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思考

这才是科技范儿人才想去的城市

科技范儿人才会更喜欢颜值高的城市?

Colorful-New-York-City科技范儿的城市?

science-fiction city还是人文范儿的城市?

market你觉得科技型人才会更想到什么样的城市中生活?什么样的城市更容易集聚科技型人才呢?

Read More

互联网投资城市之战:北上杭深大PK

00题图

雷军说:选对了风口,母猪都能飞上天。

我们问:选对了城市,投资能否早拿到?

近来中国的创业市场风起云涌,投资事件不绝于耳,据说我们已经来到了『创业者最好的时代』,让人感觉拿到投资,实现创业梦想,简直是分分钟的事儿。然而,我们心里一直有些问题:

  • 创业者所在的城市会影响他拿到投资的几率吗?
  • 在北京创业跟在上海创业难度相差会有多大?

于是,我们从网络公开渠道找来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投资数据,咱们先从数据的角度直观了解一下互联网行业投资与城市的关系。

Read More

联合办公:空间共享新业态

DeskUnion_Coworking_Glasgow随着共享经济日趋火爆,一种新兴的办公业态开始走进我们的视线:联合办公。地产界的一些大佬也是借此概念纷纷扛起了引领地产行业转型的大旗,踏上了探索存量空间开发利用模式的道路。当然,这种新型办公空间模式也是响应了国家倡导『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针对日益增长的创业者弹性化的办公需求,为他们提供成本更低廉、更有针对性的空间服务。

那么问题来了:

  • 联合办公空间是什么?
  • 它跟孵化器、加速器有什么不同?
  • 目前国内的联合办公空间发展的状态是怎样?
  • 它会是未来办公空间发展的趋势吗?

Read More

企业的人居营造梦想——华夏幸福开放日参观有感

the future

人居营造梦想,是不是一定要政府来实现?企业能否运用自身的资源整合能力,在市场机制下,为城市居民创造价值,为城市未来作出贡献,并以此作为企业获得持续发展的价值基础?企业会有人居营造梦想吗?难道企业不该是仅仅追求利润最大化、不得不为了生存而变得冰冷起来的主体吗?企业在对商业模式的探索中,能否发现政府尚未实现的促进产城融合发展的路径?上周末参加的一次产业地产企业组织的产业新城参观活动,帮我解答了这些问题,也让我纠正了自己之前对市场和企业的一些偏见。

 

对华夏幸福的疑惑

规划的博士生,为什么会关注这家民营产业地产企业?说来有点话长,我的博士论文探讨的是创新驱动的科技城规划相关的产业、社会和空间问题,因此这几年一直在关注科技园区等产业空间的发展和规划,但研究重点还是政府主导建设的科技城。两年前一位研究深圳科学工业园区的学长在博士论文中系统研究了民营科技园区的代表——深圳天安数码城的发展模式,让我开始注意政府以外的科技园区,及其呈现出的在市场考验下的模式创新能力。今年八月初参加由维思平和清控科创联合举办的产业地产设计沙龙,在与《园区中国》一书的作者之一讨论时,他提到华夏幸福这家上市公司,说在产业新城方面做的很不错。前一阵子微信公众号“优园区”开展了国内产业地产30强的评选和系列主题的评选,华夏幸福这家业绩出色,人气旺盛的企业再次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开始非常好奇,在中国房地产业发展趋势扑朔迷离,产业地产领域摸着石头过河尚无现成道路可循的阶段,到底是什么样的企业能脱颖而出,以出色的市场表现和极佳的社会口碑,稳稳地站住了脚跟?以利润获取为目标的企业能建好一个园区,乃至一座城市吗?会不会是一种投机取巧的商业模式,或是一个给人洗脑的游戏?当看到邮箱里关于华夏幸福开放日活动的通知时,马上报了名。

Read More

是要暴富,还是幸福?

value

你是愿意拥有一个昙花一现一夜之间估值疯长的企业,还是愿意拥有一个细水长流,可持续发展的事业?

比起赚更多的钱,在持续给用户带来价值的基础上的活着和成长是更加理性企业发展目标。

资本主义价值体系下能否赚更多的钱是衡量一切的价值标准,自然而然成为很多企业奋斗的目标,然而这是存在问题的。因为企业的存在的前提是满足社会中人的需求,不可能脱离社会价值观,而社会价值观是多元化,人性化的,必然会与追求效率和数量的资本逻辑有一定冲突。如果不考虑企业在资本价值以外的价值观,所有决策全都围绕如何最大化企业的资本价值,而不是资本以外的社会价值,那么很容易找不到前进的方向和存在的价值感。

Read More

英国纽卡斯尔的科学城战略

Newcastle-Science-City

随着全球化竞争的加剧,各国对科技创新能力愈发重视,新一轮的高技术中心战略成为一些国家吸引科技资源和创新型人才,促进地区竞争力提升和经济繁荣发展的策略。本文首先简要梳理科学城概念与实践发展过程,并介绍英国2004年提出科学城计划的背景及发展概况,将约克科学城的具体发展战略为重点,概括和总结值得我国借鉴的经验及其对城市转型发展的启示。

 

科学城概念与实践发展

科学城实践起源于20世纪40年代,以前苏联的科学城建设为开端。芬兰学者安蒂若科(Anttiroko)根据科学城发展类型的不同将其分成了三类:(1)以科学为基础的新城镇建设,如日本筑波,韩国大德和前苏联新西伯利亚;(2)地方或区域发展项目,如日本的关西,英国的约克科学城;(3)科学园区基础上的进一步拓展——将科技园区作为城市发展的动力引擎,注重高技术产业发展与地方的互动,如瑞典的西斯塔科学城[1]。

从历史发展来看,科学城通常由政府组织建设,侧重于对科学研究,特别是基础科学研究的集聚,希望通过协同效应的发挥,达到促进科技成果产生的效果[2]。然而,不同于注重技术应用的技术城和科技园区,大多科学城发展初期重点关注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较少考虑技术成果的应用,缺乏与工业界的直接联系,导致研究成果无法与市场需求有效结合。由于缺乏成果市场化的回报和创新利润的激励,科学研究人员缺乏持续创新的动力,也无法发挥科技进步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导致科学城未能实现最初的目标。

Read More

城市研究中的定性与定量研究沙龙小记

quantitative and qualitative

2014年6月18日晚19:30-21:30,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一层小会议室,果说学术思想沙龙——聊聊城市研究中的定性与定量研究如期举行。沙龙邀请到两位出色的青年学者,一位是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副教授周江评博士,另一位是北京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北京城市实验室(BCL)创始人龙瀛博士,两位青年老师结合自己的成长与研究经历,与大家分享了他们对研究选题的确定、学科特征与边界、研究范式与方法、定性与定量的权衡较量、合作研究的开展、数据有偏性等问题的认识和思考。来自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和土木工程学院,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和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研究所,哈佛大学设计学院,清华同衡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等单位,城乡规划学、建筑学、建筑技术、土木工程、地理学、GIS、新闻学等专业方向的19人参加了讨论。沙龙采取了圆桌式无PPT的非正式讨论形式,严肃的议题讨论多了几分更用户友好的随性随意,轻松有趣。

由于平常习惯了PPT导引的宣讲式沙龙,所以在开场介绍嘉宾和大家的自我介绍后,主持人一时语塞,不知从何说起: )还好大家提醒,可以按照之前通知中的提纲进行,于是一阵笑声过后,整个小会议室的气氛放松了下来。

Read More

中西医诊治方法与北京交通拥堵问题:研讨二

yin-yang

昨天上午9:00-12:00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小会议室,规划理论年聚会的第二次小组研讨,继续针对《中西医诊治方法对比研究对北京交通问题的启示》。除了上次参加的团队成员外,此次讨论还请到了几位交通领域的专家,分别是清华同衡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所所长、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段进宇老师,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交通研究所副总工黄伟老师,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助理教授周江评老师。

研讨首先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牛雄博士介绍了去年一年研究小组的部分成果,主要针对中国传统医学哲学思想的梳理,包括对阴阳学说、五行学说和整体观的详细介绍,以及运用该思想对解决交通问题的一些思考。我也大致介绍了一下上一次研讨的主要内容,包括隐喻方法在研究中的使用、人体与城市的异同和可类比性等问题。有了大致了解后,三位专家分别谈了他们对这一议题的看法。

Read More

浅谈规划师的有限责任

跟朋友吃饭谈及之前做过的规划,居然想通了长期纠结的一件事,即自己作为规划师时常会有的壮志难酬且有劲无处使的感觉,也就是一直在思考的规划师的身份和定位问题。

规划可以在两个层次发挥作用:

一是总体规划和战略层面,在这一层次规划是政治的工具,是领导权衡各类资源,在空间上部署其战略意图的手段,规划更体现为一个协调各方利益的过程,这一过程中规划师能起到的作用是为决策者提供专业的分析和建议,支持决策的制定,如果可能,能有意识地引导决策者选择更为科学合理的方案更好;

二是详细规划层面,在这一层次规划是落实战略意图的手段,是领导决策后在空间层面部署和设计各类要素的相互关系,为城市的经济、社会和环境的协调发展提供物质化空间设施支持的工程安排,规划更体现为对各类功能的规模和位置进行设计的过程,这一过程中规划师能起到的作用是运用专业经验和设计能力,为城市发展勾画空间框架的蓝图。

Read More

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兴起

coffee startup

近年来,全球范围科技创新能力的竞争加剧,世界各国纷纷将创新政策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并致力于集中营造适宜创新创业的高技术中心,从而吸引更多高技术企业和人才。创业,作为创新的重要支撑途径,也成为世界各国关注的焦点。《大趋势》的作者奈斯比特认为,创业是美国经济繁荣的基础。中国政府当前也开始集中推进创业型就业,通过创业教育、创业扶持政策和创业孵化器的建设,激发高技术人才创新创业的热情。与自上而下的宏观政策推动同时产生的,还有来自市场需求自下而上形成的一些新现象:北京、上海、武汉、深圳在2010年后开始出现一批创业主题的咖啡厅,虽然其实质是咖啡厅,但由于面向的群体是创业者,功能设计也基本围绕创业的相关活动,因此基本形成了孵化器的职能。由于这些咖啡厅在场所流动性、开放性和互动性等方面具备区别于传统创业孵化器的特征,因此本文将其称为非正式创业孵化器。一方面,这些非正式创业孵化器需要通过独特的商业模式的运作,维持自身的发展;另一方面,他们为创业者提供了创业早期所需要的服务,通过非正式的互动空间形成更广泛的联结,因此在功能设计和社会意义等方面也区别于传统孵化器。本文将从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视角,尝试对创业咖啡厅的运作和意义展开讨论。

传统孵化器的特征

企业孵化器一般应具备四个基本特征:一是具有孵化场地,二是拥有公共设施,三是提供孵化服务,四是面向特定的服务对象,即新创办的科技型中小企业。孵化器最直接的功能是向初创的小企业提供租金低廉的办公空间和服务设施,同时为这些小企业的发展提供建议和指导,并对条件成熟的小企业给予一定的资金支持。孵化器作为一种制度创新,为小企业的成长和技术的商业化应用提供了便利的条件,成为各个国家科技园区的必备功能。

然而,目前的孵化器也存在一些问题:(1)很多孵化器只是提供了办公的场地,但在对初创企业的指导和投资等方面不闻不问,成为单纯的房屋出租方;(2)孵化器的盈利模式存在问题,孵化器的房租本来就少,再加上项目投资回报的获取周期较长,也有一定风险,因此孵化器在最初多由政府投资建立,而缺乏相应的市场激励机制。虽然目前有越来越多的私人企业开始投资建立孵化器,但孵化器的盈利在很大程度上仍依赖于在孵项目能否成功。

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特征

以车库咖啡、3W咖啡、武汉东湖创业咖啡等为代表的新型创业空间的出现,代表了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兴起。其主要功能包括:(1)以一杯咖啡的价格,为小型创业企业提供工作场所;(2)集聚投资人和创业者,为多方的创新合作搭建平台,构建创业者与投资人的对接平台;(3)不定期邀请业内专家和创业者,举办经验分享和交流活动。这些咖啡厅大多由信息产业从业人士投资建立,不同创业咖啡的发展理念有所差异,也形成了不同的商业运作模式。但大体来看,传统孵化器拥有的功能,在这些非正式创业孵化器中也都会有,只是在具体形式和服务内容上有一定差异。非正式创业孵化器在休闲场所的氛围中,通过办公设备和测试设备的提供,以及投资对接、经验分享、员工招聘等中介服务,为草根创业者提供了基本无门槛的办公空间。与传统孵化器相比,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场所流动性更大,人员构成更多样,交流与分享的机会更多,但由于办公条件所限,吸引的主要还是信息产业(特别是互联网、软件等行业)的创业团队和个人。从经济功能上看,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办公空间供应功能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是其中介功能,可以帮助创业者寻找投资人和合作伙伴,帮助投资人寻找项目和投资对象,帮助初创企业招聘员工等等。从社会功能上看,非正式创业孵化器通过举办多样化的创业主题沙龙,吸引对创业感兴趣、对技术感兴趣的人们,为大家分享创业过程中的心路历程、个人梦想、创新精神提供了一个平台,营造了鼓励创新的氛围。在观察和学习中,创业的种子会在这些参与者的心中生根发芽,激发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创新创业中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