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规划师的有限责任

跟朋友吃饭谈及之前做过的规划,居然想通了长期纠结的一件事,即自己作为规划师时常会有的壮志难酬且有劲无处使的感觉,也就是一直在思考的规划师的身份和定位问题。

规划可以在两个层次发挥作用:

一是总体规划和战略层面,在这一层次规划是政治的工具,是领导权衡各类资源,在空间上部署其战略意图的手段,规划更体现为一个协调各方利益的过程,这一过程中规划师能起到的作用是为决策者提供专业的分析和建议,支持决策的制定,如果可能,能有意识地引导决策者选择更为科学合理的方案更好;

二是详细规划层面,在这一层次规划是落实战略意图的手段,是领导决策后在空间层面部署和设计各类要素的相互关系,为城市的经济、社会和环境的协调发展提供物质化空间设施支持的工程安排,规划更体现为对各类功能的规模和位置进行设计的过程,这一过程中规划师能起到的作用是运用专业经验和设计能力,为城市发展勾画空间框架的蓝图。

在第一个层次中,规划师发挥的是咨询师或拐棍的作用,帮助领导决策,但不为规划结果负责;

在第二个层次中,规划师发挥的是工匠或画笔的作用,描绘城市空间,直接对设计结果负责。

以前总觉得规划师什么都不是,领导说东,你就不能往西,哪怕你觉得领导狗屁不懂;现在才知道屁股决定脑袋,如果有经验的规划师成为了领导,也会做一些自己不得不做的决定。这是因为在第一个层次中,规划固然有实现理想的寄托,但它更是一个摆平各方利益,实现决策者意图的手段。定位定准了,接受在大体系中自己的定位,规划师本不必妄自菲薄;

以前又觉得规划师没有专业技能,不如建筑师设计能力强,不如经济学家精于计算,不如地理学家对空间机制的分析更到位,不如社会学家看待社会问题更深刻;现在才知道在城市中微观空间层面,如果规划师不运用自己的空间设计和组织调配资源的技能,不从老百姓的实际需要角度去设计出更好用,更有品质,更有意义的城市空间,那么也就没有人能带给我们更宜人的日常生活环境了。因为在第二个层次中,规划就是实现理想空间的寄托,是运用设计手段小心翼翼地在各方压力中为百姓谋福利的尝试,是运用专业经验和设计能力让各类功能的空间关系更合理的职责。看清自己的价值,承担应负的责任,规划师理应当仁不让。

这样来看,规划作为一个协调各方利益的过程,第一层次是核心;规划作为一个实现空间资源配置的手段,第二层次是核心。

这可能就是梁鹤年先生所说的别的学科会期待规划专业的工作者去做空间的事,而且我们应该做好;

这可能也是凯文林奇在美国规划历史中占据重要地位的原因,因为他始终围绕城市中的人与城市中的空间设计在思考,在尝试。

做能做的事,做该做的事。规划师,你不该站在道德制高点认为只有你有理想,也不该终日慨叹英雄无用武之地,你该承担起属于你的有限责任。

Social tagging: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