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人”理论介绍和延伸探讨——第六届城市规划理论年聚参会小结

gathering of ideas

2014年2月28日至3月2日,由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和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主办的第六届中国城市规划理论年聚在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13层会议室举行。第一次参加理论年聚,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来,年聚的发起人梁鹤年先生是我非常敬重与佩服的前辈,每一次跟先生见面的机会都十分珍惜;二来,年聚的主题是围绕城市规划的理论探索,是当前中国城市规划发展急需的议题,想去学习和了解理论开发的过程和形式。两天半的日程安排,三四十位来自高校、政府、企业的学友,通过演讲、头脑风暴、小组讨论、沙龙分享、团队筹建等形式,主要结合当前城市规划的理论发展和现实问题,探讨了“城市人”理论及其发展的方向、医学研究视角对城市规划的启示等问题,形成了未来一段时间各参与者将进一步研究的议题。本文是年聚第一天关于“城市人”理论的介绍和延伸探讨的记录。

开场及理论年聚介绍

中规院的李晓江院长在致辞中讲到:最近几年来,规划师面对的各方压力都在增大,政府的要求在提高,公众的要求也在提高,规划师需要不断提高理论水平和解决现实问题的能力,特别是在规划理论、方法和价值观等方面形成稳定的体系,十分需要在理论探索方面下功夫。从这几年理论年聚的发展来看,跨界专家对城市规划的关注日益增加,年聚参与人也越来越多,表明了大家对理论探索拥有强烈的意愿。去年金经昌论文奖的获奖论文中,有几篇是在理论探索方面做出贡献的,梁先生的“城市人”就是其中一篇。李院长希望能在理论年聚的推动下,有更多人参与到中国自己的规划理论建设中来。

梁先生在开场中谈了一些自己对理论年聚和理论开发的感受。他认为理论年聚最大的突破是在去年,因为对理论的探索不仅局限在为期两天半的年聚中,而且在年聚上形成了两个研究题目及相应的两个研究团队,在两次年聚间隔的一年时间中继续探索,并初步形成了两篇文章。理论年聚的意义在于启发规划从业者去探索中国自己的规划理论,能够形成持续探索的机制是非常可贵的。今年有老师提出,每半年在北京以外的其他城市举行年聚沙龙,也是很有意义的事。

理论开发方面,从事理论研究的人不但应该开发理论的内容,也应该去拓展理论扩散的渠道,一方面在所在单位中,作为理论带头人,举办沙龙或小组讨论,寻找志同道合者,形成理论探索团队;另一方面也要考虑研究成果的发表,这点可能会有难度。因为目前做理论工作的人少,而且理论发展初期可能并不成熟,所以现有的权威期刊可能会比较保守,那么可以开拓其他途径进行发表,比如大学学报、内部刊物等。很多时候,闪光的思想和机缘都是无中生有创出来的,所谓“创出来的机缘”。梁先生在加拿大曾经创办了“国家不动产高级官员论坛”、“企业地产高级研修班”、“亚太区驻加拿大大使论坛”等组织,在创办初期,都是认为学术届的思想可能会对这些机构的发展产生促进作用,于是坚持办了下来,有时是梁先生个人资助。目前都发展成为有一定影响力、能够依靠赞助自主运行的活动。只要能够不断挖掘和探索理论内容,总会对社会带来贡献。

梁先生的“城市人”理论介绍

梁先生接下来介绍了他的“城市人”理论,题为《城市人》的文章最早发表在《城市规划》杂志2012年第7期。概括来说,“城市人”理念是在经济学的“经济人”和道萨迪亚斯的“人居科学”启发下形成的,是“一个理性选择聚居去追求空间接触机会的人”。以下简要论述梁先生文章中的观点。

经济学的发展过程中,“经济人”被假设为“一个理性追求私利的人”,该假设精简且扎实,成为现代经济学的基石,在此基础上,经济学发展出了逻辑严谨论证严密的理论体系,对经济现象形成了强大的解释力。虽有阿罗定理推翻了“私利可达公益”的可能性,证明了经济效率和社会公道不能共存,但西方经济学依然发展出“社会选择理论”和“公共选择理论”,放宽了公道原则,“维护了自由经济的合法性”。不可否认,经济人假设是经济学理论发展初期形成学科共识的基础,也是理论进一步深化时可以不断反思和批判的理论砌块。类比来看,城市规划能否有这样基础性的理论砌块?

西方规划理论的发展早期注重城市硬环境,忽略了人的层面;而后期发展更多地聚焦于经济、社会和政治,远离了空间。“城市是人聚居的现象,人与居缺一不可。”即规划理论的发展中,人和空间的关系应该是工作的核心。道萨迪亚斯的“人居科学”(Science of Human Settlement)和吴良镛院士在此基础上发展出的“人居环境科学”将人和聚居空间的关系作为理论发展的基础。道氏提出人类塑造居处的五个原则:“(1)追求与他人、自然环境和人工环境的最大接触机会;(2)以最小的气力去争取实质的接触或接触机会;(3)以适当距离营造最优生活空间;(4)秩序化地营造人与他周围环境最优质的关系;(5)按照时间、空间、实际和能力去整合以上4个原则来组织最优人居:最大接触、最小气力、恰当距离、优质环境。”以上五个原则阐明了人类在塑造居处过程中对接触机会的追寻,而接触机会是通过空间上的安排来实现的。

在经济学和人居科学的启发下,梁先生提出了理性的“城市人”概念:“一个理性选择聚居去追求空间接触机会的人。”城市人的理性体现在三个方面:“(1)对接触机会的辨别是理性的,虽认识不一定充分,但爱憎肯定分明;(2)对接触机会的追求是理性的,往往设计最省气力的手段追求最优化的空间接触机会,虽设计不一定高明,但动机肯定鲜明;(3)对居处的选择是理性的,是比较衡量的结果,虽选择不一定正确,但比较衡量肯定是有意为之。”将“人类在空间中的聚居”抽象为:城市人为了追求空间接触机会而理性选择聚居的过程,成为一个大胆的假设。那么城市人为什么要追求空间接触机会?道氏的答案是自由。自由体现在人们拥有更多的选择,拥有更多选择的机会。而聚居增大了人们的空间接触机会,从而增加了选择的机会,增加了自由感。但同时,接触不是无限地靠近,而需要控制在生理和心理的安全感范围内。梁先生文章中总结了道氏的启发:“(1)人追求自由,自由来自选择;(2)人聚居是想通过增加对自然、他人、社会、壳体、网络的接触机会而增加选择;(3)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动机和能力去接触,最关键的变量是人的年龄和生命阶段。城市人的类别应以此为基础;(4)聚居会增加接触机会。规模和密度是人居提供空间接触机会的关键变量。人居的类别可以以此为基础。”

由于空间接触机会的概念依然比较抽象,文章进一步提出典型“城市人”与典型人居的类别,及其涉及到的不同类型的空间接触机会。典型“城市人”的分类可以按照年龄和生命阶段两个变量来定义;典型人居可以按照人口规模、人种组合和人居密度三个变量来定义。不同类型的“城市人”需要不同类型的空间接触机会,是主观的;而不同类型的人居提供不同类型的空间接触机会,是客观的。“规划不应该勉强客观事实迁就主观需要,因为这是不效率;也不应该勉强主观需要去迁就客观事实,因为这是不公平。上策是匹配。规划工作者要做的是辨识不同类型‘城市人’的空间接触机会需求,匹配以不同类型的人居。以人为本的规划应通过优化人的接触机会去提升‘城市人’与其所选人居的匹配程度。”

梁先生在年聚上阐述:“城市人”与“经济人”的本质区别是不代表意识形态。“经济人”被认为是理想经济的基础,被带上了道德的光环,因为“私利可达公益”;而“城市人”并不是理想城市的基础,每个人都追求个体角度空间接触机会的最大化,不一定带来最理想的城市,即效率导向下的总体空间接触机会优化可能会损失社会公平。因此,“城市人”是种分析理念,不是规划的服务对象。规划是有道德性的,需要规划师去引导城市人的理性,认知城市人的需求,提升“城市人”空间接触机会需要匹配的效率,也要追求规划的公平,为不理性、不自由的城市居民服务。梁先生说:“‘城市人’理念会提升规划工作的逻辑,但不会减轻规划工作的难度。”但“‘城市人’理念应该可以在不牺牲规划的公益使命和服务精神之下,加强它的科学性和逻辑性。”

在提问环节,大家的问题主要有以下几个:(1)为什么城市人不是理想城市的基础?(2)城市人从个体到群体的行为逻辑变化?(3)空间接触机会的概念具体是指什么?(4)我的问题:经济人的假设,甚至是“私利可达公益”的认知,是经济学发展的一致性共识,但如果城市人个体对空间接触机会的最大化追求不一定带来群体的最优化结果,那么我们进一步发展理论的共识基础会是什么,理论发展应该朝着哪个方向努力?梁先生简要作答,具体的答案我没有记下,只是记下了几个观点:“城市人”理论,有科学性,也包含价值观:(1)理性比不理性好,理性城市比非理性好;(2)面对不同价值观,用理性来辩论,用理性来分辨,那么求同的地方就会越来越多。“城市人”理念如果能够带来个人理性的提高,那么就会更接近理想城市。在个体层面求异,在整体层面求同,寻找典型是为了求同,在此基础上才能进一步尊重个体差异。

关于“城市人”理论的小组讨论及晚间沙龙

梁先生介绍“城市人”理论后,将年聚参与者分成4组,展开小组讨论。主要围绕“城市人”理论,谈谈各自的想法,看看该理论是否能够对当前的问题产生一些启示。我所在的小组主要由来自西北大学、武汉大学、北京大学、同济大学、首都经贸大学、北京工商大学等单位的老师和博士生组成,围绕城市人的需求、城市人的情感问题、典型城市人的空间接触需求、城市规划的元问题和技术的结合、城市人空间接触需要的共性和表象、典型住区的实践等视角展开,城市人理论确实有足够的空间去容纳不同的观点。中午之前每个人提交了100字左右的个人想法,贴在黑板上,分享给其他学友。

下午的小组讨论要求围绕上午的城市人理论,各小组确定1个未来可以继续深入研究的题目,并进行小组之间的分享与评价,最终在4个题目中投票选出1个确定的选题,作为年聚后继续开展的研究。在我所在小组的讨论中,由于大家都刚刚接触“城市人”理论,对理论的理解尚未深入,所以对理论中“空间接触机会”的内涵仍然存在很多困惑,最终确定的题目为《城市人空间接触机会的表象与实质》。其他三个小组讨论确定的研究题目分别是:《城市人视角的城乡二元分析——以公共服务设施为例》、《邻里中“城市人”空间行为特征》、《“城市人”理念在中国城市规划中的适用性研究——以北京历史街区为例》。最终经过大家比较和选择,确定的研究题目是《邻里中“城市人”空间行为特征》,将探讨邻里——这一典型人居中“城市人”有怎样的空间接触机会的需求。

晚间沙龙,即去年年聚文章内容与写作过程交流在中规院二层的沙龙举行。去年年聚上请到了来自医学和数学领域的两位专家,分享了他们各自领域的研究思路与方法,看能否对城市规划行业产生一些启发。年聚上形成了两个研究方向,并在过去的一年中开展了相关研究。两个团队负责人围绕研究题目的选定、研究方法、研究内容、交流机制、写作过程等进行了介绍,参与者对研究内容等也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具体的两篇文章的内容此处不再阐述,将来应该会在期刊上发表。梁先生说,大家开诚布公、提建设性建议而不是打击性批判的氛围在学术圈十分可贵,理论开发道路困难重重,尤其需要团队互相鼓励与支持。

第一天的年聚内容记录至此,为的是回顾过程,加深自己的印象并反思收获,也分享给未能参与的朋友。总结思想观点,也见证理论开发的过程。本文中涉及的“城市人”理论内容来自梁先生在城市规划上发表的《城市人》文章,是根据我理解之后的简化版,强烈建议感兴趣的同仁阅读原版(附梁先生文章的下载链接),论证十分精彩,也许会有您会有新的思考,不一样的收获!

文章下载:城市人_梁鹤年

Social tagging: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