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城市与规划师

science fiction1

科幻作品主要包括科幻小说与科幻影视作品,诞生于19世纪,是欧洲工业文明崛起后特殊的文化现象之一,一般指描写想象的科学或技术对社会或个人的影响的虚构性文学或影视作品。虽然从科幻史的角度,尚无公认的定义标准,但一些核心词汇常常出现在其定义中,如“幻想”、“未来”、“科技”、“人类”和“变化”等[1]。现代意义的城市规划同样起源于19世纪初期,为应对工业革命产生的各种城市问题而生。城市规划主要研究城市的未来发展、城市的合理布局和管理各项资源在城市中的合理配置,核心词汇包括“城市”、“未来”、“人类”和“发展”等。可以看出科幻作品与城市规划在关于未来的预测与人类的发展方面,具备很强的相关性。城市规划往往立足过去的发展趋势和今天的发展条件,面向未来,运用经济、社会、空间等理论提出未来的发展设想,在这一过程中,多种途径的学习思考、把握未来的能力和敏锐的洞见是规划师需要不断强化的基本素质。根植于当今城市社会,具备强大的想象力和宏大叙事能力的科幻作品能否对城市研究产生一些启示,规划师能否从科幻作品中发现公众对于城市理论的理解与认知?

1. 规划与科幻中的想象力

科幻作品和城市规划都是在19世纪后期工业化城市中,在危机四起的情况下出现的(Abbott,2007),都是人们开始拓展思考的空间,追求美好未来的一种尝试。理性的科学实践、工业化进程和与之相伴的技术和社会变革都展示了人们是如何通过利用科学来推动社会发展的(Kitchin and Kneale, 2001)。而在科学为支撑的未来与现实之间,想象力作为媒介,支撑着城市规划与科幻作品的发展。

1.1规划中的想象力

从现代城市规划的发展历史来看,霍华德的田园城市、柯布西耶的光辉城市、莱特的广亩城市、马塔的带型城市等都是利用领先于时代的新技术和新的文化价值观预测城市未来的空间模型,都对城市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甚至在今天依然影响深远。从今天的城乡统筹、生态城市的探讨、集中与分散的空间拓展模式、交通在城市空间的关系等,都证实了20世纪初期这些规划师对城市发展的宏大想象力与敏锐洞察力。而今天规划理论中所出现的智慧城市、知识城市、科技城市等,也代表着规划师对城市未来发展模式的一种探索。城市规划本身就是对城市未来发展进行预测和安排的学科,虽然早已从蓝图规划转向了过程规划,但是根据自己的理论积累和对现实的理解对城市未来做出合理的想象,却始终是规划师必备的素质。

1.2科幻与现实

科幻作品与奇幻作品的区别在于,前者尝试建立科学与现实之间的联系,试图用人们普遍接受和理解的科学理性描绘未来发展的图景。从内涵来看,科幻作品与城市规划一样,是基于现实的科学推测。Abbott(2007)、Thomas Disch(1998)等学者认为“科幻小说并不是关于预测未来的文学,而是对过去和现在严肃的,有时甚至是极端的思考”。Samuel Delany(1993)提出“科幻作品并不是关于未来的…它利用当下发生的故事设立一个对话,一个作者尽其所能让其丰富和复杂化的对话”。科幻作品为读者提供了将想象与理性相结合的方式探索未来。特别是它们为现有的社会空间提供了一面镜子,虽然可能是被猜想和预测扭曲过的,模糊了一些方面,并让另外一些方面更加明显(Abbott,2007),但它提出了未来可能性的分析框架(Kitchin and Kneale, 2001)。

思考未来的最好方法是理解过去和现在。规划师正是需要把握历史赋予的智慧和当下的发展条件,借鉴科幻作品中的科学理性,学习将发展条件极致化的分析方式,打破已有的常规框架,充分发挥想象力构建未来的图景。在洞悉当下与规划未来之间,用洞察力和想象力架起通往美好未来的桥梁。

2.城市未来与思维范式转换

科幻作品在对未来的描绘中,有大量关于城市未来的设定,它们关注的不只是物质空间的形式,更包含了对人类未来生活方式、价值观的思考。在从现实出发的某些极端假设的条件下,也为规划师提供了一些不同于当下的新的思维范式。

2.1科幻作品中的城市未来

在哲学主题上来说,科幻作品和人类上古的神话传说有着相似的精神基础,即对人类与宇宙关系的解释、人类社会未来命运的关注与猜测。科幻作品中的主题大体可概括为以下几类:乌托邦、反乌托邦、人工智能(《我,机器人》《人工智能》)、太空歌剧(《太空堡垒》《星际迷航》)、时间旅行(《时间机器》)、自然压缩等(见附表总结)。这些科幻作品常运用现实的元素,描绘一个架空世界。而议题涉及城市未来的作品并不局限在特定的主题中,而是作为故事情节开展的背景,无论是其空间特征还是社会结构都有着多种形式的描述。

不管是乌托邦还是反乌托邦,不管是乐观未来还是悲观未来,技术、环境、人类价值观等影响城市的决定性因素发生变化时,城市会产生迥异的格局。科幻作品让人们看到了城市未来的多种可能,更是给规划师提供了从极端角度思考城市的机会。虚拟与现实的关联、气候变化下的城市形态、巨型城市区域的发展、两极分化的社会,这些科幻作品中描述的城市情景并非遥不可及,有一些恰恰是规划师会去思考和研究的问题,而科幻作品大胆的假设和极端的想象,恰恰让规划师有了参照和检验想法的一面镜子。规划师可以关注的不只是这些城市的轮廓或者外观,也可以观察城市未来发展的多种角度与时空维度。不同的技术、环境、生活方式与价值观下,城市的发展也必然面临更加多元的选择。

表1 部分科幻作品中对城市形象的描述

科幻

小说

发表时间

作者

城市描述

对城市研究的启示

大都会

1926

弗里茨·朗

(电影导演)

故事设置在2026年,人类被分为两个阶层,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权贵和富人都住在梦幻般的富丽大厦里,每天过着享乐的生活;而贫穷的工薪阶层则长期被困在幽暗的地下城市,与冰冷的机器相伴,过着劳碌辛苦的人生。晦涩的地下大都市,摩天大楼充斥其中,非常类似于今天的城市蓝图,大楼之间有天桥将城市连成一座立体城市。 城市的意义所在,工业革命发展后城市中的社会问题,贫富分化后的两极社会

钢窟

1952

阿西莫夫

城市位于地下、海底、轨道、行星上,由于周围环境的限制,它们被迫把自己完全封闭起来,人们面临幽闭恐惧的痛苦。 生态环境破坏后人类不得不面临的选择

海底三部曲

1954-1958

波尔和威廉姆逊

故事情节发生在大洋深处的海底城市。 非常规选址的城市中城市的形态和可能

结晶的世界

1966

巴拉德

整个世界开始结晶,城市与水的关系在不断地变化而出现的各种景象。 关乎城市生存的个别条件变化对城市的影响

太空堡垒卡拉狄加

1978

罗纳德·道·莫尔(电视剧导演)

人类生活的城市与今天的城市并无二致,但都毁于由进化后的机器人发起的核打击,无法居住,人类只能生活在太空飞船上,不得不寻找新的适合生存的星球。 技术发展、技术滥用后果下人类的一个又一个艰难抉择

基地系列

1942-1981

阿西莫夫

“经过一万两千年的太平盛世,帝国达到黄金时代的最高峰,作为帝国千秋万代的统治中枢,座落于银河中央,人口最密集,工业最先进的区域,无可避免地成为人类历来仅见,最为稠密富饶的凝聚核心。其都市化经稳定发展而终于极致──整个川陀,所有七千五百万方公里的陆地乃是同一座城市,人口在巅峰时期超过四百亿。看不见地面,地表淹没在日益庞杂的人造结构之下,除了延绵连天的灰黯金属外,别无地平线之可言。整个星球的地表,都铺满了相同的金属外衣。” 巨型城市区域的发展,全球联结成一座巨大城市后的景象

神经漫游者

1984

吉布森

赛博空间中的网络城市,超现实主义的网际空间旅行。 虚拟和现实的关联

黑客帝国

1999

沃卓斯基兄弟

两种类型的城市空间,矩阵中与现实中,矩阵通过内建的各种程序,与人类的神经系统相连,创造仿佛是真实的城市意境。 虚拟和现实的关联,计算机网络技术发展后的可能性

三体

2002

刘慈欣

由于气候和环境条件,不得不位于地下的巨树森林城市。“一根根细长的树干直插天穹,每根树干上都伸出与其垂直的长短不一的树枝,而城市的建筑就像叶子似的挂在这些树枝上。” 气候和环境条件变化下的城市形态变化

2.2科幻作品对规划师思维的启发

科幻作品中将一些发展条件极致化的方法,让一些隐含在社会中问题更加直接地暴漏出来。用夸张、预测和歪曲的手法,将位于文化表层及学术研究之下的隐藏涵义展示出来(Abbott,2007)。无论是从价值观还是空间模式上,都为规划师提供了思考城市未来的新的思维范式。

科幻作品启发规划师思考严肃的议题,特别是对理想城市价值观的思考。弗里德曼认为培育基本价值观是学习规划理论的根本目的,其核心是人文关怀的精神[2]。因此对价值观的不断反思是规划师确保工作方向没有偏离的方法。民主与集权、效率与公平、个体与集体,一个个鲜活的案例下,一个个艰难的抉择下,人们才能意识到矛盾,意识到冲突,意识到很多平时不愿思考的问题。在这一点上,很多科幻作品中各类问题的核心都是关于基本价值观和社会发展根本目标的探讨。比如《太空堡垒卡拉狄加》讲述了在全球遭遇塞隆人(cylon,机器人)核弹打击后,仅有5万人存活下来面临生存与未来居无定所的挑战时,对于民主和集权、社会分层、个人基本权利的思考。极端化了的场景设定让关于价值观选择的矛盾更加清晰地暴漏出来。生死存亡的时刻,面临很多两难选择的时刻,政府能否把握好集权与民主之间的关系,个体利益和集体利益孰轻孰重,是关注当下生存还是把赌注压在未来,都引发了观者深入的思考。在这些科幻作品中,规划师会重新去思考关于公正,关于民主和自由,关于当下与未来的议题,在思考中重新构建自身对于城市的理解,构建更为正义和合理的价值观体系。

另一方面,科幻作品启发规划师看到未来技术发展背景下,城市的可能形态和空间组织模式。城市规划从诞生至今,大都在关注实体空间的形成与演变,规划师的工作都是建立在对实体空间进行研究和分析的基础上。而随着网络和信息技术的发展,赛博空间(或信息空间、虚拟空间)成为地理学家、规划师所关注的新兴议题。关于赛博空间是否会取代实体空间(Nigel Thrift,1996),虚拟城市服务于实体城市(Ken Friedman,2000)等问题也在规划领域展开了探讨。而赛博空间概念本身就来自于科幻作品,是由居住在加拿大的科幻小说作家威廉·吉布森在1982年在一篇短篇小说中首次创造出来,并在后来的小说《神经漫游者》中被普及[3]。科幻作品对赛博空间的设想更为深入和彻底,往往直接将人类的感知与虚拟空间相联系,描述了在计算机和计算及网络中的虚拟现实。赛博朋克类的小说多涉及这一主题,如John Shirley的《雪崩》,Neal Stephenson的《钻石时代》等,为地理学家和规划师构建了思考城市新空间的一种分析框架。此外,也有很多科幻作品设想了未来连成一体的全球巨型城市区域,如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里对首都川陀的描写。规划师可以从科幻作品中去更多地了解这种新的空间形式对居住在其中的人的影响,去反思现实空间的可能性,和对可能产生的问题的预防。

此外,科幻作品宏大的历史叙事方式,让人们产生了对时间演进的感知,让人们能够超越在世的短暂光阴,去思考历史对现在和未来的影响,思考关乎人类发展命运的大趋势。改编自大卫·米切尔的小说的科幻影视作品《云图》,用六个不同历史阶段发生的故事,串联起相关或不想关的人、事和可能的轮回,而贯穿始终的是人类对爱、恐惧、信仰等等问题的思考。“那些经常改造时间和空间的力量,那些能够决定和改变我们设想好的命运的力量,在我们诞生前很久就起作用了,而且能够在我们死亡后继续起作用,我们的生命和我们的选择,就像量子轨迹,只有理解了这一刻,才能理解下一刻。在每一个交叉点上,每一次遭遇,都蕴含了一个新的或者潜在的方向。”世界观的不同影响着人们的行为方式,我们所相信的事决定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时间感的再现激发城市研究者其求索城市人的本质,求索城市的本质。我们规划的城市是短暂还是永恒?规划塑造的城市精神是短暂还是永恒?

3.城市理论在赛博科幻中的映射与校验

科幻作品是由所在时代的作家所书写,他们作为城市人的代表,其作品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人们对城市的理解和认知,特别是关注于城市场景设定和不远的未来的赛博朋克(cyberpunk)分支,很多作品都映射出了正在兴起中的城市理论。Bukatman(1993)认为赛博朋克为未来的城市化提供了一个后现代的由“紧凑的、去中心的、高度综合的城市空间”构成的图景。一些学者也已经利用预测性的赛博科幻作品探讨关于美国城市的一些假设和想法,利用科幻作品的镜子来更好的观察人们对社会的看法(Abott,2005)。

3.1赛博朋克与城市情境设定

赛博朋克以计算机或信息技术为主題,情节通常围绕黑客、人工智能及大型企业之间的矛盾而展开,背景设在不远的将来的一个反乌托邦地球[4]。它综合了视觉的集中性,以及对文化环境的关注,并愿意预测日常生活的肌理(Abott,2005)。赛博朋克小说作者们通常将他们的故事设置在东京、纽约、伦敦等世界城市中。这里是经济和社会高速发展的中心,也是情感、变革、机会的聚集地,既令人兴奋不已,但同时又是致命的。这些城市中往往只由两类人组成:一类是跨国公司的精英团体或附属机构成员,提供专业化服务;另一类是送外卖的、送快递的、保镖及其他被边缘化的服务人员。而在城市与区域的发展上曾经位于核心的发挥管理层和专业化作用的中产阶级就像科幻小说中的城市政府一样缺位,在相关的政治和经济体系中基本找不到他们的影子。

Kitchin and Kneale(2001)认为赛博朋克作品中的未来是一个被自由资本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重新组织的世界,通过全球化的社会空间过程在所有的空间尺度上都进行了重构;是一个国家破碎、弱化,只由少数大型跨国公司主导的城市融入全球秩序的世界;一个中产阶级被消除,只剩下了财富拥有者和无产者两个阶层的世界,富裕阶层居住在私人的有良好防御的空间,而穷人生活在缺乏管理和法律的无政府空间;一个提供了新的社会-空间联系的视角但仍然反应现实发展的世界。

3.2赛博科幻对城市理论和城市发展的映射

赛博科幻在以上城市情境设定中,映射着目前依然是热点的全球城市理论(Sassen,2001)、流动空间理论(Castells,1996)、社会等级分化等。这类科幻作品中描述的2030或者2050年的城市场景,世界城市理论家可能会非常熟悉。赛博科幻与世界城市理论共同发展,强调了世界经济和社会变革中全球城市的角色,构建世界城市网络作为背景支撑,也应用了全球城市和流动空间等理论中所描绘的世界空间过程重构、社会两极分化、信息空间兴起等内容。论证了信息交流的功能越强,控制功能的集聚和随之而来的世界城市力量也就越强(Harvey,1989;Castells,1989)。赛博科幻清晰地展现了全球化不是一个结果,而是一个过程,一个影响着社会空间发展与公众观念的过程。在故事中,资本、信息、人才在世界城市和虚拟网络中高速的运转与流动,读者可以清晰地看到全球化在发展中对每一个人的影响。Burrow(1997)认为那些读Gibson或者Stephenson的人,比只关注Sassen或者Castells的人,更能获得对现代城市进程的更加清晰的理解。

这些赛博科幻作品同时也映射了很多过去的城市发展理论和变化中的世界体系,比如作品中用交流来驱动情节,将城市抽象为交流系统,应用了城市增长的交流理论(Richard Meier,1962);全球体系重构过程中环太平洋地区主导的经济和文化;社会空间重构中强烈的社会二元分化和中产阶级缺失的危机(Abott,2005)。另一方面,部分科幻作品也反映了某个特定时代人们对社会发展趋势的看法。美国南加州的一些灾难小说显示了洛杉矶飞速发展背后社会的不安情绪。Max Page(2005)认为科幻小说中纽约被一次又一次地摧毁,也体现美国反城市化的特征。更多的科幻小说把情节设定在原子弹爆炸之上,其对技术双刃剑的思考也在提醒着人们合理控制技术发展构建城市未来。

4. 规划讲述与公众参与

从为人民规划(planning for people)到人民的规划(planning of people)再到由人民来规划(planning by people),今天的城市规划越来越重视公众参与,重视城市中人的需要。中国的城市规划也由过去主要面对城市政府,面对精英阶层,开始更加关注普通市民对规划的意见。城市规划能够为普通市民所理解,成为市民与规划师、城市管理者对话的前提。因此,掌握规划讲述的技巧是实现公众参与的前提。

科幻作品常常在一定的科学理论的基础上建立自己的情境设定,一切故事与背景都发生在特定的环境中。他们的未来往往遥不可及,充满了新技术、社会趋势的严肃的和讽刺的推断,很多内容都超出了现实条件,但好的科幻作品依然能够根据其基本设定做到自圆其说,形成服务于故事发展脉络的体系,被人们所理解和接受。其自成体系的逻辑思路、宏大叙事与详细叙事相结合的讲述方法、个人体验与集体意识的冷静思考,正是规划师可以学习和借鉴的让更多人理解规划的方法。

Collie(2011)认为规划师应该融入到社区中,以讲述故事的方式将规划与地方的历史与未来联系起来,以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可持续的城市社会。地方的文化与脉络应该也可以成为规划师更加贴近公众的切入点,运用科幻文学的手法以规划讲述的方式让更多人能主动参与到地方的发展与规划的制定中来,也是科幻小说对城市规划的又一启示。

5. 结论与讨论

科幻作品因其关注未来发展的大胆想象力和敏锐洞察力,与同样关注未来发展的城市规划有着独特的相似之处。从其蕴含的对城市未来的思考、对城市发展理论的映射和故事讲述方式等几个方面,都可以对今天的城市规划产生启示。通过学习科幻作品,城市规划师可以顺应时代发展的条件去大胆地构建城市未来的多种图景和地理空间组织形式;可以学习极端假设的条件,抛却现实局限性,更深入地思考规划价值观和社会现实问题;可以通过作品中所映射的城市理论,更加具体的理解公众对于城市发展的认知;也可以借鉴这种大众欢迎的文学形式,拓展和宣传规划的公众影响力。然而,规划师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规划不是科幻,不是漫无边际的遐想,而更应该立足于今天的发展条件和现实问题,为当下人民的生活负起责任,对未来的发展负起责任。在对现实与未来的思考中,规划师仍将上下求索。



[1] 引自维基百科“科幻小说”词条http://zh.wikipedia.org/zh/%E7%A7%91%E5%B9%BB%E5%B0%8F%E8%AF%B4

[2] 张庭伟,出自2011年11月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讲座《梳理城市规划理论》。

[3] 引自百度百科“赛博空间”词条。http://baike.baidu.com/view/930013.htm

[4]引自维基百科“赛博朋克”词条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B5%9B%E5%8D%9A%E6%9C%8B%E5%85%8B

参考文献略

附录:科幻作品中的城市(整理者:若闻西木,特别鸣谢她提供的丰富资料和建议)

分类

作品名称

发表时间

作者

内容梗概

乌托邦

乌托邦

1516

托马斯·摩尔

空想社会主义的代表作,描述了一个完全理性的共和国,以绝对的公有制为基础,没有罪恶和堕落的理想化社会。

太阳城

1637

康帕内拉

空想社会主义的重要文献,描述了一个人人必须劳动的理想社会,一切生产和分配活动由社会来组织,认为私有制是万恶之源。

反乌托邦

昏睡百年

1899

赫伯特·乔治·威尔斯

反乌托邦小说的开山之作,主人公昏睡二百年后醒来,发现未来的世界变得更加混乱和堕落,他本人也被卷入了一场全球性的战争之中。

我们

1920

扎米亚京

描述了一个一千年后的“大一统王国”,人们的一切行为都由最高统治者控制,从作息时间到繁衍生息,一切按照极端的理性和科学去分配,是一个没有“我”,只有“我们”的世界。

美丽新世界

1931

阿道司·赫胥黎

把福特汽车公司发明的大规模流水线生产模式推广到整个社会,通过基因工程实现对整个人类的程序化管理。社会阶级被固定下来,每个人的命运从胚胎期就已经注定。

一九八四

1949

乔治·奥威尔

1984年的世界被三个超级大国瓜分,没一个国家都实行高度集权的统治,以改变历史、改变语言(如“新语”-Newspeak)、打破家庭等极端手段钳制人们的思想和本能,以具有监视功能的“电幕”( telescreen )控制人们的行为,以对领袖的个人崇拜和对国内外敌人的仇恨维持社会的运转。

一无所有

1974

娥苏拉.勒瑰恩

故事发生在太空时代,一群社会主义者在卫星上建立了一个纯粹的社会主义社会,而母星上则是纯粹的资本主义社会,两个世界一直断绝关系直到一位生物学家的出现,两个世界的交叉对比也藉此展开。

赛博朋克

真名实姓

1981

诺弗·文奇

最早完整呈现电子世界实体化的作品,文中描述了一场顶尖黑客对人工智能的战争,通过网络资源调动物质实体,敏锐地预测了计算机技术对未来的巨大影响。

银翼杀手

1982

莱德利·斯考特(电影导演)

影片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原著,参考了《机器人会梦到电子羊吗?》中的一些想法。故事发生在2020年的洛杉矶,人类对自己创造的克隆人进行清洗,负责捕杀复制人的人被称为银翼杀手。片中对洛杉矶犹如末世般的场景刻画入微,带有明显的东方色彩。

神经漫游者

1986

威廉·吉布森

完善了诺弗·文奇开创的虚拟空间,藉由一个职业黑客的经历搭建了一个完整的虚拟世界,并描写了由电脑控制的跨国企业集团和高科技文化构成的后现代世界的可怕图景。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仍然是一部反乌托邦小说

黑客帝国

1999

沃卓斯基兄弟(电影导演)

赛博朋克的集大成之作,影片集合了美式科幻小说和日本科幻动漫等作品的元素,同时又杂糅了大量的宗教哲学元素,把对虚拟空间的思考提升到了对现实的质疑层面,虚拟与现实成了可以互换的相对命题。

太空歌剧

基地

1941-1922

艾萨克·阿西莫夫

灵感来自于《罗马帝国衰亡史》,是一部描写银河帝国盛极而衰的宇宙史诗。作品场景宏大,人物众多。贯穿始终的是作者自创的一门学科:心理史学。通过小说主角、心理史学宗师的视角,在宇宙尺度上对人的自由意志和集体行为进行了剖析。

星际迷航

1966

吉恩·罗登贝瑞(电视剧制作人)

1966年推出的电视剧奠定了这一系列的基础,此后发展成一个规模庞德的世界构架,衍生的小说、电影层出不穷。星际迷航建立了一个少有的以乐观、冒险为基调的世界,地球人已经战胜了疾病、战争、贫穷与饥荒,主角们的目的就是探索宇宙,发现新的文明并与之和平共处。可以说是一个“星际乌托邦”式的作品。

星球大战

1977年起

乔治·卢卡斯

(电影导演)

星球大战系列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科幻作品,但是它借助了大量流行科幻元素和好莱坞式的戏剧化情节。主角们在不同的星球上穿梭战斗的同时,也为我们展示了风格迥异的异星世界。例如克隆人工厂所在的星球终年暴风雨肆虐,所有的建筑都被设计成了巨大的蘑菇伞形,而男主角生活的星球则一派中世纪阿拉伯世界的景象。

太空堡垒卡拉狄加

2003

爱德华·詹姆斯·奥莫斯

(电视剧导演)

故事发生在远未来的宇宙深处,人类被自己制造的克隆人背叛,由十二行星构成的殖民地联盟被毁灭,幸存的人类在在最后的战舰:太空堡垒卡拉狄加的保护下开始了流亡宇宙,寻找新家园的旅途。故事中的社会体制、宗教信仰、军事制度等都与现代无异,但在极端的生存条件下,人性与制度,精神与信仰都在发生着巨大的改变。

光逝

1977

乔治·马丁

史上最浪漫的十大太空歌剧之一,描写了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故事场景发生在一颗即将死亡的行星上,十二个文明在这里按照自己的文明特点建立了十二座风格迥异的城市,既包括高技派的摩天楼城市,也包括中世纪风格的小街巷,还有纯粹防御为目的的堡垒城市。

蒸汽朋克

V字仇杀队

1982(绘本)

2006(电影)

阿兰·摩尔

(原著绘本)

沃卓斯基兄弟

(电影编剧)

故事发生在虚构的1983年的伦敦,讲述了一个在集权统治社会里的恐怖分子的故事。影片中的场景虽然已经是八十年代甚至更远的未来,但是建筑、地铁,包括服装道具都带着十六世纪的风格。新的技术并未推进社会发展,反而因为极权而带来了倒退。

微光城市

2006(小说)

2008(电影)

琴娜.杜普洛(小说原著)吉尔·克兰(电影导演)

讲述了未来由于战争等原因人类只能存活于地下城市。这是一个缺少电力供应和其他能源的世界,唯一的光芒来自成串的街灯。由于缺少能源,尽管在技术上仍有战前时代的物品遗留却无法使用,人们想出了其他替代的办法来维系日常生活,城市以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方式运转着。

发条女孩

2009

保罗·巴奇加卢比

全书构建了一个化石能源完全枯竭了的世界,生物能源成为唯一的动力,动植物成为争夺的资源对象。基因公司因为掌握了种子库而占到了权利链条的顶端,同时也因为对物种的肆意修改,地球上的生物链已经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瘟疫和饥荒变成新一轮的战争侵袭着风雨飘摇的泰王国。在这个世界里仍然有计算机,不过要靠使用者用脚踏板提供能量;仍然有电梯,但需要爬上爬下的活人来充当平衡块……发条代替了电池成为能量的中转站,改造人的能源也不再来自于电力,而是发条。

蒸汽男孩

2004

大友克洋

(电影导演)

故事的背景设定在19世纪,工业的动力全部由蒸汽提供,故事发生于首次举办世界博览会的英国,为了争夺蒸汽能源世界里的高科技秘密,各色人物在博览会上展开的争斗。片中细致刻画了十九世纪英国的建筑风物,对各类机械的设计也细致入微,带来了精彩纷呈的视觉冲击。

国内科幻作品

三体

2008

刘慈欣

地球往事三部曲之一,采取了宇宙尺度上的宏伟叙事,从文革时期开始,一直行进到宇宙终结。地球与三体文明从敌对、合作最后走向共同毁灭。期间两个文明之间的交流和地球社会科技的进步给两个世界都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城市也随之大幅度地更新着自己的面貌。比如对信息社会发展到极致的一种构想:所有的平面都变成了一张触摸显示屏,连餐巾纸也不例外,信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和数量无时无刻地传递。所谓的立面、壁画、广告牌……全部变成了变化无穷的互动式终端,再也没有一成不变的风格和样式。

大角快跑

2007

潘海天

这是一个建筑师写的故事,讲述了一个为拯救母亲而寻找药方的少年的经历。在路途中少年经过了各式各样的城市,在飞行城里,风向师讲述了建筑师主宰一切的时代,有一群人站出来反对,最终爆发了战争,使得城市与城市之间产生了巨大的分异,变得没有任何共同之处。故事里隐藏着各种童话式的隐喻,对于人和城市的关系做了多角度的解读。
Social tagging: > > >

2 Responses to 科幻、城市与规划师

  1. Jingyuan Wang says:

    This is great!

  2. lily0954 says:

    写的真好 。关注过科幻与城市规划,但是深度自惭形愧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