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说|不如反客为主来做选择?

choices

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在电脑前正在为当天必须要完成的工作吭哧吭哧昏昏欲睡时,突然灵感突发,想到一个新奇的想法,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立马行动,完全沉浸在解决这个新挑战的兴奋中,丝毫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我在写博士论文的过程中,经常会有这样的时刻。比如,今天计划完成论文的这一章这一节,然后坐在图书馆缓慢地推进思考和写作。电脑上的休息提醒响起,终于可以休息了,于是站起身,去新书架看看有没有什么新书。偶然间看到一本讲“规划中的不确定性”的书,随手一翻,啊,原来创新中的不确定性还可以这么解释。于是坐回座位,噼里啪啦敲了好多字在论文的另一章的另一节,才思泉涌,完全没有了先前写上一章那种挤牙膏的感觉。这种状态同样催生了果说中的好几篇小文章,都是在某一天灵感突发的状态下完成的,体验到了那难得的心流(Flow)体验。

 

@ispiders推荐了我一本《心理学与人类困境》的书,里面提供了对以上两个状态的精彩分析:

“第一种状态:当我强制自己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工作,我们其实是将自己看作一个客体,是一个为了最为有效地完成手头任务而被控制和指导的人。

这种状态下:时间是永恒的,是日历和时钟设定的,我将自己当作一个必须“配合它”的人;

我的句子是用这样的动词来连接:不得不、必须、设定一个最后期限;

 

第二种状态:当自己在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突然产生一个有趣的观念,充满激动地专心把它写出来时,我们把自己看作了一个主体,而不是客体。

这种状态下:当我选择的时候,时间就在我面前,我可以随意使用;

我描述自己状态的动词转变为:想、希望和感受。

 

第一种状态的目的在于有效行为,对于我的行动来讲,我所做的一切的意义在很大程度上是外在的;

第二种状态的重点在于,我的体验与对事物的选择对我来说具有内在的意义。

人类的困境就是如此,它源自于人们可以同时将自己体验为主体与客体的能力。

或者,说我们同时是主体和客体也是不完全准确的。关键的要点在于,将自我体验为主体与体验为客体之间的这个摇摆的过程给了我潜能——我可以在它们两者之间进行选择,我可以偏重一方或者另一方。从任何真实的意义上来说,我的自由并不在于我作为“纯粹的主体”而生活的能力,而在于我能够体验这两种模式,能够在这种辩证的关系中生活的能力。”

 

是不是十分精辟?运用这一理论,我们可以怎样让自己的工作状态变得更为理想呢?

个人认为,让自己作为纯粹的主体的时间延长可以让我们更多地体会到生命的价值。因此,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让自己更主动地成为行为的主导者,主动去选择自己认为有意思和有意义的事,主动投入到那种兴奋的工作状态;在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尽量运用智慧让不得不完成的任务变得有趣起来,比如提供一种创造性的解决方案,比如用一种全新的视角来看待一件枯燥的事。当然,不存在选择而只能被动接受现实的情况是很少的,大多数情况下,只要我们对自己的行动拥有决定权,那么就是可以去主动选择的。

 

这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如何做选择,如何保证选出来的事是对我们最有利的事?特别是在两个选项都差不多,我们难以取舍的时候,该如何赶走不愉快的纠结情绪,让自己坚信自己可以选择一条正确的路呢?

TED前几天有一位亚裔女士,提供了一个看待这一问题的新视角:当我们在两个各有优劣的选项之间犹豫不决时,比如未来是做一个挣不到什么钱却可以享受思考乐趣的哲学家,还是做一个体面光鲜轻而易举地可以保证高品质生活的律师呢?我们把两个方案的优劣全都列在一张表中,认为通过全方位的定量化比较可以确定那个对我们来说更好的方案。我们倾向于相信通过科学理性的比较,这两个方案一定是有优劣的。然而,列完SWOT表格,一项一项地比较完,我们依然犹豫不决。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这两个选项到底存不存在优劣呢?

既然探讨优劣,就需要有一个评判的标准,如果这个标准是类似于重量、高度等可以定量描述的指标,那么自然很容易判别优劣。而实际上,我们在探讨的很多难以抉择的问题,其背后涉及到了另一类不容易定量判断的标准,即我们的价值观。比如对正义、善良、美丽的追寻程度,是无法用具体化的指标来衡量的。

因此一旦涉及到有关价值观的选择时,我们会在两个方案之间犹豫不决,因为两个方案背后往往体现的不是同一类的价值观。比如我们是想赚更多的钱让家庭更充裕,家人更幸福;还是想拥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人类发展的终极问题。在这两种选择面前,两个选项其实并不存在优劣,他们其实是同等的(on a par)。

 

那么了解了这些以后,我们应该怎么选呢?演讲者认为,在一个所有选择都很容易的世界,我们可以很轻易地找到选择的理由,不假思索地选定一个方向。事实上,这样一来,我们很容易地成为了让我们做出选择的那些理由的奴隶。而在一个困难的选择中,没有了我们可以一目了然的理由支撑我们的选择,我们必须回问自己的内心,去创造选择的理由。而这个时刻,才是挖掘我们自身潜力的节点。在这个时间节点,我们站在了选择的背后,看到了自己的诉求,会去思考自己究竟想成为怎样的人,也需要告知自己必须承担选择后的责任。因此,这是一个让我们选择自己更喜欢的道路的时刻。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成为一个主体,主动去创造选择的意义和选择的理由,去选中符合我的理由的选项。而另一个选择,并不是不好,而是姐最终没有看上它。

所以,当需要在两个选择中挑出一个时,我们可以去询问别人的意见,更全面而深刻地看待这两个选项,但最终支持我们做决定的,还是我们自己创造的意义和理由。只有那些在我们的自觉下做出的选择,才会让我们更多地体会到生命的价值,更多地体会到心流的状态。

 

勇敢地承担选择的风险,做自己的主人,让自己更多地沉浸在我想、我希望、我感受的状态中,生命会大放异彩的。

下次面临选择时,你会有反客为主的勇气吗?

 

参考文献:

1. 罗洛·梅. 心理学与人类困境. 郭本禹,方红,译.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

2. TED关于选择的视频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SWPBCNKSQ80/?resourceId=49477025_06_02_99

题图来源:http://pic.sucaiw.com/up_files/bizhi/21265cc5f2/sucaiw-bizhi1059540fcs.jpg

 

版权说明:文章为果说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微信公众号:【果说】榨取知识,贩卖快乐。欢迎关注!

guoshuo

Social tagging: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