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an S.Fainstein2010年《The Just City》简介

just city

Fainstein(2010)在本书中提出公正城市或正义城市的概念(The Just City),力图发展出与公正相关的城市理论,作者认为公正的城市是公平、民主、多样的城市,并认为城市政策应该致力于为所有居民提供正义,特别是对低收入居民,而研究者们应该帮助找到实现公正的正确路径。她批判了Florida和Healey的观点,认为他们的理论体现了新自由主义和后现代观点的胜利,即理想和理念输给了过程和利润。Fainstein的观点综合了进步的城市规划师早期对公平和物质富裕的关注,以及多样性和参与性的考虑,力图在全球资本主义政治经济框架中探索形成更好的城市生活的途径。作者的分析限定在当前资本主义城市化的背景下,即探讨较为富裕的、民主的西方国家的城市。

全书运用归纳和演绎的方法构建关于公正城市的规范性框架;调查和批判现有城市制度和政策,特别是与城市再开发相关的内容;探讨了实现更公正的城市的制度和政策途径。在讨论理论问题后,作者审视了过去30年中的3个大都市区域:纽约、伦敦和阿姆斯特丹。在这些调查的基础上,作者辨识那些产生更公正结果的战略和政策。

理论框架部分,Fainstein在罗尔斯正义论的哲学基础上发展出公正城市的理论,重点探讨了四个问题:(1)民主过程与公正结果的关系;(2)公平的标准;(3)认同的标准;(4)民主、公平和多样之间的关系。她的观点是最近政治哲学和规划的理论强调民主过程作为实现公正的关键,过分强调了开放的沟通,而忽视了支撑讨论的基础。正义的涵义依赖于社会、地理和历史环境有着不同的意义。作者认为沟通模型的假设是:公正的过程必然产生一个公正的结果,这一点是有很大问题的。作者进一步对公平、民主和多样之间的关系进行了讨论。

Feinstain的这些论述,批判了沟通只注重过程,不注重结果的问题,认为规划师还是应该关注社会公平,实现社会理想。让我想起了Friedmann(2011)在回应Castells的一封公开信中提到的规划师对乌托邦和美好城市(good city)理想的需要,Friedmann认为理性不等于远见,远见包含价值观、意义和目标,以及一些超出我们所及却有价值为之奋斗的东西,而理性更为局限、可达,也更畏缩。我们既需要理性的决策,也需要理想的指引。他回顾了乌托邦的动机,规划中的乌托邦传统,美好城市的理论架构,和美好城市的几个特征:人类的繁荣作为最基本的人权、多元城市,以及好的管治。同样值得阅读和思考。

[1] Fainstein S S. 2010. The just city.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 Friedmann J. 2011. The Good City: In Defense of Utopian Thinking//Fainstein S S. Readings in Planning Theory(Third Edition). Chichester: Wiley-Blackwell. 87-104.

 

Social tagging: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