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August 2013

知识、创新与城市研究三书(3)

innovation, global change and territorial resilience第三发,这本书更多地与创新政策相关,与空间的关系并没有前两本密切,因此只是粗略翻了翻,主要吸收一些观点上的启发,继续分享之。

Innovation, Global Change and Territorial Resilience

编者:Philip Cooke,Mario Parrilli,Jose Curbelo

研究区域创新系统的权威学者Philip Cooke,以及另外两位学者编著的《Innovation, Global Change and Territorial Resilience》,书中观点探讨的现实背景是金融危机、气候变化等影响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全球重大变化,理论背景是学术界对区域发展“弹性”的再次关注,特别是涉及到地域创新的一系列理论。作者认为创新是提升地域发展弹性的途径,从而帮助区域应对未知的全球变化。书中的文章阐述了在全球变化的背景下,地方和国家地域需要通过提升它们创新的竞争力和能力升级它们的弹性,地方化的创意、小型高技术企业、相关创新平台、社会资本嵌入在有活力的开放地域社区中和特定背景下持续升级的政策平台等,是面对新挑战、提高地方和全球地域吸收能力的途径。书中的作者认为这种能力在当前全球化的经济中尤为重要,特别是作为面向可持续和为居民创造新机会的途径。他们按照潜在的和地域的联结,分析了地方/区域内部、跨区域的生产系统,帮助探索政策行动的机会。这与当前的政策环境尤为相关,因为市场的力量不能解决资源和机会的均衡分配问题,特别是对于中小企业来说。

在本书中,作者提出,在全球很多问题中需要参考新的观点,即来自“弹性”思维的考虑。这包括了衡量任何社会-经济系统两个特点的质量和优势。首先是潜力(potential),根据经济中所呈现的多样性来衡量,即从多样化主体之间的互动中产生创新;第二是联结(connectedness),即支持治理的组织、制度和传统在系统中相互联结的程度。这两者共同带来区域或其他系统的能力,通过创新和恢复来面对不稳定的冲击,管理创造性破坏的过程。恢复意味着形成一个新的路径,而不是继续已经建立的区域路径。

Read More

知识、创新与城市研究三书(2)

creative knowledge cities

继续分享有关知识、创新与城市研究的第二本书的内容,主要是基于阅读时做的翻译笔记,记在这里,也算是归档了。

Creative Knowledge Cities: Myths, Visions and Realities

编者:Marina Van Geenhuizen,Peter Nijkamp

这本2012年出的《Creative Knowledge Cities》,由荷兰两位研究城市经济学和城市区域发展政策的学者Marina Van Geenhuizen和Peter Nijkamp编辑,收录了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最新研究成果和Regional Science Association中部分相关的论文。全书的主旨为:创意型知识城市的可持续发展问题超出了环境维度,包括经济、社会和制度层面,重点关注地方经济的治理与所有城市人口群体的生活/场所质量之间的平衡。编者认为当前很多研究的不足之处是缺乏审慎的模型,即构成城市发展表现的决定因素,这应该由充足的统计作为支撑;也缺乏新环境下城市管治模型的视野,该书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探讨。

Read More

知识、创新与城市研究三书(1)

building prosperous knowledge cities

在准备论文开题的过程中,读了一些关于知识、创新、高技术和城市发展方面的书,有几本是最近几年跟规划和政策研究关系非常密切的。我读文献的一个毛病是不太会泛读,或者说泛读的都记不住,过一阵子再看一点印象没有,所以就用笨办法,觉得之后写作可能会用到的论文,就都边看边把重点内容翻译过来。虽说有些浪费时间,但一方面能让自己集中注意力,另一方面也能清晰地了解每篇文章的写作模式,零零碎碎也积攒了很多笔记。笔记存着也是存着,跟大家分享一下也算是翻译的功夫没有白费啦。接下来准备分享的这三本书大部分内容翻过,一些重要的文章精读过,希望能对关注知识城市、科技城市、创新城市、创意城市研究的同行们有点借鉴意义吧。

Building Prosperous Knowledge Cities: Policies, Plans and Metrics

编者:Tan Yigitcanlar,Kostas Metaxiotis,Francisco Javier Carrillo

随着全球创新能力竞争的日益加剧和以知识为基础发展(Knowledge-based development)概念的提出,知识城市成为很多城市发展的目标。三位知识城市研究学者Tan Yigitcanlar, Kostas Metaxiotis, Francisco Javier Carrillo于2012年编辑出版了这本《Building Prosperous Knowledge cities: Policies, Plans and Metrics》,主要探讨了以知识为基础的城市规划、发展和评估,全书包括三个部分,分别探讨构建繁荣的知识城市的政策、规划和指标,重点关注知识城市的构建过程,提供了最近世界各国知识城市构建的实践进展和学术界关于知识城市、创新城市研究等方面的新进展。

Read More

三百尽,六百余

time of life

一天又一天,忙碌或悠闲,总会有尽头。

一个又一个,目标的追寻,总会有完结。

人生不过七八十载,九百月余,

三百已过,仅余六百,

这一刻的我,与生命末尾的我,会有何不同?

 

这一刻,我得知还有50年可活,

如果余下的时间只有10年,我会如何选择?

如果余下的时间只有5年,当如何?

如果只有5个月呢?

Read More

时空框架中的研究

time and space

时间和空间是对特殊的存在,一纵一横串联起整个宇宙,无数学者为他们之间那扑朔迷离的关系所倾倒。从物理学到地理学,从进化论到系统论,这对好朋友激发了研究者无数灵感与研究热情,也促成了科技的进步。针对一个研究主题,学者们往往通过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将尽可能多的信息概括进来,架构自己的研究框架。我今天在写文献综述的过程中,深刻感到了二者互动的难题,主要发现了两个问题。

1、时间和空间的交织

时间角度探讨研究问题,总是由时间纵轴上的很多横断面所构成,每一个横断面都涉及到产业、社会和空间等信息,可以说是众多横断面的时间线集合;空间角度探讨研究问题,又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很多个时间节点上的空间,分析空间变化、格局和机理,是纵贯线串联起来的空间面的集合。两个视角相互交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难严格区分开来。

写文献综述明显的一个直观感受是,时间和空间关系的不对等,似乎时间的解释力大于空间,不仅包含了全部的信息集,而且是影响一切事物的背后因素。比如,我们可以说时间影响着经济、社会和环境,而空间一般来说处于被社会、经济和环境所影响的地位。

事实上,空间的解释力并不弱于时间,我们在研究中往往忽视了空间的主体作用。当我们真正站在空间的立场上去反思时间时,会发现空间不仅被各种因素影响,同样影响着它所承载的一切事物。比如空间邻近性带来同质性和互动性,产生文化认同、关系认同、组织建构和知识溢出;空间距离给系统带来的异质性和多样性,促成碰撞、矛盾和冲突,也进一步激发了系统的活力。空间承载起的集聚与扩散,空间差异促成的专业化和多样化,成为很多变化产生的内在机制,带来物种的进化和系统的演化。因此,空间视角的解释力完全不亚于时间视角。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