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那个恒久的人生意义问题

road of life

晨起,脑海中好多疑问,又在胡乱思考人生了,自问自答下,看看能不能理出点线索。

 

是自我实现吗?

人生的意义是自我实现吗?实现什么?实现自己的价值。什么是价值?价值是我们认可的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意义,是自己的价值观支撑的、自己的内心坚信的人生的意义。价值观是什么?价值观就是自己对价值的评判和认知。个人认可的价值需要个人的价值观来指引,价值观是内心通过对价值的不断反思与选择,确立的越来越坚定的信念。

还是回到了那个问题,你相信什么?在经历了相信、动摇、反思、批判之后,剩下的,你仍在相信的东西,是什么?这些经历过反复质疑与筛选的东西,就是我们认为的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吧。

 

是真实吗?

帮世界剥去虚伪的面纱,让她回到更真实的状态,是人生的意义吗?为什么这个世界需要真实?虚伪有什么不好?虚伪会耗费人们之间的沟通成本,是无意义的浪费?什么是意义?低成本高效率?为什么要高效率?是因为资源有限,我们需要在有限资源中更长久的生存,所以必须高效?

 

是延续生命吗?

让人类更长久地生存与延续下去是人生的意义吗?这应该是人类种族延续的需求,是个体的人生意义吗?个体的人生意义符合整个种群的生存和延续需求,更符合个体基因编码目的,更容易在人的心中产生更为直接的坚定信念?可一旦人生以短暂的时光存在于具体而有限的环境中,人生的意义与更好地延续种群这件事的关系似乎就没有那么密切了。种群是否长久地生存与延续下去,是我的心愿,但当我的利益与种群的利益发生冲突时,我不能保证一定会站在种族利益那一边儿,因此,这无法被称作是我人生的意义。

既然有个体的局限,那么我们不妨把目光缩窄,不考虑种群的整体,只考虑我们相关的子孙后代的生存与延续。很多父亲和母亲会为了保护孩子牺牲自己的生命,那么,我们人生的意义是不是去维护与提升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后代的生存与发展可能呢?似乎确实有很多人是这么做的。

如果我们说:我活着,是为了让我的儿子活得更好。儿子说,他活着,是为了让孙子活得更好。一代的生存是为了下一代的生存,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反复迭代的最终结果确实也跟人类延续种族生存的种群目的结合起来了。

可是,对于我来说,我的人生意义就是完成人类演进中的一个载体的使命?这是我的终极价值吗?是否过于低级?而且当人类有了理性思考能力,不完全受基因编码的目的所控制时,是否还会义无反顾地将子女的利益置于自我的利益之上?也是一个答案不那么确定的问题。所以,应该还有超越个体和群体生存的人生意义吧。

 

是体验过程吗?

既然人类发展的终极目标和终极状态不足以成为我们确立人生意义的依据,那么是否人生意义不能被概括为一个抽象的目标,而是蕴含在生命的全局中,被一个个的片段和瞬间所表征呢?换句话,经历生命的过程本身就是人生的意义?体验和探寻生命可能带给我们的惊喜,沉浸在生命的每一个瞬间之中,增加自身对生命的理解和体悟,以一种探寻的姿态,不那么着急地在每一个喜怒哀乐的感动中体味人生,会是人生的意义?这点似乎不容易被推翻。

从这个角度,我们在人与人之间激发出更多的善意与温情,让彼此能更多地关爱彼此,更多地合作,一同珍惜生命的馈赠,在有局限的时间和空间中,帮助彼此更好地体悟生命,延展生命的厚度,会是人生的意义吗?善意与温情能增加个体体悟生命的能力吗?当善意和温情与恶意与冷血相遇,我们的生命体悟其实也是更加丰富了啊。

善意与温情是我们乐于见到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是如果没有恶的映衬,我们岂知善的美好?没有冷血的痛彻心扉,我们岂知温情的暖人心脾?恶意与冷血的存在,对于人生来说,也不是没有意义的。有了它们,才更显示出一些东西的可贵。

 

是自我完善吗?

善意与温情,还有身心一致、知行合一、平和喜乐,都是平日里我觉得十分相信的一些状态,我为什么愿意追寻这些状态?是否因为选择相信后发现了自身的缺乏?

那么,人生的意义会是在一次又一次质疑反思中,我们让模模糊糊的相信变得更清晰,然后在缺乏之中完善自身吗?

 

与人生意义问题的深刻与恒久相比,这些想法都太浅显与短暂了。人生的路上,不时停下来想想,也很有意思啊。

 

题图来源:http://a1.att.hudong.com/62/79/300083301011133083796107702.jpg

Social taggin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