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企业运营

企业的人居营造梦想——华夏幸福开放日参观有感

the future

人居营造梦想,是不是一定要政府来实现?企业能否运用自身的资源整合能力,在市场机制下,为城市居民创造价值,为城市未来作出贡献,并以此作为企业获得持续发展的价值基础?企业会有人居营造梦想吗?难道企业不该是仅仅追求利润最大化、不得不为了生存而变得冰冷起来的主体吗?企业在对商业模式的探索中,能否发现政府尚未实现的促进产城融合发展的路径?上周末参加的一次产业地产企业组织的产业新城参观活动,帮我解答了这些问题,也让我纠正了自己之前对市场和企业的一些偏见。

 

对华夏幸福的疑惑

规划的博士生,为什么会关注这家民营产业地产企业?说来有点话长,我的博士论文探讨的是创新驱动的科技城规划相关的产业、社会和空间问题,因此这几年一直在关注科技园区等产业空间的发展和规划,但研究重点还是政府主导建设的科技城。两年前一位研究深圳科学工业园区的学长在博士论文中系统研究了民营科技园区的代表——深圳天安数码城的发展模式,让我开始注意政府以外的科技园区,及其呈现出的在市场考验下的模式创新能力。今年八月初参加由维思平和清控科创联合举办的产业地产设计沙龙,在与《园区中国》一书的作者之一讨论时,他提到华夏幸福这家上市公司,说在产业新城方面做的很不错。前一阵子微信公众号“优园区”开展了国内产业地产30强的评选和系列主题的评选,华夏幸福这家业绩出色,人气旺盛的企业再次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开始非常好奇,在中国房地产业发展趋势扑朔迷离,产业地产领域摸着石头过河尚无现成道路可循的阶段,到底是什么样的企业能脱颖而出,以出色的市场表现和极佳的社会口碑,稳稳地站住了脚跟?以利润获取为目标的企业能建好一个园区,乃至一座城市吗?会不会是一种投机取巧的商业模式,或是一个给人洗脑的游戏?当看到邮箱里关于华夏幸福开放日活动的通知时,马上报了名。

Read More

是要暴富,还是幸福?

value

你是愿意拥有一个昙花一现一夜之间估值疯长的企业,还是愿意拥有一个细水长流,可持续发展的事业?

比起赚更多的钱,在持续给用户带来价值的基础上的活着和成长是更加理性企业发展目标。

资本主义价值体系下能否赚更多的钱是衡量一切的价值标准,自然而然成为很多企业奋斗的目标,然而这是存在问题的。因为企业的存在的前提是满足社会中人的需求,不可能脱离社会价值观,而社会价值观是多元化,人性化的,必然会与追求效率和数量的资本逻辑有一定冲突。如果不考虑企业在资本价值以外的价值观,所有决策全都围绕如何最大化企业的资本价值,而不是资本以外的社会价值,那么很容易找不到前进的方向和存在的价值感。

Read More

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兴起

coffee startup

近年来,全球范围科技创新能力的竞争加剧,世界各国纷纷将创新政策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并致力于集中营造适宜创新创业的高技术中心,从而吸引更多高技术企业和人才。创业,作为创新的重要支撑途径,也成为世界各国关注的焦点。《大趋势》的作者奈斯比特认为,创业是美国经济繁荣的基础。中国政府当前也开始集中推进创业型就业,通过创业教育、创业扶持政策和创业孵化器的建设,激发高技术人才创新创业的热情。与自上而下的宏观政策推动同时产生的,还有来自市场需求自下而上形成的一些新现象:北京、上海、武汉、深圳在2010年后开始出现一批创业主题的咖啡厅,虽然其实质是咖啡厅,但由于面向的群体是创业者,功能设计也基本围绕创业的相关活动,因此基本形成了孵化器的职能。由于这些咖啡厅在场所流动性、开放性和互动性等方面具备区别于传统创业孵化器的特征,因此本文将其称为非正式创业孵化器。一方面,这些非正式创业孵化器需要通过独特的商业模式的运作,维持自身的发展;另一方面,他们为创业者提供了创业早期所需要的服务,通过非正式的互动空间形成更广泛的联结,因此在功能设计和社会意义等方面也区别于传统孵化器。本文将从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视角,尝试对创业咖啡厅的运作和意义展开讨论。

传统孵化器的特征

企业孵化器一般应具备四个基本特征:一是具有孵化场地,二是拥有公共设施,三是提供孵化服务,四是面向特定的服务对象,即新创办的科技型中小企业。孵化器最直接的功能是向初创的小企业提供租金低廉的办公空间和服务设施,同时为这些小企业的发展提供建议和指导,并对条件成熟的小企业给予一定的资金支持。孵化器作为一种制度创新,为小企业的成长和技术的商业化应用提供了便利的条件,成为各个国家科技园区的必备功能。

然而,目前的孵化器也存在一些问题:(1)很多孵化器只是提供了办公的场地,但在对初创企业的指导和投资等方面不闻不问,成为单纯的房屋出租方;(2)孵化器的盈利模式存在问题,孵化器的房租本来就少,再加上项目投资回报的获取周期较长,也有一定风险,因此孵化器在最初多由政府投资建立,而缺乏相应的市场激励机制。虽然目前有越来越多的私人企业开始投资建立孵化器,但孵化器的盈利在很大程度上仍依赖于在孵项目能否成功。

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特征

以车库咖啡、3W咖啡、武汉东湖创业咖啡等为代表的新型创业空间的出现,代表了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兴起。其主要功能包括:(1)以一杯咖啡的价格,为小型创业企业提供工作场所;(2)集聚投资人和创业者,为多方的创新合作搭建平台,构建创业者与投资人的对接平台;(3)不定期邀请业内专家和创业者,举办经验分享和交流活动。这些咖啡厅大多由信息产业从业人士投资建立,不同创业咖啡的发展理念有所差异,也形成了不同的商业运作模式。但大体来看,传统孵化器拥有的功能,在这些非正式创业孵化器中也都会有,只是在具体形式和服务内容上有一定差异。非正式创业孵化器在休闲场所的氛围中,通过办公设备和测试设备的提供,以及投资对接、经验分享、员工招聘等中介服务,为草根创业者提供了基本无门槛的办公空间。与传统孵化器相比,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场所流动性更大,人员构成更多样,交流与分享的机会更多,但由于办公条件所限,吸引的主要还是信息产业(特别是互联网、软件等行业)的创业团队和个人。从经济功能上看,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办公空间供应功能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是其中介功能,可以帮助创业者寻找投资人和合作伙伴,帮助投资人寻找项目和投资对象,帮助初创企业招聘员工等等。从社会功能上看,非正式创业孵化器通过举办多样化的创业主题沙龙,吸引对创业感兴趣、对技术感兴趣的人们,为大家分享创业过程中的心路历程、个人梦想、创新精神提供了一个平台,营造了鼓励创新的氛围。在观察和学习中,创业的种子会在这些参与者的心中生根发芽,激发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创新创业中来。

Read More

从Google Reader的关闭看企业的创新抉择

2013年3月13日,Google宣布,Google Reader因用户数量的逐年下降,将于2013年7月1日终止服务,用户有3个多月的时间导出自己的数据。此举在该项服务的广大用户中引起轩然大波,人们不理解Google关闭该项服务的初衷,认为Google放弃了本可以利用现有用户继续拓展业务的优势,甚至不考虑用户的需求贸然关闭业务,违背了其“Don’t do evil”的企业精神。Google作为一家互联网巨头,在业务发展中进行抉择的根本原则是什么,企业在发展与创新的过程中,必须面临的取舍、加减等选择是怎样做出的,是什么决定了一个企业能够长久保持竞争力呢?带着这些疑问,我搜索了相关信息,试图以自己的分析来解释这一现象。

1、Google与Google Reader

首先来看Google,这是一家美国的跨国科技企业,专注于互联网搜索、云计算、广告技术等领域,开发并提供了大量基于互联网的产品和服务[1],包括广告、搜索引擎、工作工具、企业产品、社交网络服务、浏览器、操作系统,以及其他产品(如翻译、新闻、电子商务等方面)。从1998年成立,到2004年IPO,Google始终保持着高速增长的势头。今天的Goolge是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员工超过10600人,约占全球65%互联网搜索份额,拥有全球数十万广告商[2]

再来看Google Reader,以下简称GR,是Google公司推出的一个产品:一个基于网络的聚合器,能在线或者离线阅读Atom和RSS。2001年初,Google启动了名为JavaCollect的项目,提供基于网络上RSS消息源的新闻门户。2005年10月通过Google实验室发布。2006年,GR对用户界面进行了重大调整,增添了众多新功能。2007年9月,GR从Google实验室中毕业,发布正式版及中文版。之后的四年,RSS订阅服务从未发生根本变化,直到2011年Google推出社交网络Google Plus时,将其与GR进行了深度集成,GR失去了之前的社交功能,GR发展空间被大大压缩[3]。虽然在后期的发展中,GR不再改进和提升,但仍然受到用户的好评。因其技术领先性和设计的人性化,GR积累了大量忠实用户,远远超越同类产品,独霸RSS阅读器市场。在GR社交功能被并入Google Plus时,曾有万名用户向Google请愿恢复旧版[4],但未获成功,当时也算是一次逆用户需求而动的选择。

2、GR关闭的原因与反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