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价值观

为什么有些人能一辈子只做一件事?

tianfuluo最近有一个自制节目挺有意思,叫《搜神记》。

每期节目,主持人冯唐找一个“大神”,通过对话、过招的方式,与“大神”们PK一下“神技”,呈现他们的故事。

第一期讲的是与罗永浩PK演讲,本来想在《为什么老罗的幻灯片那么受欢迎》里推送给大家,但一来那篇写得太长了,怕大家读起来累;二来那篇主要讲的其实还是幻灯片,不是演讲,于是作罢。

第二期,也就是刚播出的这期,讲的是炸天妇罗*的故事。片中主人公在日本的师傅,和小野二郎(寿司之神)齐名,近五十年的时间里都在经营一家只有二十多个座位的天妇罗小店,而且每天只工作四个半小时——晚上五点到九点半。

师傅店里的天妇罗卖得不算便宜,20,000日元(约合1100人民币)一位,但预约要提前两个多月,天天爆满。

这是什么概念呢?

1100元/人 * 20人 * 3次(翻台) * 365天 = 24,090,000元

数数有多少个零。而创造这些价值的只有师傅一人,加两三个打下手的徒弟。

在五十年的时间里,师傅守着一个不大的店(二十多座),每天工作时间也不长(四个半小时),但师傅自开店到现在一共炸了多少个天妇罗呢?

6000多万个。

大家感兴趣的话,不妨看看下面这期节目,长度20多分钟:

搜神记第2期:日本食神VS中国油条师傅

 

我看完节目的感受是:世上有那么多有意思的事,为什么他却只盯着天妇罗? 

年轻的时候,他为什么能克服东看看西看看的冲动,就抱定了“咬定天妇罗不放松”的信念呢?

Read More

这个世界有没有你,差别没多大

thinking about life

今天中午看完超级课程表那个90后CEO的演讲,有触动。感慨自己在教育体系中呆了这么久,在获得知识和能力的同时,也丢失掉了很多宝贵的东西。有种深深的被压抑的感觉。

一个个曾经鲜活的个体,在标准化的培养模式下,走上了大致相同的上学、毕业、找工作、结婚、生子的道路。

 

从生态学角度来说,社会运行的每个生态位上都会有很多人占据,除了少量十分出众的人能够占据非常稀缺的生态位以外,芸芸众生,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并不大。

那么,我作为历史长河和广袤宇宙中的一个个体,在这一时,这一刻,这一地点的出现,对于人类的演进,对于世界的演进来说,可能真的微不足道。

那么我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又来了…)

Read More

企业的人居营造梦想——华夏幸福开放日参观有感

the future

人居营造梦想,是不是一定要政府来实现?企业能否运用自身的资源整合能力,在市场机制下,为城市居民创造价值,为城市未来作出贡献,并以此作为企业获得持续发展的价值基础?企业会有人居营造梦想吗?难道企业不该是仅仅追求利润最大化、不得不为了生存而变得冰冷起来的主体吗?企业在对商业模式的探索中,能否发现政府尚未实现的促进产城融合发展的路径?上周末参加的一次产业地产企业组织的产业新城参观活动,帮我解答了这些问题,也让我纠正了自己之前对市场和企业的一些偏见。

 

对华夏幸福的疑惑

规划的博士生,为什么会关注这家民营产业地产企业?说来有点话长,我的博士论文探讨的是创新驱动的科技城规划相关的产业、社会和空间问题,因此这几年一直在关注科技园区等产业空间的发展和规划,但研究重点还是政府主导建设的科技城。两年前一位研究深圳科学工业园区的学长在博士论文中系统研究了民营科技园区的代表——深圳天安数码城的发展模式,让我开始注意政府以外的科技园区,及其呈现出的在市场考验下的模式创新能力。今年八月初参加由维思平和清控科创联合举办的产业地产设计沙龙,在与《园区中国》一书的作者之一讨论时,他提到华夏幸福这家上市公司,说在产业新城方面做的很不错。前一阵子微信公众号“优园区”开展了国内产业地产30强的评选和系列主题的评选,华夏幸福这家业绩出色,人气旺盛的企业再次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开始非常好奇,在中国房地产业发展趋势扑朔迷离,产业地产领域摸着石头过河尚无现成道路可循的阶段,到底是什么样的企业能脱颖而出,以出色的市场表现和极佳的社会口碑,稳稳地站住了脚跟?以利润获取为目标的企业能建好一个园区,乃至一座城市吗?会不会是一种投机取巧的商业模式,或是一个给人洗脑的游戏?当看到邮箱里关于华夏幸福开放日活动的通知时,马上报了名。

Read More

坚守营造梦想——尹稚教授《新型城市化与城乡规划设计行业未来》演讲实录

Building dream

这两天去参加了固安产业新城参观的活动,看到一个民营企业在实践中切实践行着“以人为本”的人居梦想,触动很大。不禁想起了三个多月前聆听的尹稚老师对中国新型城市化与城市规划设计行业的未来的精彩讲座,感慨居然已经有企业领先一步,用实际行动在践行着讲座中提到的部分观点,践行着城市营造的梦想(关于这个企业的分析会在后续的文章中介绍)。尹稚老师的这次讲座以宏大的视野和格局对中国城市化和规划设计行业的未来进行了全面透彻的分析。当时听完讲座,花了两天时间整理了这份演讲实录,也向尹老师确认过愿意分享,后来因为其他原因搁置了。今天觉得有必要拿出来与感兴趣的同行分享,关于城市未来和行业未来的闪光思想值得传播和学习,不然太可惜了。

 

2014年6月24日上午9:30-11:30,在同衡百人会议室,中国城市规划协会副理事长、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副理事长、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尹稚老师做了题为《新型城市化与城乡规划设计行业的未来》的主题演讲。两个小时的时间,尹老师围绕国家新型城镇化和规划行业发展两个主题阐述了自己的思考,详细论述了对国家出台新型城镇化的认知转变、当前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城市规划设计行业的现状问题、行业未来发展等议题的看法。尹老师关切的一方面是学科和行业发展的大问题,逻辑严谨,出口成章,尽显学者风范;另一方面是民生所向的价值观,无不体现出理想情怀,胸怀家国天下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有老师如此,学生幸甚至哉。以下是根据笔记和录音对尹老师演讲内容的整理,思想观点基本无改动,只对部分内容进行了精炼,在框架上进行了格式化梳理。

Read More

是要暴富,还是幸福?

value

你是愿意拥有一个昙花一现一夜之间估值疯长的企业,还是愿意拥有一个细水长流,可持续发展的事业?

比起赚更多的钱,在持续给用户带来价值的基础上的活着和成长是更加理性企业发展目标。

资本主义价值体系下能否赚更多的钱是衡量一切的价值标准,自然而然成为很多企业奋斗的目标,然而这是存在问题的。因为企业的存在的前提是满足社会中人的需求,不可能脱离社会价值观,而社会价值观是多元化,人性化的,必然会与追求效率和数量的资本逻辑有一定冲突。如果不考虑企业在资本价值以外的价值观,所有决策全都围绕如何最大化企业的资本价值,而不是资本以外的社会价值,那么很容易找不到前进的方向和存在的价值感。

Read More

浅谈规划师的有限责任

跟朋友吃饭谈及之前做过的规划,居然想通了长期纠结的一件事,即自己作为规划师时常会有的壮志难酬且有劲无处使的感觉,也就是一直在思考的规划师的身份和定位问题。

规划可以在两个层次发挥作用:

一是总体规划和战略层面,在这一层次规划是政治的工具,是领导权衡各类资源,在空间上部署其战略意图的手段,规划更体现为一个协调各方利益的过程,这一过程中规划师能起到的作用是为决策者提供专业的分析和建议,支持决策的制定,如果可能,能有意识地引导决策者选择更为科学合理的方案更好;

二是详细规划层面,在这一层次规划是落实战略意图的手段,是领导决策后在空间层面部署和设计各类要素的相互关系,为城市的经济、社会和环境的协调发展提供物质化空间设施支持的工程安排,规划更体现为对各类功能的规模和位置进行设计的过程,这一过程中规划师能起到的作用是运用专业经验和设计能力,为城市发展勾画空间框架的蓝图。

Read More

Susan S.Fainstein2010年《The Just City》简介

just city

Fainstein(2010)在本书中提出公正城市或正义城市的概念(The Just City),力图发展出与公正相关的城市理论,作者认为公正的城市是公平、民主、多样的城市,并认为城市政策应该致力于为所有居民提供正义,特别是对低收入居民,而研究者们应该帮助找到实现公正的正确路径。她批判了Florida和Healey的观点,认为他们的理论体现了新自由主义和后现代观点的胜利,即理想和理念输给了过程和利润。Fainstein的观点综合了进步的城市规划师早期对公平和物质富裕的关注,以及多样性和参与性的考虑,力图在全球资本主义政治经济框架中探索形成更好的城市生活的途径。作者的分析限定在当前资本主义城市化的背景下,即探讨较为富裕的、民主的西方国家的城市。

全书运用归纳和演绎的方法构建关于公正城市的规范性框架;调查和批判现有城市制度和政策,特别是与城市再开发相关的内容;探讨了实现更公正的城市的制度和政策途径。在讨论理论问题后,作者审视了过去30年中的3个大都市区域:纽约、伦敦和阿姆斯特丹。在这些调查的基础上,作者辨识那些产生更公正结果的战略和政策。 Read More

思想与实践的转向——清华建筑思想论坛(四)全纪录

6月16日星期日9:30-17:30,清华建筑学院王泽生厅,八位来自规划和建筑领域的学者和实践者们从各自的视角阐释了对《规划与设计:为了需要帮助的人》这一命题的理解,完整地听下来,切实感受到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中国的规划与建筑的教育和实践正在发生着思想转向。今天,与城市和空间相关的我们每一个人都身处这种转向中,是转向的亲身见证者,也是转向的实在推动者,这是一种让未来更有希望的转向。

尹稚,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清华同衡规划院院长,清控人居集团董事长

演讲主题:《规划与设计:为了需要我们的人》

尹老师的演讲没有用ppt,但逻辑思路清晰,出口成章。他从本次论坛的题目谈起,认为这个题目有些不妥,“为了需要帮助的人”定向性明显,仿佛把规划师置于一个施与者的位置。规划设计,脱胎于精英文化,追求悲天悯人的情怀,但21世纪,我们还要不要站在这样的视角?因此,他建议题目为“规划与设计:为了需要我们的人”似乎更合适。

那么,什么样的人需要我们提供服务或帮助呢?政府、市场、城乡居民。三者中后者的话语权少,但却是城乡环境最真实的使用者,规划师应该探索符合以上三者需求的空间模式和城乡模式之间的匹配关系。毋庸置疑,三者的价值观有差异,规划师在面对他们的工作方式也会有差异,也需要达成多元广泛的价值认同,寻找到价值共同点和利益共同点,以及达成目标的方法和路径。目前规划专业学生们接受的精英教育,只是教育体系的很小的一部分,80%-90%的技能将在实践的磨合中产生。规划师不应该将自己摆在精英的位置,而应该置于与居民可交互可交流的位置上,去了解多元化主体的行为模式,并用空间技术手段去契合这种需求。根植于具体的国情、市情和乡情,根植于具体的人的需求。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