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October 2013

文献检索方法与文献管理

search

上周末到北京科技大学图书馆做查新,又学习了一些文献检索的技巧,想着如果在刚开始做研究时就能掌握这些,用查新的思路来做文献综述前的准备工作,将会节省不少力气,也不至于当时陷在文献的海洋里,总觉得文献还没有读完了。应师弟师妹的邀请,这里简单分享一下到目前为止我了解的文献检索方法,如有遗漏和错误,请大家补充和指正。

1、文献直接便捷检索

文献检索最便捷的方式还是要数Google scholar了,不断扩充的数据库、与学校图书馆购买数据库的对接、导入笔记管理软件的方便,都让它成为日常搜索的首选。具体步骤:

(1)在搜索栏中键入关键词,如果不是特别冷门或被大型数据库遗忘的期刊文章,一般都能检索到;

(2)如果检索时IP位于学校内,而且这篇文章的所属期刊包含在所在学校图书馆购买的数据库中,那么文章标题右侧就会出现“通过学校图书馆获得”的链接,点进去可以通过数据库导航直接到达全文页面;

(3)如果使用了文献管理软件,如EndNote(EN)或NoteExpress(NE),可以直接在搜索页面文献标题和摘要下方的“被引次数”那一行,找到“导入EndNote”,点击后直接导入本地电脑的文献管理软件中,如果用的是NE,就下载下来再打开,这样一来,关于文献的作者、年代、期刊、页码等信息都直接保存到了本地的文献管理软件中。再要写文章的时候,就不用一条条找参考文献,也不用为参考文献格式发愁了(后面会简要介绍文献管理软件)。

2、文献检索中文数据库

中文数据库的检索大家应该并不陌生,主要用CNKI和万方等,这里不再赘述。这里主要介绍一下专业检索的方法,也是刚刚学来的。我理解,专业检索在检索的关键词较多、关键词之间有多个排列组合方式时会比较方便。

Read More

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兴起

coffee startup

近年来,全球范围科技创新能力的竞争加剧,世界各国纷纷将创新政策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并致力于集中营造适宜创新创业的高技术中心,从而吸引更多高技术企业和人才。创业,作为创新的重要支撑途径,也成为世界各国关注的焦点。《大趋势》的作者奈斯比特认为,创业是美国经济繁荣的基础。中国政府当前也开始集中推进创业型就业,通过创业教育、创业扶持政策和创业孵化器的建设,激发高技术人才创新创业的热情。与自上而下的宏观政策推动同时产生的,还有来自市场需求自下而上形成的一些新现象:北京、上海、武汉、深圳在2010年后开始出现一批创业主题的咖啡厅,虽然其实质是咖啡厅,但由于面向的群体是创业者,功能设计也基本围绕创业的相关活动,因此基本形成了孵化器的职能。由于这些咖啡厅在场所流动性、开放性和互动性等方面具备区别于传统创业孵化器的特征,因此本文将其称为非正式创业孵化器。一方面,这些非正式创业孵化器需要通过独特的商业模式的运作,维持自身的发展;另一方面,他们为创业者提供了创业早期所需要的服务,通过非正式的互动空间形成更广泛的联结,因此在功能设计和社会意义等方面也区别于传统孵化器。本文将从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视角,尝试对创业咖啡厅的运作和意义展开讨论。

传统孵化器的特征

企业孵化器一般应具备四个基本特征:一是具有孵化场地,二是拥有公共设施,三是提供孵化服务,四是面向特定的服务对象,即新创办的科技型中小企业。孵化器最直接的功能是向初创的小企业提供租金低廉的办公空间和服务设施,同时为这些小企业的发展提供建议和指导,并对条件成熟的小企业给予一定的资金支持。孵化器作为一种制度创新,为小企业的成长和技术的商业化应用提供了便利的条件,成为各个国家科技园区的必备功能。

然而,目前的孵化器也存在一些问题:(1)很多孵化器只是提供了办公的场地,但在对初创企业的指导和投资等方面不闻不问,成为单纯的房屋出租方;(2)孵化器的盈利模式存在问题,孵化器的房租本来就少,再加上项目投资回报的获取周期较长,也有一定风险,因此孵化器在最初多由政府投资建立,而缺乏相应的市场激励机制。虽然目前有越来越多的私人企业开始投资建立孵化器,但孵化器的盈利在很大程度上仍依赖于在孵项目能否成功。

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特征

以车库咖啡、3W咖啡、武汉东湖创业咖啡等为代表的新型创业空间的出现,代表了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兴起。其主要功能包括:(1)以一杯咖啡的价格,为小型创业企业提供工作场所;(2)集聚投资人和创业者,为多方的创新合作搭建平台,构建创业者与投资人的对接平台;(3)不定期邀请业内专家和创业者,举办经验分享和交流活动。这些咖啡厅大多由信息产业从业人士投资建立,不同创业咖啡的发展理念有所差异,也形成了不同的商业运作模式。但大体来看,传统孵化器拥有的功能,在这些非正式创业孵化器中也都会有,只是在具体形式和服务内容上有一定差异。非正式创业孵化器在休闲场所的氛围中,通过办公设备和测试设备的提供,以及投资对接、经验分享、员工招聘等中介服务,为草根创业者提供了基本无门槛的办公空间。与传统孵化器相比,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场所流动性更大,人员构成更多样,交流与分享的机会更多,但由于办公条件所限,吸引的主要还是信息产业(特别是互联网、软件等行业)的创业团队和个人。从经济功能上看,非正式创业孵化器的办公空间供应功能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是其中介功能,可以帮助创业者寻找投资人和合作伙伴,帮助投资人寻找项目和投资对象,帮助初创企业招聘员工等等。从社会功能上看,非正式创业孵化器通过举办多样化的创业主题沙龙,吸引对创业感兴趣、对技术感兴趣的人们,为大家分享创业过程中的心路历程、个人梦想、创新精神提供了一个平台,营造了鼓励创新的氛围。在观察和学习中,创业的种子会在这些参与者的心中生根发芽,激发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创新创业中来。

Read More

生活在远方?

colourful track

时常觉得自己过得不快乐,很勤奋很努力地向前追寻着,依然觉得达不到自己的预期,达不到自己很在意的一些人的预期。我时常在想,真正能做到用满心的喜悦与平和拥抱生活的人究竟有多少?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为什么在努力之后依然无法换回快乐平和的心境?为什么自己始终都如此在意他人的想法?为什么自己对自己的评估标准缺失呢?

前两天看到知乎上的一篇文章《每个韩梅梅都这么想:我非常特别,生活事业将鹤立鸡群》[1],是作者回答“为什么长大后反而不容易快乐?”这一问题时,联想到一个英文的独立博客wait by why[2]的文章后,将原文进行翻译,并结合中国语境重新编排的答案。这一回答我非常赞同,基本解释了当下的青年没那么快乐的主要原因。作者的解释的基本假设是快乐=现实期望,当现实比期望更好时,我们会感觉到快乐;而期望高于现实时,我们会感觉不快乐。

上一辈人的快乐生活

有了这一基本假设,再结合不同年代人生活的时代背景,我们就可以理解上一辈人虽然成长环境不如我们这代,但由于在艰苦的环境中长大,他们对生活的预期并没有那么高,因此在各自的努力下,把握了开拓者越过越好的节奏。从我的家庭来看,父亲在农村长大,经过自己的奋斗考上大学,毕业后找到稳定的工作,娶妻生子。刚开始的几年一直租房住,期间也搬过好多次家;到后来单位分了十几平米的平房,隔出一间4平米的小卧室给我,14寸的彩色电视机,玉和摩托车和我的雅马哈电子琴是家里贵重的几件物品,全家却也其乐融融;再到单位集资建房,住到了单位家属楼,两室一厅的70平米,开始了起居卧室分离、独立厨卫的现代生活;再到2000年后,家里购置了一套商品房,比原来空间大了,家具多了,过年的时候也可以把爷爷从老家接过来住了。今天家里的每一点成就都是爸爸妈妈在零基础上,用辛苦和汗水一点一点挣出来的。总体上讲,他们过得一直很踏实快乐。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