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June 2013

Susan S.Fainstein2010年《The Just City》简介

just city

Fainstein(2010)在本书中提出公正城市或正义城市的概念(The Just City),力图发展出与公正相关的城市理论,作者认为公正的城市是公平、民主、多样的城市,并认为城市政策应该致力于为所有居民提供正义,特别是对低收入居民,而研究者们应该帮助找到实现公正的正确路径。她批判了Florida和Healey的观点,认为他们的理论体现了新自由主义和后现代观点的胜利,即理想和理念输给了过程和利润。Fainstein的观点综合了进步的城市规划师早期对公平和物质富裕的关注,以及多样性和参与性的考虑,力图在全球资本主义政治经济框架中探索形成更好的城市生活的途径。作者的分析限定在当前资本主义城市化的背景下,即探讨较为富裕的、民主的西方国家的城市。

全书运用归纳和演绎的方法构建关于公正城市的规范性框架;调查和批判现有城市制度和政策,特别是与城市再开发相关的内容;探讨了实现更公正的城市的制度和政策途径。在讨论理论问题后,作者审视了过去30年中的3个大都市区域:纽约、伦敦和阿姆斯特丹。在这些调查的基础上,作者辨识那些产生更公正结果的战略和政策。 Read More

交通问题的洛杉矶经验——记周江评老师《洛杉矶交通-土地利用-城市发展》

los angeles

2013年6月26日,在清华同衡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16层百人会议室,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助理教授周江评老师介绍了洛杉矶的交通、土地利用和城市发展的过程和启示。周老师是南加州城市规划专业的博士,研究的重点在交通领域,近年来在国际一流杂志上发表了很多文章,对很多交通问题的研究都很深入。他的演讲平实诚恳,乐于与大家分享他的经验与思考,也推荐了很多有趣又有价值的信息。他的演讲按照人们的理解、问题的本质、交通需求管理、当局的声音、城市的历史、教训和启示几个部分展开。增进了我们对美国洛杉矶这座城市的了解,也让大家对交通问题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人们对洛杉矶的误解

人们往往一提到洛杉矶,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低密度蔓延的画面,似乎洛杉矶不可避免地与粗放型的土地利用模式密切相关。但周老师用数据说明了这是人们对洛杉矶的一种误解。他对比了美国各个大都市区的住房和人口数据,数据显示洛杉矶都市区的单位住房密度低于美国都市区的平均值,人口密度高于平均值,千人高等级道路长度低于平均值。可以看出,洛杉矶并不完全与低密度蔓延相关。相关研究显示,1946年时,洛杉矶还是一个公交都市,人年均426次出行都依靠公交,占全部出行次数的58%,对比当前即使是纽约这样一个注重公交的城市,这一比例也不过30%。如果说经济发展程度与城市公交水平相关,也不尽然,因为当时的美国的人均GDP已有18000多美元,人们并不是因为不富裕才坐公交,而且公交似乎也可以保证很好的经济、社会运转。然而,今天洛杉矶更富有,但公共交通已经降低到很低的水平,知耻后勇,正在致力于向其它城市学习,力图恢复过去良好的公交传统。一座城市和一个人一样,会犯错误;可贵的是,城市要能尽快意识和纠正自己的错误。当然,洛杉矶在公共交通发展上的错误,很惨痛,需要花很大的力气去纠正。这值得别的城市很好的借鉴,以免重蹈覆辙。我们一直喜欢学习先进、正确的东西,这乃人之常情;但我们也需要从别人的失败和错误中学习和借鉴,不犯同样的错误,避免类似的失败,其实和学习先进、正确的东西同等重要。因此,今天谈的洛杉矶,也许很多方面是不成功的;但是,这些不成功一样可以让我们反思,学习到很多先进、正确的城市也许不能告诉我们的经验、教训。

交通问题的本质

关于交通问题的本质,周老师提出了他的观点:交通需求只是一个派生需求,它是由交通背后更深层次的需求所决定的,解决交通拥堵问题,不应该是无奈之举,而应该致力于满足本质需求,这一本质需求即为人的需求。周老师提到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来分析人的需求,认为这是一个分析交通问题的好视角。他根据自己的理解,构建了一个交通需求的金字塔模型,排列了决定交通需求的影响因素,从下到上依次是:(1)历史、文化、制度、地理,以及最重要的社会问题的发现、研究、诊断、决策和执行能力;(2)社会经济属性+道路设施容量;(3)前几个要素+土地利用;(4)前几个要素+环境+公交;(5)前几个要素+可达性+可持续+空间正义;(6)前几个要素+?其他新的因素。利用这一框架,我们可以很好的解释人们对交通需求的理解。 人们对交通需求的认识和管控,基本上是从(2)上升到(6)。(1)当中提到的社会问题的发现、研究、诊断、决策和执行能力是解决好交通、城市问题的最终途径。 Read More

弹性城市研究新进展——记张庭伟教授《城市弹性理论及情景规划》讲座

resilient cities

6月21日下午3:30-5:30,清华建筑学院王泽生厅,伊利诺斯大学(芝加哥)城市规划系教授,亚洲和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张庭伟老师举办讲座,围绕《城市弹性理论及情景规划》的主题,介绍了美国城市规划理论的最新动向,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城市弹性理论的背景、基本理念、原则、评价体系等问题,二是情景规划,作为一种弹性理论知道下的规划对策,在美国规划实践中具体的应用方法。虽说张老师点评城市弹性理论其实是“新瓶装旧酒”,用一种新的方式探讨的还是城市规划理论的老问题,却也提供了一种思考城市规划问题的新视角。以下是讲座主要内容的记录。

城市弹性理论的背景

2013年ACSP/AESOP(美国和欧洲规划院校联盟)联合年会主题是“规划弹性的城市和区域(Planning For Resilient Cities and Regions)”。城市弹性理论正在替代“可持续发展理念”,成为新的规划理论热点。该理论由于强大的包容性和相对中立的位置,可以被经济和社会中的左右两派都接受,因此得到广泛关注。

城市弹性理论提出的背景有三:(1)全球经济和社会背景,包括2008年后的西方经济危机、社会矛盾加剧、全球气候变化的挑战。具体来说,经济方面,从基本依靠服务业到向多元经济转型,2010年奥巴马提出重新工业化的战略;环境方面,环境因素作为政治问题涉及到不同的利益集团,作为经济问题涉及环保成本代价,而日本核泄露事件后绿党的兴起,代表了环境问题有转为政治问题的趋势;政治方面,不同党派政治理念不同,解决问题的途径也不同,难以形成共识;(2)是城市发展的不确定性突出,成为普遍性的问题。应该说,所有城市都会面临不确定性,而经济和自然环境,国内和国外政治环境的不稳定和不确定性加剧了城市的不确定性,比如曾经声势浩大的曹妃甸近来的发展面临的债务危机;(3)是城市规划基本功能是应对不确定性,需要不断寻找新的规划方法来应对。于是,弹性城市作为一种新的规划理论被提出。而相应的新的规划方法为情景规划。

Read More

思想与实践的转向——清华建筑思想论坛(四)全纪录

6月16日星期日9:30-17:30,清华建筑学院王泽生厅,八位来自规划和建筑领域的学者和实践者们从各自的视角阐释了对《规划与设计:为了需要帮助的人》这一命题的理解,完整地听下来,切实感受到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中国的规划与建筑的教育和实践正在发生着思想转向。今天,与城市和空间相关的我们每一个人都身处这种转向中,是转向的亲身见证者,也是转向的实在推动者,这是一种让未来更有希望的转向。

尹稚,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清华同衡规划院院长,清控人居集团董事长

演讲主题:《规划与设计:为了需要我们的人》

尹老师的演讲没有用ppt,但逻辑思路清晰,出口成章。他从本次论坛的题目谈起,认为这个题目有些不妥,“为了需要帮助的人”定向性明显,仿佛把规划师置于一个施与者的位置。规划设计,脱胎于精英文化,追求悲天悯人的情怀,但21世纪,我们还要不要站在这样的视角?因此,他建议题目为“规划与设计:为了需要我们的人”似乎更合适。

那么,什么样的人需要我们提供服务或帮助呢?政府、市场、城乡居民。三者中后者的话语权少,但却是城乡环境最真实的使用者,规划师应该探索符合以上三者需求的空间模式和城乡模式之间的匹配关系。毋庸置疑,三者的价值观有差异,规划师在面对他们的工作方式也会有差异,也需要达成多元广泛的价值认同,寻找到价值共同点和利益共同点,以及达成目标的方法和路径。目前规划专业学生们接受的精英教育,只是教育体系的很小的一部分,80%-90%的技能将在实践的磨合中产生。规划师不应该将自己摆在精英的位置,而应该置于与居民可交互可交流的位置上,去了解多元化主体的行为模式,并用空间技术手段去契合这种需求。根植于具体的国情、市情和乡情,根植于具体的人的需求。 Read More

狭路相逢,乐观勤奋者胜

微博是个神奇的地方,它在吞噬我们片段化时间的同时,也能满足我们多样的诉求。或获取信息,或只求一乐,或发泄不满,或汲取能量,我们总能在网络这一强大的工具下,得到更多的困惑和满足。从唯心角度来看,你觉得世界是怎样,她就是怎样;换句话说,你觉得微博能给你带来什么,她就能给你带来什么。当微博上有着共同志趣爱好的人在现实中碰到一起,就会因彼此早已建立的信任和相互了解,能够充分发挥交流的知识溢出效果。可以算是问题重重的网络时代我们能够得到的礼物吧。

晚上学术沙龙有幸请到了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设计学院社区与区域规划系助理教授、博导,也是微博上认识的目前发文影响因子超过15的@周江评 老师,以《学术研究与论文写作漫谈》为题,分享他这些年从事学术研究的心得,理论性和实用性兼备;今晚的另一位神秘嘉宾,清华规划院副总规划师,交通所所长,也是在微博上关注很久的真实坦率充满人文气息的@段进宇 老师,点评周老师的讲座是“真经”,是值得我们研究生好好努力的方向,他也从现实层面鞭辟入里地剖析了当前规划学科遇到的问题,当代规划师遇到的挑战,深入浅出,发人深思。当然,还有来自地理所的@淮大包MAXX 师兄,建院同窗@aLittleBox 师姐,@规划师-淡水鱼,以及其他不知道ID的同学,足足三个小时的讨论,从理论到现实,从方法到信仰,从客观到主观,虽然同学之间的讨论并不是很充分,但从两位老师那儿,确实获得了很多启发。 Read More

小时候与长大后

grow up

今天是六一节,早已远去的童年回忆又有了翻身的机会,我在想,小时候的我与长大后的我有了怎样的变化呢?

小时候的我,特别爱问为什么,妈妈说带我骑车上班特别累,因为我坐在自行车后座上,一路上嘴就没闲“这是啥?那是啥?这是为啥?那是为啥?”妈妈一边要奋力骑车,一边又要回答我那十万个为什么,骑到单位的时候每天都累得不行。童年,好奇心啊,多多的。

长大后的我,依然爱问为什么,只不过越来越依赖于自己去找答案,幸好有了互联网,有了信息通达的社会。然而,一些更深奥的问题,可能无法用简单几句话解答,或本来就没有标准答案,只能依靠自己的思考与判断来给一个让自己信服的答案。比如,世界的本质?唯物还是唯心?等等。现在的好奇心不简单是需要满足的小心思,更是事关人生观世界观全局的引路者。会去读哲学,会去与各个领域的牛人对话,会去不断校准自己对世界的认知,都与这可贵的好奇心有关。当然,在浮躁的大环境中,很多时候我们追求表面的成就感,忽略了那些需要花时间花精力去用心琢磨的问题,照顾不到对更深层次好奇心的满足,实在遗憾。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