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医诊治方法与北京交通拥堵问题:研讨一

the five elements

今天上午9:00-11:20在中国地质大学土地科学技术学院会议室,来自七八个研究单位的十余名学友进行了规划理论年聚后的第一次小组研讨,研讨针对的题目是《中西医诊治方法对比研究对北京交通拥堵问题的启示》。这一题目也是今年年初在规划理论年聚上定下的一个研究方向,初衷是希望借鉴其他学科较为成熟的思想和方法,来探讨城市发展中的问题。城市作为一个复杂巨系统,与有机体存在很多相似之处,那么中医和西医理论方法是否会对诊治城市病产生一些启示,是我们小组希望探讨的问题。

上午的讨论虽然只有两位老师和六七位年轻的规划从业者和研究生参加,但还是在牛老师的方向引领,黄老师的细节补充,和年轻人新观点的协同中取得了一些进展。

首先是对去年《中医理论把脉北京城市交通》一文的再学习与找不足。去年的文章凝聚了研究小组的心血,尝试在众多文献书籍中概括出中医的核心思想,整理了北京交通问题相关大量翔实数据,并尝试建立起中医思想与北京交通问题的关联。虽然在借鉴中医思想对具体交通问题进行把脉的方面,尚有待进一步深入探讨,力图找到除了整体观以外更为具体的治疗方式,但从总体上,去年的成果为今年中西医的对比研究开了个好头。

接下来团队成员挨个介绍了过去一个月自己思考的内容,然后大家采取头脑风暴的方式,发散思维,进一步讨论可能的研究方向,主要内容包括:

1、隐喻的方法在研究中的运用。可以尝试将城市有机体与人体的各个构成要素一一对应起来,加深对城市的阴阳、五行和经络的理解,这样可能在运用中医思想方法诊治城市病时能够有一些具体的着力点。城市与人体可能无法做到一一对应,在隐喻的时候可能存在牵强之处,但这还是一种在研究探索初期可以遵循的联想方法,也许会得到一些启示。讨论决定由小组成员继续研究中医的几个核心思想与城市交通拥堵问题之间的联系:

(1)阴阳理论与城市交通。在城市交通中的阴和阳究竟是什么,二者的关系是什么,如何相互克制、相互转化、相互协调?

(2)五行理论与城市交通。中医理论中五行理论非常精彩,将金木水火土与人体的心肝脾肺肾对应起来,并提炼出了五种要素的相生相克关系,那么城市中的五行是什么,期间相生相克的关系是怎样?

(3)经络理论与城市交通,什么是城市的经络,什么是城市的穴位?这些都是我们进一步尝试从中医视角理解城市病的理论基础,也是进一步提出诊治疗法的基础。

2、上一点提及人体与城市的相同之处,这一点是关于人体与城市的差异的。有小组成员提出,城市与人体有显著差异:

(1)人体是一个相对稳定的系统,大部分时间处于外界与内部的动态平衡;而城市作为一个开放的系统,时刻在吸收着大量的外部要素,而且不断增大,特别是对于我们要研究的北京来说,似乎长期处于动态不平衡的状态。

(2)人体的微观运行机理更为有机,秩序性更加鲜明,五脏六腑分工协作、血液经络各司其职,即使出现病灶,在治疗外力的影响下也会迅速恢复正常均衡状态;城市虽然也是复杂巨系统,但有机程度尚远不如人体,由于城市是由千千万万具备智慧和自主行动能力对个体组成,其各项功能和各种联结机制的运行会受到个体的影响,秩序性不如人体鲜明。比如人体血管出现堵塞,一般是血管壁增厚或出现脂肪堆积导致血管通道变窄,血流不畅,而城市交通出现拥堵大多是道路上的车辆个体增多,运载能力不足。前者是承载容器的变化,后者是承载内容的变化,二者有本质的不同,该如何借鉴中医诊治方法解决城市问题呢?

针对以上两个问题,讨论中我们达成了两个共识:

第一个问题可以从城市生命周期角度来理解城市的增长,目前中国城市大多仍处于快速增长期,类似于人体成长的青少年时期,城市发展尚未成熟,因此依然可以运用生命体的生长机制来思考城市的生长,用生命体的内在运行机制来分析城市。面对城市问题,也可以借鉴中医诊治人体时以恢复原有平衡为目标,尝试通过外力作用让城市从病态恢复到原有平衡,而不是构建新的系统创造新的平衡。

第二个问题,城市与人体的类比不可能完全对应,而且城市是否被称为有机体尚值得探讨,可以借鉴的是面对复杂巨系统的分析思想和分析方法。而且,从两个系统构成的基本要素来看,人体中各个细胞的职能遵循遗传基因的指导,而城市中的每个个体会受到人类共有行为模式和个体独有行为模式的影响,因此还是存在一些共性因素和基本规律会影响到城市整体发展的。通过隐喻关联的方法,希望得到的是思想上的启迪和方法上的引导,即意义在于换个视角来看问题。

3、进一步明确研究所针对的具体问题。讨论中大家同意把问题集中在北京道路的拥堵问题上,具体来说就是在一年的不同时间节点,一天中的不同时间节点,北京道路体系的拥堵情况。出现拥堵的是哪些时间,哪些空间?明确了这些拥堵的时空节点,再来用中西医的诊治方法来分析和探讨。

4、西医的历史、思想与诊治体系方法需要重新学习和梳理,形成类似于去年总结的中医体系的材料,供下一步对比研究使用。

5、确定了对以上研究问题的具体分工,每个人针对自己感兴趣的方向,定下研究题目,待下一次研讨(初定5月24日于清华)时再交换意见。

6、期间我们还讨论了如何看待中国传统哲学与迷信的关系,探讨了中国传统文化对于当今城市理论发展的意义和价值,谈到了张杰老师的书《中国古代空间文化溯源》。

在这一课题的研究中,我们都还有太多的知识要学习和补充,单是中医和西医理论体系就够我们学习好一阵子,还要在此基础上去思考对城市问题的启示,难度很大。在此情况下,我们只有发挥团队的力量,围绕一个核心,大家伙背靠一团面向不同的方向向前冲,拓展我们共有的知识储备边界,并保持交流沟通机制,激发彼此的智慧。只要保持研究问题清晰,和研究方法可行,再难的题目也是会有进展的。

还是像梁先生所说的,理论开发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有人走在前面,去做一些苦功夫和笨功夫,在前行的过程中,我们可能会发现有些路根本走不通,但这也是有意义的,至少我们可以告诉后来的研究者说,这条路我们已经试过了。

 

附梁鹤年先生对此次研讨的评论:

1、隐喻是开发理论的方法,本身不是理论。

2、“城市生命周期”和“城市中的每个个体会受到人类共有行为模式和个体独有行为模式的影响”都是可以深入研究的课题。但如要在理论上有所突破就需要聚焦于“周期的规律和动力”和“行为模式的共性”。

3、“我们有太多的知识要学习和补充”。对的,但“城市人”和年聚的作用是提供一个学习的“方向”(致用之学)。

4、“需要有人走在前面,去做一些苦功夫和笨功夫”。苦功夫、笨功夫要做,但必需反思,才有收益。把这些苦功夫、笨功夫和反思所得记录下来是前人帮助后人,后人致谢前人的最好做法:没有白废功夫;没有不劳而获。

Social tagging: > > >

2 Responses to 中西医诊治方法与北京交通拥堵问题:研讨一

  1. 屋頂農場 says:

    Undeniably believe that which you said. Your favorite justification appeared too bbe on the net the simplest thing to bee aware of.

    I say to you, I definitely gett irked while people think about worries that they just do not
    know about. You managed too hit the nail upon the top and defined
    out the whol thing without having side effect , peoole can take a signal.

    Will likely be back tto get more. Thanks

  2. I don’t write many remarks, however after
    reading a few of the responses on 城市的心弦

Leave a Reply to 網站關鍵字排名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