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转型与规划对生活的关注——记张兵教授天津演讲

people in cities

在2014年9月23日于天津滨海新区召开的第九届城市发展与规划大会上,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总规划师张兵教授做了题为《城市转型与规划对生活的关注》主题演讲。重点探讨了三方面的问题:一,规划技术创新的努力;二,城市空间增长方式与城市生活;三,未来城市总体规划改进的重点方向。

首先,张兵教授结合此次北京总体规划修编总结了规划技术创新的努力。

主要有:(1)开展总体规划实施评估,评估上一轮总体规划的实施情况;(2)积极探索以大数据为支撑的社会动员与公众参与的技术方式;(3)城市转型发展与规划转型,从增量规划向存量规划的转变,更加注重城市更新;(4)城市规划编制中增加对“人”的深入研究;(5)从城市规划与土地利用规划的两规合一,到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城市规划与土地利用规划的多规融合;(6)整合和划定开发边界;(7)生态文明建设与文化传承的重要性提升;(8)(这一点没记下来)。张教授认为以上规划技术创新的努力体现出规划行业的学习能力和反思能力的提升,各方面发展条件的变化也让规划编制更加关注人的城市生活。

第二,关于城市空间增长方式与城市生活。

过去几十年,各地区城市的开发建设总量都很大,像苏州这样的城市,土地增量已达极限。很多城市的用地膨胀速度都很快,其结构如何,内部功能怎样,人口、功能与交通的相互关系如何,都值得关注。在上海的城市扩张过程中,呈现出了以下三点特征:(1)圈层结构,呈现出明显的核心-边缘关系;(2)靠近中心的地区增长最快;(3)居住空间的扩张大于就业岗位的增长。

从城市发育过程来看,城市总体规划必须处理好城市各项功能的空间关系,因为这些关系会影响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从过去三十年来看,城市中人们的平均出行距离增加,但实际上增长不多。根据调查统计,进城人员的平均出行距离为22km(具体的数据来源和详细的数据描述没记清楚)。这样来看,我们一般情况下所说的以50km为半径构造大都市区同城圈尺度,会导致误判。

在大都市空间增长过程中,公共服务设施体系的发展并不完善。公共服务设施的布局,多集中在都会区。如果从人的生活和出行角度来思考城市规划,就应该更加关注规划的单元和尺度。广州居民平均出行距离在1984年时为3.2公里,2005年为5.0公里。从中可以发现大都市区空间组织的理想模式:大尺度和小半径,增加规划的生活单元中的公共服务设施比重,为生活在各个生活单元中的人提供便利。

第三,关于未来城市总体规划改进的重点方向。

张兵教授认为主要有三个方向:(1)大都市区的结构塑形。为当前的虚胖状态,增加骨头,进行重塑,而不是拼盘。考虑扩张的形态与内部的结构缺陷,依靠交通小区调查,将承载最紧密联系的功能布局于城市中心,外围可以更加松散地布局空间单元。(2)设施引领的场所再组织。将各项功能关系的空间性加以考虑,在重塑城市结构的基础上,系统性地创造场所。比如说,深圳不是一个城市,而是很多城市,由很多功能单元构成。(3)改革空间治理的体系。当前的规划审批架构,存在不适应当前发展需要之处。城市总体规划往往是针对某一个特定城市的行政区划范围进行,而无法将城市与周边区域作为一个统一的都市区来开展规划,导致很多问题的产生。因此,这种架构有待进一步调整。

张兵教授最后提到两位老先生的箴言,周干峙先生曾说城市规划应该:“求真情况,讲真道理,做真规划”。李德华先生也提到城市规划“传播真理经验”的作用。城市规划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城市发展的客观规律上来,回归到城市生活,回归到人的生活。

 

我的思考:自上而下的规划和自下而上的城市自发生长在塑造城市生活单元中分别起到怎样的作用?城市生活单元需要在规划初期设置到位吗?市场对城市功能区空间的选择很有可能无法按照规划设想的城市生活单元模式进行,那么最后在规划与市场的双重作用力下,如何保证城市生活单元的形成?规划应该如何看待自身与市场的关系,自身应该首先做好哪些事?阶段均衡与长期均衡的关系是怎样?还是些老问题,持续思考中。

 

 题图来源:http://pic25.nipic.com/20121207/4499633_161016042000_2.jpg

(全文未经演讲者审核,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Social tagging: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