者们似乎在诸如“互动促进创新”、“学习促进创新”等议题上已达成共识,但我觉得,只要个体的差异仍然存在,创造力仍然存在,就没有一个统一的“xx促进创新”的标准。因为环境不同,时间不同,创新者禀赋、才能、知识储备、精神品质不相同,还有最重要的他所面临的机遇也不同,如何会有一个万全的规则能保证创新? Read More

你曾经循规蹈的矩——从习惯和教条到创新和创意

每晚睡前最后一件事是打开微博和校内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读书只阅读纸质版,电子版毛病多多就是不用,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读书只想着从前往后一章一章读,跳着读就不对,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认为清华理工科的妹子绝不比传媒大学的妹子好看,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相信大家说的女博士都是第三种人,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坚信只有拿到学位才能找到好工作,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中国社会问题重重,我们作为一个渺小的个体无力改变,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认为创业失败就代表着人生失败,而不敢尝试迈出心愿神往的那一步,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人生选择的岔路口,我们只选择全局利益最优的那一个,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人生在世,坚信没有比“成功”更值得追求的目标,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当然,我这么排比着写文章,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