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个人选择

你好,2014

hello 2014

昨晚跨年,在Evernote里记下了2013的收获和2014的期许。

2013,是最辛苦的一年,也是最多感触的一年。

最大的改变是一个不爱读书的孩子开始发现读书的乐趣;

最有行动力的一件事是搭了这个博客并不时写点东西;

最多的人生启迪和正能量来自梁鹤年先生;

最大的生活习惯影响来自《程序员的思维修炼》;

最遗憾的是学了一段就没再坚持的python学习;

最开怀的是论文收集资料时见到了天南海北的老同学们;

最大的鼓励来自那个有些许意外的论文小奖;

最大挑战最多纠结来源于博士论文研究写作;

最痛苦的是发现曾经的相信变得虚无,怀疑了一阵子存在的意义;

最大支持与安慰依然来自我最爱的老爸老妈老公和老朋友;

最自豪的是每天坚持的两件小事,上下学路上的CNN和10分钟的德语学习;

2013,最大的成长来自对自己的接受,认知到局限,也认知到任何时候都该握在手中的人生主动权。

Read More

有且仅有一次的生命

possibility of life

我愿意相信每个人来到这世上是有使命的,也曾在某个瞬间真切地感受到过这使命,但却在为眼前当下的担忧焦虑中远离了那让人充满激情的使命召唤,变得犹豫怀疑。担心一切的追求到头来毫无意义,担心承担不了失败的打击,变得畏缩,常常纠结矛盾,又自责不已。急于找出生命的答案,又不愿轻易相信某种单一的假设。在唯物与唯心的两种世界观中摇摆不定,摇摆不定。

这几天,突然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也许,自己的固执和坚持源于一直以来过于认真的人生态度,很紧张地想为每一步的行动都贴上“有价值”、“有意义”的标签,总想着人生不该浪费,该利用好每一分钟去达成一些“成就”。最好每一步的行动都是完美的,无可挑剔的,高效的,成功的。这样自己的心灵才能获得满足。读博之前,自己的人生似乎真的是这样,遇到过挑战,却都还在能力范围之内,未遇到大的挫折;而读博之后,遇到了意识中的“能力的瓶颈”,开始体会到了恐惧、焦虑,开始思考自己究竟是否适合做研究,如果不做研究,将来还能够做什么工作。越想越觉得不确定不肯定,不知道那条清晰看见的路在哪里。于是,内心开始为行动设障:你都没有想好这是不是你想要的,为什么要全力以赴呢,失败了岂不是代价很高?好吧,那我再来想。可还是想不通啊,陷入死循环。

其实,人的生命本来就是由一次偶然所创造,其过程也充满了无意义的冗余和偶然,而正是这些冗余和偶然让生命增加了变数,增加了那迷人的可能性。生命中的很多步行动其实是不完美的,充满瑕疵的,低效的,失败的。但正是这些不完美,这些失败,让我们看到了生命的缺憾,也看到了生命在一点点完善的过程,看到了我们自己的成长。不断处于成长中的心灵才是真正能获得满足感的。 Read More

成长的礼物

bi2_004

人生总是很神奇,遇到对的人,遇到错的人,遇到让你伤心让你绝望的人,遇到让你开心给你希望的人。这些人的出现,都会带给我们触动,带给我们成长。而成长正是一首我们自己用经历和感受来谱曲,一首伴随着更多泪水与欢乐的注入会越来越动听的歌;一份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感悟的增多,会越来越厚重越来越珍贵的礼物。

跬步千里与原地打转

一转眼,来到清华已经四年了。四年的时间,有课程里与伙伴们熬夜Studio的专注,有做项目调研沟通用规划师的经验为地方解决问题的成就感,有研会工作中掏心掏肺地做好每一件事的坚持,也有自觉浅薄满心好奇泡在图书馆看哲学看管理看地理看规划的充实。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不紧不慢地流淌着,我们常常注意不到它的踪迹,却转眼惊叹于它逝去的速度,惊叹于它对万事万物的不偏不倚。我们可能在家庭出身、智力禀赋上各有差异,却都追随着同样速度的时间之矢,只要还有生命,时间就可能是最公平的裁判。我们常常无意识度过的一天一天又一天,成为很多人成就梦想的一步一步又一步。大多数人能拎出来讲的成就无不是一项项琐事的积累,GRE的高分意味着面对那些枯燥单词一遍遍的背诵背诵再背诵,一篇好论文意味着从读文献整理数据到模仿写作修改修改再修改,令人艳羡的腹肌意味着每一天都要挥汗如雨地锻炼锻炼再锻炼。”你必须非常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而“积跬步”并不一定意味着“致千里“,如果行走中没有目的性,可能这个方向走两步,那个方向走两步,周围的风景看到了很多,却始终在原地打转,无福享受千里之外人迹罕至之处的绝美风景。反思自己这两年的读书与学习,正是缺少了明确的目的性,盲目相信自己的能力,相信自己能做出好的研究,却没有控制多方向的兴趣,没有认清博士阶段最关键的任务是要直接面向研究问题来开展研究工作。于是从规划追到经济学和地理学,又追到哲学,思辨中开始不再坚定地相信曾经无比确信的东西,开始怀疑研究的前提,怀疑立足的基础,总想着统一矛盾的两个方面,做综合和调和的工作。而且理论圣殿的大门一旦打开,我便被深深吸引过去,觉得那些简洁有力的概括实在是太美妙了,像是一团乱麻中轻松拎起几根线就解开了整个谜团。但关注理论思辨就带来了问题,一是理论的抽象却损失了现实世界中的很多信息,因此理论越清晰简洁,离现实世界就越远;二是科学研究的前提是相信,如果对前提都开始怀疑,那势必无法继续分析前提基础上的假设,而陷入思辨的世界无法自拔。博士生还是应该明确自己研究的立足点和基本假设,一步一步按部就班地学习科学研究的方法,用学到的方法来解决问题,而不是一味钻研那些哲学家们也没有明确答案的问题。对于博士生来说,学科领域和研究问题就是目标,所有一切工作的开展都应该以此为重点。在完成了博士论文,完成了研究训练后,如果真有志于学术研究,那么广阔的理论领域会迎接我们的到来。另一点感悟是,理论问题不是从理论到理论的,而是从现实到理论,再到现实再到理论的,不解决现实问题的理论是不负责任的理论。现实问题的解决,必须要研究人员深入了解现实本身,必须要用行动和思考来一步步分析,去小心求证。这一求证过程正是博士生训练的重点。因此,我必须回到自己该走的路途上来,把对人生对世界的好奇和疑惑先暂时收起来,把进行理论综合的宏大愿望先收起来,选择相信,明确要解决的现实问题,然后一点一点去行动。往者之不谏,来者犹可追。从现在开始不再原地打转,向着确定的远方,迈开扎实的一步一步。 Read More

我为什么而活:微博到人生

umbrella

微博的出现,能让我们指尖滑动,就看到众生百态,看到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生活方式。虽然微博上的东西不一定是真实世界100%的反应(50%都达不到),却也能够管中窥豹,看得出各人的兴趣、爱好、观点、逻辑,也能对其微博主们的个性略知一二。有人乐观天真,有人苦大愁深;有人苦心经营,有人默默无名;有人分享心得,有人不积口德;有人理性开怀,有人感性伤怀;有人创造信息,有人获取信息;有人创造噪音,有人获取噪音;有人在信息碎片中迷失自我,有人在信息丰腴中滋养自我。我站在微博一端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微博另一端看我。

人生百态,日常生活也可以看到。微博只是给了我们一个更便捷的平台,瞬间就把芸芸众生联系在了一起。有人说,微博上多了智商会变低,果壳网上也有相关的讨论。我认同其中一个观点:人云亦云,对信息不加筛选、真假难辨地转发,不怀疑不思考,长此以往必然智商下降。我们感觉是自己主动选择上微博,主动选择接收信息,但其实接收信息本身就是被动的,接收的信息都是别人想传达给我们的信息,而不是我们想要获取的信息。我们作为微博时代的客体(都算不上主体),其实是“被微博”的一群人。

主动也好,被动也好,技术和信息带给我们好处的同时,必然会有这种种的不足。关键是意识到问题,并能在行动中加以应对。我认为真正能发挥作用的是我们人之所以为人的主观能动性,即是否能够真正摆脱微博和信息的控制,是否能转而控制微博和信息。身边已经有很多朋友以停用微博,来摆脱干扰,这是一种方式,却也把信息联通的好处拒绝了;另一种方式是增强控制力,在浏览微博时,强化自我意识,跟自己说是“我”在看微博,不是微博在看“我”,批判性地接受信息,分析信息。也许有人会说:嘿,我是把微博当作娱乐工具的,没必要这么较真吧。我会说:好啊,如果微博没有成为困扰,当然不必这么较真,问题是当它成为困扰,我们每天不上微博心不安手痒痒的时候,该怎么办。

与卓越的人对话,我们会变得卓越,与平庸的人对话,我们会变得平庸。网络时代,我们被很多卓越的人,很多平庸的人影响着,如果不加控制与选择的话,与我们对话的大多数确实是趋于平庸的。当然,不同的人生观,不同的选择,如果我们接受平庸,那么平庸也没什么不好。但这就是信息时代我们面临的事实。 Read More

人生、方法、大我、未来

很有缘的,今年熟识了两位来自香港的长者,都对我的人生观产生影响。一位是梁鹤年先生,一位是谭国韬先生。两位先生都在香港出生,后到西方国家求学,一位在学术圈建立很有影响力的学术地位,一位在企业界建立很有影响力的社会声誉。两位先生都为人谦逊,诚恳待人,无论长幼;都具备极强的民族精神与社会责任感,强调“大我”的观点;都主张积极乐观地看待人生、看待事业;都愿意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与青年学子对话,引导我们的成长。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真和善,我深深坚信中华民族的未来是大有希望的。

以下,我整理了昨天与谭老师在3W咖啡的对话中一些对我有触动的片段,或重新反思,或加以批判,或吸收和接受,分享给自己,也分享给大家。

关于人生

1、人生成长三个法则:(1)要不怕摔倒;(2)摔倒了要尽快站起来;(3)要能找到在你摔倒时能帮你站起来的人(很多时候这个人就是你自己)。

反思:我们常常担心这,担心那,无非是害怕摔倒,害怕摔倒后我们会站不起来。但人生旅途我们总会摔倒,总会摔倒后站起来继续前行。有了这种意识,就可以尽量克服心中对未知的恐惧,不就是摔倒吗?没有什么大不了,摔倒了尽快站起来就是,而且我们的生命中总会有人帮助我们站起来,如果没有别人,我们自己也可以。联想到梁鹤年先生说的,聪明的孩子会更多地害怕失败,所以越是聪明的孩子,越应该鼓励他们去不断尝试,鼓励他们不要害怕失败。走在未知的领域,肯定会有更多的失败,但正是在这种少有人走的路上,我们发现了自己的价值,发现了生命中如此强大的创造力。 Read More

你曾经循规蹈的矩——从习惯和教条到创新和创意

每晚睡前最后一件事是打开微博和校内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读书只阅读纸质版,电子版毛病多多就是不用,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读书只想着从前往后一章一章读,跳着读就不对,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认为清华理工科的妹子绝不比传媒大学的妹子好看,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相信大家说的女博士都是第三种人,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坚信只有拿到学位才能找到好工作,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中国社会问题重重,我们作为一个渺小的个体无力改变,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认为创业失败就代表着人生失败,而不敢尝试迈出心愿神往的那一步,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人生选择的岔路口,我们只选择全局利益最优的那一个,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人生在世,坚信没有比“成功”更值得追求的目标,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当然,我这么排比着写文章,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教条。 Read More

能动与结构之辩

前两天碰到一个老朋友,谈及目前的状态,他说感觉到自己似乎更喜欢不确定性更大的生活。我跟他说,我一直也很喜欢未来不确定的感觉,仿佛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仍有无限种选择的可能。可按说已经到了20岁的最后几年,人生的轨迹即使没有完全确定,也应该大体清晰了,但为什么我们仍然钟爱这种不确定性呢?

我想对不确定性的青睐与年龄无关,而与我们成长的环境,一直以来接受的教育,以及特定阶段开始独立思考后的心态有关。长期以来,大部分中国的孩子成长的环境大体相同,一致的标准,一致的要求,基本都来自于社会、老师、家长的要求:好孩子应该听话守规矩,作长辈眼中的乖孩子,做同辈人中的佼佼者。而真正决定孩子们成为一个独立思考个体的批判性思维,并没有被有意识培养起来。因此,很多好孩子逐渐成了“取悦”他人,“取悦”社会,只能通过学校和他人对自己的认可来建立自信的“半自立”少年。看上去这些少年会读书,会考试,智商超群,情商也过得去,但成长过程中,他们往往因为某一次考试的失利,因为别人批评的话语,因为父母的要求跟自己的想法不一致,因为大家都有的东西自己没有,而难过不已。当这些好孩子的难过积攒到一定程度开始痛苦的分析自己的现状,或是受到人生导师的启发真正开始思考时,他们才会发现过去对世界对自己的认知是多么的局限,过去所坚信的信念是多么经不起推敲。这一过程是痛苦的,因为伴随着旧的世界观的崩塌,和新世界观尚未确立的迷茫。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独立性不但没有得到他人的尊重,也没有得到自己的尊重,也可以说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自我存在的独一无二性。于是,从这时开始,从前由于心灵未被启蒙而紧闭的通往自由的门打开了。他开始相信作为宇宙中唯一的一个存在,只要自己愿意,什么事都可以做,未来一下子似乎有无限种可能。他深知时间有限,能力有限,成长至此积累起来的财富也有限,但也不会妨碍未来的有限种可能的选择。在某种程度上,拥有不确定性就意味着拥有年轻,拥有选择的机会,拥有体验未来的种种未知的可能,这种感受与先前在跟大家一样的生活轨迹中前行截然不同,它意味着人的自尊与自由,是感性成为意识,又上升为自我意识的结果。因此,对不确定性的青睐也正是多年压抑的自我突然爆发的表现。我在想很早就已经觉悟自我的人,是否也有对不确定性的青睐?这与特定的社会成长背景有关,还是人生而有之的一种追求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