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思考

北京三大科学城发展策略

在北京提出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的背景下,三城一区,即中关村科学城、未来科学城、怀柔科学城和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将成为产业创新活动的集中区域。特别是科学城作为集中承载创新创业活动的载体,承担着促进知识创造、加速产业创新和提升经济贡献的使命,科学城的发展也将成为影响北京科技创新实力提升的关键。那么,北京的三大科学城将采取怎样的发展模式,规划应采取怎样的引导策略,才有可能让三大科学城在现有基础上实现快速发展?本文是我结合一直以来对科学城的理解和对北京三大科学城的发展基础判断,提出的一些想法。

科学城发展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是:如何通过科学城系统性环境的营造,持续吸引科技型人才和企业,持续促进科学研究成果的产生,科技创新成果的转化,促进创新创业行为的涌现。特别是对于北京来说,要建设有世界影响力的全球科技创新中心,提升北京在全球创新网络中的地位与作用,必须有原创性的知识、技术、创新成果,以及有世界影响力的科技企业持续产生。

北京的三大科学城——中关村科学城、北京未来科学城和怀柔科学城由于已有基础、发展阶段和发展定位各不相同,它们的发展路径和重点策略也会有较大差异。

  • 中关村科学城定位于产城创一体化的创新型城区,应重点发展城市-产业-创新模式;
  • 北京未来科学城定位于人才引领的央企创新创业基地,应重点发展央企-人才-创新模式;
  • 怀柔科学城定位于世界知名的综合性科学中心,应重点发展知识-技术-创新模式。

Read More

全球创新中心城市发展水平比较

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0)提出了北京城市战略定位为: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其中,科技创新中心的定位在前几版总体规划中没有出现,属首次提出,足见科技创新对于今日北京发展的重要性。那么,当前北京在全球创新中心城市中的地位如何?影响力怎样?今后会去往何方?都是值得深入研究的问题。我们团队于2015年在北京市科委相关研究课题的资助下,开展了对以上问题的探索,时隔2年多,与大家分享部分研究成果。

 

1. 全球创新中心城市的选择

全球创新中心是新知识、新技术和新产品集中涌现的区域,能够对全球的科技进步、产业发展和经济水平提升起到引领和带动作用。

我们在全球范围筛选了27个具备全球影响力的创新中心和1个创新型区域(硅谷),选择的范围和标准主要基于以下3点:

  • 评价尺度为城市或区域。以行政范围为界的城市和少数已有明确范围的区域,如硅谷。
  • 选择依据是科技创新中心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在科技企业发展、产业创新、创业、风险投资等方面领先的城市或区域。
  • 特别注重创新中心分布在世界各个区域的均衡性。

Read More

全球科学城的类型、特征与发展趋势

许久未更新,这一年半以来,我的工作和生活都有了不小的变化,美国访学,博后出站,宝宝出生,开始创业。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好多思考感受都还没来得及记录。趁年前公司业务暂时告一段落,决定好好总结和反思一下这段时间的收获,作为再出发的起点吧。

我想前几篇分享还是跟我的专业研究有关,关于全球科学城的特征,关于全球创新中心的比较,关于北京科学城的发展策略,接下来会是一些数据支持的城市研究,也会再穿插写点我们新产品年鉴汪的故事。至于育儿啥的,就再说啦。

本文是关于全球科学城的类型、特征和发展趋势,主要节选自我的新书《科技城规划——创新驱动新发展》。需要说明的是,从严格的学术定义角度,科学城和科技城其实具有不同的内涵,我在书中也进行了详细的阐述。不过为了适应目前北京建设三大科学城的提法,本文把科技城统一纳入了科学城的框架下,不再进行区分。

先来看看科学城的定义:科学城特指具备较为完善的城市系统功能的高技术中心。对科学城的最早研究出现在20世纪70、80年代,主要是在1950年代世界各国开始出现的科技园区现象的背景下,将科学城作为科技园区的一种类型,开展的对各国科学城的特征和机制的研究[1][2]

Read More

这才是科技范儿人才想去的城市

科技范儿人才会更喜欢颜值高的城市?

Colorful-New-York-City科技范儿的城市?

science-fiction city还是人文范儿的城市?

market你觉得科技型人才会更想到什么样的城市中生活?什么样的城市更容易集聚科技型人才呢?

Read More

互联网投资城市之战:北上杭深大PK

00题图

雷军说:选对了风口,母猪都能飞上天。

我们问:选对了城市,投资能否早拿到?

近来中国的创业市场风起云涌,投资事件不绝于耳,据说我们已经来到了『创业者最好的时代』,让人感觉拿到投资,实现创业梦想,简直是分分钟的事儿。然而,我们心里一直有些问题:

  • 创业者所在的城市会影响他拿到投资的几率吗?
  • 在北京创业跟在上海创业难度相差会有多大?

于是,我们从网络公开渠道找来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投资数据,咱们先从数据的角度直观了解一下互联网行业投资与城市的关系。

Read More

联合办公:空间共享新业态

DeskUnion_Coworking_Glasgow随着共享经济日趋火爆,一种新兴的办公业态开始走进我们的视线:联合办公。地产界的一些大佬也是借此概念纷纷扛起了引领地产行业转型的大旗,踏上了探索存量空间开发利用模式的道路。当然,这种新型办公空间模式也是响应了国家倡导『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针对日益增长的创业者弹性化的办公需求,为他们提供成本更低廉、更有针对性的空间服务。

那么问题来了:

  • 联合办公空间是什么?
  • 它跟孵化器、加速器有什么不同?
  • 目前国内的联合办公空间发展的状态是怎样?
  • 它会是未来办公空间发展的趋势吗?

Read More

企业的人居营造梦想——华夏幸福开放日参观有感

the future

人居营造梦想,是不是一定要政府来实现?企业能否运用自身的资源整合能力,在市场机制下,为城市居民创造价值,为城市未来作出贡献,并以此作为企业获得持续发展的价值基础?企业会有人居营造梦想吗?难道企业不该是仅仅追求利润最大化、不得不为了生存而变得冰冷起来的主体吗?企业在对商业模式的探索中,能否发现政府尚未实现的促进产城融合发展的路径?上周末参加的一次产业地产企业组织的产业新城参观活动,帮我解答了这些问题,也让我纠正了自己之前对市场和企业的一些偏见。

 

对华夏幸福的疑惑

规划的博士生,为什么会关注这家民营产业地产企业?说来有点话长,我的博士论文探讨的是创新驱动的科技城规划相关的产业、社会和空间问题,因此这几年一直在关注科技园区等产业空间的发展和规划,但研究重点还是政府主导建设的科技城。两年前一位研究深圳科学工业园区的学长在博士论文中系统研究了民营科技园区的代表——深圳天安数码城的发展模式,让我开始注意政府以外的科技园区,及其呈现出的在市场考验下的模式创新能力。今年八月初参加由维思平和清控科创联合举办的产业地产设计沙龙,在与《园区中国》一书的作者之一讨论时,他提到华夏幸福这家上市公司,说在产业新城方面做的很不错。前一阵子微信公众号“优园区”开展了国内产业地产30强的评选和系列主题的评选,华夏幸福这家业绩出色,人气旺盛的企业再次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开始非常好奇,在中国房地产业发展趋势扑朔迷离,产业地产领域摸着石头过河尚无现成道路可循的阶段,到底是什么样的企业能脱颖而出,以出色的市场表现和极佳的社会口碑,稳稳地站住了脚跟?以利润获取为目标的企业能建好一个园区,乃至一座城市吗?会不会是一种投机取巧的商业模式,或是一个给人洗脑的游戏?当看到邮箱里关于华夏幸福开放日活动的通知时,马上报了名。

Read More

是要暴富,还是幸福?

value

你是愿意拥有一个昙花一现一夜之间估值疯长的企业,还是愿意拥有一个细水长流,可持续发展的事业?

比起赚更多的钱,在持续给用户带来价值的基础上的活着和成长是更加理性企业发展目标。

资本主义价值体系下能否赚更多的钱是衡量一切的价值标准,自然而然成为很多企业奋斗的目标,然而这是存在问题的。因为企业的存在的前提是满足社会中人的需求,不可能脱离社会价值观,而社会价值观是多元化,人性化的,必然会与追求效率和数量的资本逻辑有一定冲突。如果不考虑企业在资本价值以外的价值观,所有决策全都围绕如何最大化企业的资本价值,而不是资本以外的社会价值,那么很容易找不到前进的方向和存在的价值感。

Read More

英国纽卡斯尔的科学城战略

Newcastle-Science-City

随着全球化竞争的加剧,各国对科技创新能力愈发重视,新一轮的高技术中心战略成为一些国家吸引科技资源和创新型人才,促进地区竞争力提升和经济繁荣发展的策略。本文首先简要梳理科学城概念与实践发展过程,并介绍英国2004年提出科学城计划的背景及发展概况,将约克科学城的具体发展战略为重点,概括和总结值得我国借鉴的经验及其对城市转型发展的启示。

 

科学城概念与实践发展

科学城实践起源于20世纪40年代,以前苏联的科学城建设为开端。芬兰学者安蒂若科(Anttiroko)根据科学城发展类型的不同将其分成了三类:(1)以科学为基础的新城镇建设,如日本筑波,韩国大德和前苏联新西伯利亚;(2)地方或区域发展项目,如日本的关西,英国的约克科学城;(3)科学园区基础上的进一步拓展——将科技园区作为城市发展的动力引擎,注重高技术产业发展与地方的互动,如瑞典的西斯塔科学城[1]。

从历史发展来看,科学城通常由政府组织建设,侧重于对科学研究,特别是基础科学研究的集聚,希望通过协同效应的发挥,达到促进科技成果产生的效果[2]。然而,不同于注重技术应用的技术城和科技园区,大多科学城发展初期重点关注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较少考虑技术成果的应用,缺乏与工业界的直接联系,导致研究成果无法与市场需求有效结合。由于缺乏成果市场化的回报和创新利润的激励,科学研究人员缺乏持续创新的动力,也无法发挥科技进步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导致科学城未能实现最初的目标。

Read More

城市研究中的定性与定量研究沙龙小记

quantitative and qualitative

2014年6月18日晚19:30-21:30,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一层小会议室,果说学术思想沙龙——聊聊城市研究中的定性与定量研究如期举行。沙龙邀请到两位出色的青年学者,一位是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副教授周江评博士,另一位是北京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北京城市实验室(BCL)创始人龙瀛博士,两位青年老师结合自己的成长与研究经历,与大家分享了他们对研究选题的确定、学科特征与边界、研究范式与方法、定性与定量的权衡较量、合作研究的开展、数据有偏性等问题的认识和思考。来自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和土木工程学院,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和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研究所,哈佛大学设计学院,清华同衡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等单位,城乡规划学、建筑学、建筑技术、土木工程、地理学、GIS、新闻学等专业方向的19人参加了讨论。沙龙采取了圆桌式无PPT的非正式讨论形式,严肃的议题讨论多了几分更用户友好的随性随意,轻松有趣。

由于平常习惯了PPT导引的宣讲式沙龙,所以在开场介绍嘉宾和大家的自我介绍后,主持人一时语塞,不知从何说起: )还好大家提醒,可以按照之前通知中的提纲进行,于是一阵笑声过后,整个小会议室的气氛放松了下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