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十年后的自己

writing-pencil

十年后的袁女士:

你好!我是十年前的你。今天在图书馆坐着看书写文章,享受博士阶段最后一段珍贵的读书思考的日子。突然间很想对你说些话。

 

我希望你依然保持与这个世界为善的初心,假定人性的的善良,用最大的善意去对待他人,尽你的所能去帮助别人。

还记得你想研究的城市合作力,你所坚信的心无芥蒂的城市间合作能让世界变得更好吗?

还记得听到梁鹤年先生在课后的聊天中说到“our human being deserves better life”时你留下的感动的眼泪吗?

还记得飞机上遇到陌生大叔聊得开心就搭人家的顺风车去目的地而毫无戒备心的天真吗?

虽然很傻很天真,但却代表了一种态度,不是吗?

与这个世界为善,与身边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为善。

当我们相信善良,世界也就不那么黑暗。

你还会相信吗?

 

我希望你依然坚持做真实的自己,尊重内心的感受与需要,勇敢地表达与追求。喜欢自己的可爱,也喜欢自己的不完美。

在今天之前的十年我都是在学校度过,好孩子,好学生,我被贴上了太多的标签,灌输了太多应该做的,不应该做的。

老师们告诉我学习好就会有更多机会,父母们告诉我听过来人的话总不至于摔大跟头。

于是,我听从,我努力行动,我寻找人生的最佳路径。内心却总是强烈地呼喊,我不要听你们所有人的,我要做自己。

虽然后来发现,做自己的尝试总是伴随着执拗的教训和多走的弯路,却也开始认识到人生的价值正是在于自主性和唯一性。

没人能体会到我们自己体会到的一切,也没人能决定我们的生命河流流向何方。

因此,聆听自己的感受与需要,是让身、心和行动一致的前提。

不知道你是否还在坚持,你还能在各种限制中主动发挥能量不随波逐流吗?还是被周遭的一切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我知道人在中年,生活的责任,社会的责任不可能再给你无拘无束的自由。

你得照顾孩子,照顾家庭,照顾事业,摆平方方面面的小事,都会让你的生活充满挑战。

但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请静下来,问问自己,你有没有照顾好自己,有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心?

请一定不要亏待自己的心,因为你是你的小宇宙存在的意义。

 

我希望你依然坚持读书,思考,不时写写感悟,还做那个因为一点点刺激就会哗啦哗啦地写文章的敏感姑娘。

你还在写博客吗?非常想听到你肯定的回答,因为那表明你离开放的心态、分享的精神和理想的情怀都不会太远。这些正是我当前所珍视的。

十年前的你,也就是现在的我,刚刚开始不那么功利地看书。

曾经看书带有很强的目的性,想着得在这本书中发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得从第一页读起,得一页不落地读完。

没有随性、没有探索未知的冲动、没有与陌生相遇的惊喜,读书自然不是一件乐事。

而当我开始每天早晨醒来会下意识捧起ipad对话希望相遇的作者,去了解他们的思想,分享他们的感悟,赞叹他们的智慧时,时间仿佛不再流逝。

你还会拥有这样沉浸的读书体验吗?

你还会脑海中时常盘旋好多个问题在跟朋友的聊天中一个又一个地抛出吗?

你还会静静地坐在电脑前跟十年前或十年后的自己对话吗?

我希望你会,也希望你会带着自己的孩子一起读书,思考,记录生活。

 

我希望你能在思辨中找到更多相信的东西,在行动中减少怀疑的痛苦。

我们总要选择的,先选择相信再去行动中修正,比选择怀疑止步不前要好得多吧。

选择那些你愿意相信的去相信,比如希望、善良、付出、行动、你信赖的人。

当选择的机会和思辨的深入让你犹豫不决时,停下来,去行动,随便选择一个方向,迈出去一步,尝试过,再来反思是否在向着相信的东西靠近。

当然,怀疑可以减少我们犯错,选择不去做“错”的事,比选择去做“对”的事,更难。

 

我希望你依然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亲密伙伴。有的可以许久不联系,但见面仍然感觉从未离开;有的可以随便蹭饭,盘腿一坐谈天吹牛,没大没小,无话不谈。

还记得diamond(dai meng) queen吗?还记得被他们取笑too simple吗?还记得被吐槽六月天娃娃脸吗?

我希望依然有人愿意开怀地取笑你,开怀地黑你,开怀地跟你在一起聊家常。

你们会因为工作生活太忙而许久不见面吗?打个电话给他们,告诉他们你很想他们吧。

 

我希望你有机会能多陪陪爸妈们,有时间机器让我们成长而他们不老吗?

再先进的通讯设备也比不了面对面的陪伴。十年前的你做的不好,假期回家的机会都很少,都是他们从家里赶来看你。

虽然也有facetime的聊天,但我们两代人还是在两个圈子生活,给他们的关心和照顾都太少,不知道当有了第三代,生活有了交集会不会好一些。

亲情的纯粹和他们始终不离不弃的陪伴,会让在一起的时间变得更加稀缺,更加珍贵。

我会在这些年更多地让亲爱的老爸老妈开心,也请彼时的你多跟他们聊聊天呀。

 

我希望你能依然青睐不确定性,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不确定性会越来越少吧。

但我想如果你愿意,你依然可以用勤奋和自觉,去创造不确定性,去创造选择的机会。

因为我是如此喜欢这种稍纵即逝、玄之又玄、外人看来你有毛病的不确定的状态,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喜欢?

 

Sorry啊,我对你的希望太多太多,只是写了一个多小时有点累了,该回过头去跟吉登斯“对话”,完成今天的论文任务了。

说实话,这几天拖延症又横行,还差好多。

最后再问你两个问题。

你还会有拖延症吗?期待你能找个时间机器穿梭回现在,告诉我不治自愈的秘诀,哈哈。

你身材怎么样?不要枉我健身多年,一下回到解放前哦。

 

代我向你的老公和孩子问好!

 

十年前的你

2014年6月13日 于清华园

 

 题图来源:http://michele-norris.com/wp-content/uploads/2012/02/writing-pencil.jpg

Social tagging: > >

One Response to 写给十年后的自己

  1. Tian Zhimei says:

    "我想如果你愿意,你依然可以用勤奋和自觉,去创造不确定性,去创造选择的机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