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传统文化

中西医诊治方法与北京交通拥堵问题:研讨二

yin-yang

昨天上午9:00-12:00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小会议室,规划理论年聚会的第二次小组研讨,继续针对《中西医诊治方法对比研究对北京交通问题的启示》。除了上次参加的团队成员外,此次讨论还请到了几位交通领域的专家,分别是清华同衡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所所长、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段进宇老师,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交通研究所副总工黄伟老师,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助理教授周江评老师。

研讨首先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牛雄博士介绍了去年一年研究小组的部分成果,主要针对中国传统医学哲学思想的梳理,包括对阴阳学说、五行学说和整体观的详细介绍,以及运用该思想对解决交通问题的一些思考。我也大致介绍了一下上一次研讨的主要内容,包括隐喻方法在研究中的使用、人体与城市的异同和可类比性等问题。有了大致了解后,三位专家分别谈了他们对这一议题的看法。

Read More

中西医诊治方法与北京交通拥堵问题:研讨一

the five elements

今天上午9:00-11:20在中国地质大学土地科学技术学院会议室,来自七八个研究单位的十余名学友进行了规划理论年聚后的第一次小组研讨,研讨针对的题目是《中西医诊治方法对比研究对北京交通拥堵问题的启示》。这一题目也是今年年初在规划理论年聚上定下的一个研究方向,初衷是希望借鉴其他学科较为成熟的思想和方法,来探讨城市发展中的问题。城市作为一个复杂巨系统,与有机体存在很多相似之处,那么中医和西医理论方法是否会对诊治城市病产生一些启示,是我们小组希望探讨的问题。

上午的讨论虽然只有两位老师和六七位年轻的规划从业者和研究生参加,但还是在牛老师的方向引领,黄老师的细节补充,和年轻人新观点的协同中取得了一些进展。

首先是对去年《中医理论把脉北京城市交通》一文的再学习与找不足。去年的文章凝聚了研究小组的心血,尝试在众多文献书籍中概括出中医的核心思想,整理了北京交通问题相关大量翔实数据,并尝试建立起中医思想与北京交通问题的关联。虽然在借鉴中医思想对具体交通问题进行把脉的方面,尚有待进一步深入探讨,力图找到除了整体观以外更为具体的治疗方式,但从总体上,去年的成果为今年中西医的对比研究开了个好头。

接下来团队成员挨个介绍了过去一个月自己思考的内容,然后大家采取头脑风暴的方式,发散思维,进一步讨论可能的研究方向,主要内容包括:

1、隐喻的方法在研究中的运用。可以尝试将城市有机体与人体的各个构成要素一一对应起来,加深对城市的阴阳、五行和经络的理解,这样可能在运用中医思想方法诊治城市病时能够有一些具体的着力点。城市与人体可能无法做到一一对应,在隐喻的时候可能存在牵强之处,但这还是一种在研究探索初期可以遵循的联想方法,也许会得到一些启示。讨论决定由小组成员继续研究中医的几个核心思想与城市交通拥堵问题之间的联系:

Read More

波士顿爆炸案引发的反思

早晨看新闻得知波士顿发生爆炸事件,发生在马拉松比赛现场。在这一充满健康和快乐气息的环境中发生这样的惨剧,让人痛心不已。不禁联想到911恐怖袭击惨剧、伦敦地铁爆炸惨剧,现代文明的成就带来无与伦比的秩序的同时,也带来了如此多的冲突与悲剧。

联想到了前两天关于熵的思考,局部的秩序与繁荣会带来其他地区的混乱与衰败。昨天开始阅读的普利高津的《从混乱到秩序》,作者尝试对科学所追求的确定性和现实世界的偶然性的做出统一的解释,道出了人类的伟大与成就,也道出了人类的渺小与无力。人们相信,宇宙存在法则,并致力于去不断追寻和探索这种法则,希望能通过对确定性的追求减少内心对于不确定不稳定的世界的恐惧。科学技术踏入正轨的三百年来,人类看起来成功了,在一个越来越完善、确定性越来越强(至少是人们所认为的)的框架里,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科学难题,解释了一个又一个曾经被认为是不确定的现象(包括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也加强人类对不确定性的确定认识),取得了改造世界方面的长足进步。然而,也是这三百年,人类经历了历史上无可比拟的灾难,战争、犯罪、恐怖袭击,在科学规律越来越清晰的世界中人们经历着道德的失序,经历着文明的冲突,经历着古代人永远无法理解的甜蜜的悲伤。普利高津尝试在科学中找到对这一问题的解释,尝试将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统一到一个框架中来,解释确定性与不确定性的共存,解释秩序与混乱的共存,解释永恒与时间的共存。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