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创新与城市研究三书(1)

building prosperous knowledge cities

在准备论文开题的过程中,读了一些关于知识、创新、高技术和城市发展方面的书,有几本是最近几年跟规划和政策研究关系非常密切的。我读文献的一个毛病是不太会泛读,或者说泛读的都记不住,过一阵子再看一点印象没有,所以就用笨办法,觉得之后写作可能会用到的论文,就都边看边把重点内容翻译过来。虽说有些浪费时间,但一方面能让自己集中注意力,另一方面也能清晰地了解每篇文章的写作模式,零零碎碎也积攒了很多笔记。笔记存着也是存着,跟大家分享一下也算是翻译的功夫没有白费啦。接下来准备分享的这三本书大部分内容翻过,一些重要的文章精读过,希望能对关注知识城市、科技城市、创新城市、创意城市研究的同行们有点借鉴意义吧。

Building Prosperous Knowledge Cities: Policies, Plans and Metrics

编者:Tan Yigitcanlar,Kostas Metaxiotis,Francisco Javier Carrillo

随着全球创新能力竞争的日益加剧和以知识为基础发展(Knowledge-based development)概念的提出,知识城市成为很多城市发展的目标。三位知识城市研究学者Tan Yigitcanlar, Kostas Metaxiotis, Francisco Javier Carrillo于2012年编辑出版了这本《Building Prosperous Knowledge cities: Policies, Plans and Metrics》,主要探讨了以知识为基础的城市规划、发展和评估,全书包括三个部分,分别探讨构建繁荣的知识城市的政策、规划和指标,重点关注知识城市的构建过程,提供了最近世界各国知识城市构建的实践进展和学术界关于知识城市、创新城市研究等方面的新进展。

第一部分 构建繁荣的知识城市的政策

1、创新:全球化的知识经济中创意、创新和城市的角色

Asheim(2012)总结了创新城市研究从商业氛围到人才氛围的转向,提出基于不同知识基础的两种创新模式,合作和社会资本在促进创新中的作用。

2、创意:丹麦创意阶层为基础的知识城市模式

Lorenzen et al(2012)在Florida研究的基础上,将创意阶层的方法应用于丹麦的城市,特别是检验了技术和包容两个关键要素,区分了丹麦四种城市模式:大型、邻近的、专业化的、特色的。

3、组织:自组织发展的城市技术区

Cevikayak et al(2012)将知识区界定为知识作为经济和城市发展驱动力的新城市片区。文章研究了城市技术区的演化过程,介绍了一些相关案例,以土耳其Izmir区位案例,分析空间和组织特征,来明确自组织形成的知识区的发展潜力,提出Izmir技术钻石模型。

4、全球化:是什么让澳大利亚的信息技术产业企业走向全球?

Searle et al(2012)与研究澳大利亚信息技术出口相关的公司层面的因素。利用对悉尼和墨尔本IT企业分层随机抽样数据,辨识出与不同水平的出口相关的企业属性,以及与澳大利亚全球定位有关的因素。展现了澳大利亚IT产业出口活动的情况与城市的知识基础相关。他们认为IT产业长期的发展将依赖于知识城市的演进。

5、吸引:没有咖啡的城市咖啡厅和城市空间的吸引

Martinus(2012)研究了邻近交通设施的公共空间是如何促进创新系统和新经济效率的。文章回顾了两类文献:(1)城市形态对知识的生产力的影响;(2)创新所需要的城市系统的设计特征。通过对日本Kobe火车站的实地调研,作者强化之前的结论:人力资本的吸引和保留是知识城市空间中的关键功能。

6、研究:德国知识城市成功的关键要素

Wesselmann et al(2012)以德国科学城竞赛为案例,研究了科学城是如何提升形象的。

7、参与:知识市民的竞争力和知识城市转型

Gonzalez et al(2012)研究了一个重要但长期被忽视的知识城市元素:知识城市市民。作者辨识出一系列市民所拥有的竞争力,可以提升城市的知识价值。并对其进行了分类和分析。

 

第二部分构建繁荣的知识城市的规划

8、引领:构建有活力的生态系统中以知识为基础的发展政策和实践

Garner et al(2012)提出了将城市视为现代开放网络的创新中心的观点,并辨识出创新生态系统的关键要素,提供了城市创新的特征,并将其应用于曼彻斯特。

9、形成:知识城市发展的一体化战略

Metaxiotis et al(2012)研究了构建一体化知识城市战略中的挑战。审视了现有知识城市战略的形成并进行比较,提出KnowCis2.0方法,该方法包括诊断、战略形成、行动计划、实施和评估。并将方法应用到希腊的大都市区中,并评估了效果和影响。

10、设计:在知识城市Eindhoven将设计与高技术产业结合

Fernandez-Maldonado(2012)研究了荷兰城市中将商业导向的和人才导向的观点相结合的方法。强调城市知识为基础发展的商业导向、人才导向和综合视角。将Eindhoven作为案例,一方面提供了将技术和设计成功整合的案例,另一方面整合了商业导向和人才导向的观点。

11、集群:悉尼知识经济的集聚

Hu(2012)研究了悉尼中心区知识集群的集聚。用到大都市区区位商来比较产业就业,结果显示了悉尼中心区集聚的产业类型,那些产业属于知识为基础的产业,集聚模式是如何变化的。

12、联结:知识城市转型中社区支持的大学

Fachinelli et al(2012)研究了社区支持的大学在社会资本发展和社区转型中的角色。

13、促进:知识为基础的小企业的项目和挑战

Imukuka et al(2012)研究了小型知识企业的特征以及当前知识政策中的障碍。

14、创业:学术、知识资本和面向PASCAL大学

Powell(2012)重新界定了大学融入到社区生活和工作中的定义。通过全球最佳实践案例来弥合学术界和社区之间的界限。

15、转型:将知识城市转变为知识区域

Heidemann et al(2012)描述了德国鲁尔区最近的行动计划,将老工业区转型为知识型区域。该计划是一项自下而上的空间政策整合,包括主要利益相关主体。该计划的目标是在空间上和认识上在先前的工业区整合现代设施的网络,作为一体化的知识环境的条件。

 

第三部分 构建繁荣知识城市的指标

16、通勤:墨尔本知识经济的地理

Johnson(2012)研究了墨尔本知识经济区就业和居住的分布情况,辨识出影响居住和就业区位的主要因素。

17、度量:知识为基础的发展指标、演化和观点

Carrillo et al(2012)提出了研究知识为基础发展的指标系统。

18、比较:温哥华、墨尔本、曼彻斯特和波士顿知识为基础的城市发展

Yigitcanlar(2012)提供了一些公认的知识城市的比较研究。首先提出知识为基础的发展和知识城市的出现,引入知识为基础的框架,并应用于比较一些知识城市的特征。

19、基准:通过MAKCi形成的知识为基础的发展指标

Leal et al(2012)将统计模型应用于知识城市指标方法。提出类型资本系统分类方法,作为工具来辨识静默知识的融合是如何产生定量的非物质指标的。

20、结语:构建繁荣的知识城市的方向

Wezemael(2012)认为尽管已有众多关于知识城市的研究,仍需要进一步明确知识和发展的概念,需要对知识、自组织、对知识潜力的审慎理解、与场所多样性有关的以知识为基础的发展仍需要仔细审视。

Social tagging: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