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与长大后

grow up

今天是六一节,早已远去的童年回忆又有了翻身的机会,我在想,小时候的我与长大后的我有了怎样的变化呢?

小时候的我,特别爱问为什么,妈妈说带我骑车上班特别累,因为我坐在自行车后座上,一路上嘴就没闲“这是啥?那是啥?这是为啥?那是为啥?”妈妈一边要奋力骑车,一边又要回答我那十万个为什么,骑到单位的时候每天都累得不行。童年,好奇心啊,多多的。

长大后的我,依然爱问为什么,只不过越来越依赖于自己去找答案,幸好有了互联网,有了信息通达的社会。然而,一些更深奥的问题,可能无法用简单几句话解答,或本来就没有标准答案,只能依靠自己的思考与判断来给一个让自己信服的答案。比如,世界的本质?唯物还是唯心?等等。现在的好奇心不简单是需要满足的小心思,更是事关人生观世界观全局的引路者。会去读哲学,会去与各个领域的牛人对话,会去不断校准自己对世界的认知,都与这可贵的好奇心有关。当然,在浮躁的大环境中,很多时候我们追求表面的成就感,忽略了那些需要花时间花精力去用心琢磨的问题,照顾不到对更深层次好奇心的满足,实在遗憾。

小时候的我,坚定地认为世界就是自己眼中的样子,追随内心的指引,想玩的时候尽情地玩,想吃的时候尽情地吃,每天都活在当下,在父母的庇护与教导下,不会为了未来担忧,不会为了其他小朋友的喜好改变自己的行为。

长大后的我,不再确定世界就是自己眼中的样子,相信表象下面,总有更深层次的意义存在;独立个体的意识,让我也渐渐意识到这世上千百万种不同的价值观与生活状态,原来还有乔布斯、方舟子、凤姐这样的人,原来生活还可以这样过。接受了将近20年的教育,理性思考渐渐取代了感性的选择,我学会了推迟满足感,会为了未来付出当下的努力。而这看得见的看不见的未来,常常让我困惑,面前的很多条路,到底该选哪条?该选其他人都说好的那条路,还是我自己觉得可能会更有意思的那条路?一些时候,会倾向于改变自己去迎合社会的标准,因为这样会带来身处社会中的安全感;一些时候,会固执地相信自己的选择和自己的判断,因为这样会带来作为自我的存在感。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对立与矛盾:理想与现实,未来与当下,理性与感性,普世价值与独特价值,个体的唯一与群体的多样,物质的有限与精神的无限。

小时候的我,偶尔会疑惑自己从何而来,奔向哪去,眨巴眨巴天真的大眼睛望着天空中的小鸟发呆,幻想着自己如果是一只小鸟会是什么感觉,不过当院子里的小朋友让一起去跳皮筋、玩沙包、看《新白娘子传奇》的时候,就头也不回的跑掉了。比起未知的一切,显然那时的我认为眼前看得见摸得着的一切是最值得我们关注的。

长大后的我,也还会时常仰望天空,感受微风送来的树叶清香,感受温暖阳光拥抱下存在的美好,但再不是那个只会关注当下的无忧少年,理性带来的不止是思辨的乐趣,也多了几份甜蜜的忧伤。一些人说,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当我们拥有了远大的理想,也意识到现实的局限时,会更多地为未来担忧,害怕尝试后的失败,而忘记了当下正在流逝的行动可能。或许,我们更该学习小时候的无知无畏吧。

小时候的我,会用“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开始”调魂斗罗的30命;会在梦幻超级玛丽中吃到每一个隐藏的加命;会用小姨老式的386计算机玩钓鱼游戏;会借来邻居的掌机玩俄罗斯方块不睡午觉。

长大后的我,玩游戏的本事渐渐退化,边缘玩家都算不上,只是偶尔接触一些朋友推荐来的很大众的游戏。前段时间玩Clash of Clan,I‘m MT,但都只是学习之余的边角余料,再没了上瘾的感觉。

小时候的我,会买来蚕宝宝天天喂桑树叶细心观察它们成长、结茧、变飞蛾;会在金丝熊妈妈生下小宝宝的时候赶快把她拎到一边,防止她把小宝宝吞到嘴里;会把家里养的小鸡训练成脖子上羽毛支楞且带出门后会自己回家的斗鸡。

长大后的我,总觉得自己都养不过来,也不再养小动物了。毫无功利心地照顾另一个生命的意愿可能转移到家庭上来了吧。这么来看,生命中的一些情感需求一直都有,只是在每个阶段都各不相同吧。

六一节即将过去,仍将继续的是小时候的我所期待的长大后的我的绚烂生活。我们的童年经历都是塑造今日我们的砖石,那一点一滴的故事,造就了今日的我们,造就了从小到大一直都独一无二的我们。感谢过去那个天真无忧的我,感谢今天这个真实自信的我!

Social tagging: >

One Response to 小时候与长大后

  1. sokoban says:

    女生都会玩魂斗罗,厉害。小时候玩过的电子游戏比我还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