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April 2014

这个春天不平静

spring

这个春天,状态不太好。身体、心理都内耗了好一阵子了。虽然论文在缓慢地推进着,可一天也就能保证4-6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其他大部分时间还是晃晃悠悠地过去了。

身体原因是直接原因。正月初五查出了腰椎间盘突出,没过两天硬是按照计划坚持着一个人去武汉调研了一个星期,走访了20多家企业,发放了100多份问卷,完成了调研任务。本想按照计划抓紧一点,这学期毕业的。但调研回来腰疼加重,再加上觉得论文十分不成熟,于是决定延期半年。当然,这个决定下的并不痛快,心里的两个小人打架打了一个多月:一个说反正毕业要求已经基本满足,再咬牙坚持把大论文完成,总能毕业的,赶紧结束这漫长的博士生涯吧;另一个强调,这种身体状况下,写出来的论文漏洞百出,拿出去给人笑掉大牙了,而且工作还没找,还是缓一缓。虽然导师也建议我最好尽快收尾,按时毕业,但我还是没能过去自己这关,决定再给自己多一点时间打磨论文,修养身体,思考下未来的去向。

3月份断断续续在家躺了一个月,只把过年前后调研完的资料整理了一遍。200多份问卷录入花了不少时间,其实调研前完全可以把问卷往“录入友好”的方向改进一下的。再来看这次调查的设计,有两个大的问题,一是对实际情况缺乏预判,未来科技城目前只有企业入驻,调查只能针对企业员工,而无法获得研究所需要的科技城总体社会结构构成方面的资料,那么这种情况再想通过问卷调查方法研究社会结构,就是不合实际的;二是调查问卷的设计,有一些问题和选项的设计缺乏已有理论的支撑和对现实的了解,只是自己的一种猜测。那么,在对调查对象仍缺乏了解的情况下,直接发放了很多问卷,也是不妥当的。这些问题是由于自己缺乏基本的社会调查训练和研究方法学习,只想着尽快获取信息,想着先发一些后再来修改造成的,操之过急了。既然现在有时间学习,得重新加强对研究方法的训练,定性研究与定量研究的关系得再好好梳理梳理,准备把《质性研究方法导论》和《社会学方法与定量研究》结合起来研究一下;补充调研估计也要做,这次不能再野路子,得按照步骤一步步来了。

Read More

中西医诊治方法与北京交通拥堵问题:研讨一

the five elements

今天上午9:00-11:20在中国地质大学土地科学技术学院会议室,来自七八个研究单位的十余名学友进行了规划理论年聚后的第一次小组研讨,研讨针对的题目是《中西医诊治方法对比研究对北京交通拥堵问题的启示》。这一题目也是今年年初在规划理论年聚上定下的一个研究方向,初衷是希望借鉴其他学科较为成熟的思想和方法,来探讨城市发展中的问题。城市作为一个复杂巨系统,与有机体存在很多相似之处,那么中医和西医理论方法是否会对诊治城市病产生一些启示,是我们小组希望探讨的问题。

上午的讨论虽然只有两位老师和六七位年轻的规划从业者和研究生参加,但还是在牛老师的方向引领,黄老师的细节补充,和年轻人新观点的协同中取得了一些进展。

首先是对去年《中医理论把脉北京城市交通》一文的再学习与找不足。去年的文章凝聚了研究小组的心血,尝试在众多文献书籍中概括出中医的核心思想,整理了北京交通问题相关大量翔实数据,并尝试建立起中医思想与北京交通问题的关联。虽然在借鉴中医思想对具体交通问题进行把脉的方面,尚有待进一步深入探讨,力图找到除了整体观以外更为具体的治疗方式,但从总体上,去年的成果为今年中西医的对比研究开了个好头。

接下来团队成员挨个介绍了过去一个月自己思考的内容,然后大家采取头脑风暴的方式,发散思维,进一步讨论可能的研究方向,主要内容包括:

1、隐喻的方法在研究中的运用。可以尝试将城市有机体与人体的各个构成要素一一对应起来,加深对城市的阴阳、五行和经络的理解,这样可能在运用中医思想方法诊治城市病时能够有一些具体的着力点。城市与人体可能无法做到一一对应,在隐喻的时候可能存在牵强之处,但这还是一种在研究探索初期可以遵循的联想方法,也许会得到一些启示。讨论决定由小组成员继续研究中医的几个核心思想与城市交通拥堵问题之间的联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