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公益创业决赛之后

上周六下午是公益创赛的决赛,还是拿着许久前就准备好的ppt去答辩,没有太多实践推进的支持,所以被了解咖啡厅经营行情的评委喷得不轻。问题主要出现在对咖啡厅行业的实际运作缺乏了解,对成本收益核算出现较大问题上。另一个问题是在答辩中没有很好得将项目的公益性、实践性和创业性体现出来,导致评委不能马上了解项目的优势。

比赛间隙,iSpiders分享了他对公益的理解,公益不仅仅是帮助远方的贫穷的孩子,也可以关注我们身边需要帮助的人,往往解决他们的痛苦更能给我们的社会带来更多的公益。

比赛中获奖的几只队伍,有运用环保技术,处理土地的重金属污染的弱水无极;为需要帮助的孩子和乐于助人者搭建线上平台,以合作帮扶的形式促进援助的享爱项目;提供科学实验仪器信息在线查询平台的易科学;挖掘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进行商品化运作来保护非遗的采遗网。这些队伍或优于具体的技术,或优于公益模式的创新,或由于对用户需求的捕捉,或由于对文化传承的意义,都充分展现出自身的特色。而且最重要的,他们都在一步一步身体力行地践行着,用行动推动着他们的项目。4家团队里有3家注册了公司,在学校的x-lab里孵化。被问及成立公司的意义时,他们回答:成立公司一方面是确立法律上的身份,再进行各项工作,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也会收获外界的信任。如果从经济学角度,公司成立的作用是外部性的内部化,可以通过内部的制度安排减少交易成本。成立公司,也许是创业者打定主意一路创业下去的标志吧。所以,对于创业来说,好的设想只是创业的起步,真正对创业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在实践中不断挑战方向,不断积累经验的行动。有了行动才有发言权。

比赛结束以后,有位新加坡籍来清华读文学的同学对运用心理学进行创业表示十分感兴趣,建议我们借鉴六间房的模式搭建线上面对面的心理咨询平台。这个想法我们之前也考虑过,确实市场上存在这样的需要。但问题有以下两方面:

1、用户对该平台的信任建立问题。是否会担心个人隐私在虚拟世界中得不到很好的保护?是否对屏幕中的心理咨询师不能完全信赖。当然,如果这个网站在初期运营时能与权威的心理咨询机构或标准制定机构取得联系,得到他们的支持,并在网站的发展中以用户打分评价的模式对服务进行监督,可能会部分解决这一问题。但是不同于电商平台对实体商品的交易,该平台提供的是以往非常依赖于面对面所带来的安全感的专业化服务。能否推广为大众可接受,将存在很大问题,而且还是在当今人们对心理咨询服务存在怀疑和抵触情绪的时代,人们对线上的咨询是否更会敬而远之呢?这也是当初我们选择利用实体店的载体增强公众对心理问题和咨询行业认知的原因;

2、我们团队的背景问题。虽然团队成员也有心理学专业的同学,也有在实践中不断服务他人的心理学实践者,但目前缺乏全力创业的意愿。一是并不充分掌握该项目所需要的核心资源,二是在各自专业的学习时间很长,如果放弃本专业都沉默成本很高,因此内在动力不足。我认为,在创业这件事上,没有比企业家精神更重要的要素了,创业者在自己的价值体系中坚信自己的创业项目带来的价值,并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去追求这些价值,是决定创业者能否坚持下去的关键。在此前提下,对现实需求和市场接受程度的评估、对各方资源的整合、对品牌的塑造等都是相对容易解决的技术性问题。因此,我们团队目前没有继续做下去的原因是缺乏这样一个对该项目无条件坚信肯定想一门心思做下去的一个leader。其实,这样的人在哪里都是稀缺资源,也就是具备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

这个时代选择的增多,问题的增多,让大家过于计较短期长期的利害得失,总想着去找到最适合自己,最有前途的方向,再去动手,而不愿轻易地相信什么,不愿敲定自己坚信的价值观。因此,没有付出,也就没有失去,安全,却也没有新的价值。在犹豫纠结中,我们等待着最合适的机会,可能最终却失去了最宝贵的行动的能力。

Social tagging: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