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顿爆炸案引发的反思

早晨看新闻得知波士顿发生爆炸事件,发生在马拉松比赛现场。在这一充满健康和快乐气息的环境中发生这样的惨剧,让人痛心不已。不禁联想到911恐怖袭击惨剧、伦敦地铁爆炸惨剧,现代文明的成就带来无与伦比的秩序的同时,也带来了如此多的冲突与悲剧。

联想到了前两天关于熵的思考,局部的秩序与繁荣会带来其他地区的混乱与衰败。昨天开始阅读的普利高津的《从混乱到秩序》,作者尝试对科学所追求的确定性和现实世界的偶然性的做出统一的解释,道出了人类的伟大与成就,也道出了人类的渺小与无力。人们相信,宇宙存在法则,并致力于去不断追寻和探索这种法则,希望能通过对确定性的追求减少内心对于不确定不稳定的世界的恐惧。科学技术踏入正轨的三百年来,人类看起来成功了,在一个越来越完善、确定性越来越强(至少是人们所认为的)的框架里,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科学难题,解释了一个又一个曾经被认为是不确定的现象(包括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也加强人类对不确定性的确定认识),取得了改造世界方面的长足进步。然而,也是这三百年,人类经历了历史上无可比拟的灾难,战争、犯罪、恐怖袭击,在科学规律越来越清晰的世界中人们经历着道德的失序,经历着文明的冲突,经历着古代人永远无法理解的甜蜜的悲伤。普利高津尝试在科学中找到对这一问题的解释,尝试将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统一到一个框架中来,解释确定性与不确定性的共存,解释秩序与混乱的共存,解释永恒与时间的共存。

《第三次浪潮》的作者托夫勒为该书作序,他讲到了他的一个困惑:“假如普利高津和斯唐热(该书的另一位作者)是对的,偶然性在分叉点或接近分叉点处起作用,此后决定论过程再次接替,直到下一个分叉,那么它们不是正在把偶然性本身镶嵌到一个决定论的框架之中吗?对偶然性赋予一种特殊的作用,他们不就解除了其偶然性吗?”普利高津在餐桌上微笑着回答说:“是的,这也许是对的,但是我们当然决不可能确定下一次分叉将会在何时发生。”我们可以认为普利高津的回答十分精妙,如托夫勒所说的“偶然性像凤凰似的再次飞起”,也可以这是他自认为把握了偶然性与必然性交叠发生的定性关系,只是无法定量预测。可以看出,不管我们对不确定性的认识有多深,依然想通过科学和理性相对确定地认识这个世界,一个我们可能把握的世界。这是理性给人类的财富,也是理性给人类的最深的束缚。

这样看来,道家的思想是认识世界的极高境界,顺应天道,不要尝试干预和改变。无论确定与不确定,认识到就顺应之,认识不到就尊重之,万事万物自有它的规律(或无规律),怀着敬意和谐共处,直到永恒,是为对真的追求。而儒家思想是改造世界的极高境界,天道带来伦理,伦理带来秩序,顺应秩序采取行动,以伦理为纲,以天道为指引,为着更美好的世界而努力,是为对善的追求。

曾经认为中国文化因循守旧,混沌圆滑,不求创新,只求固守。后看到冯友兰先生总结中国古代哲学常用名言隽语和比喻论证来阐明观点,哲学家语言往往含糊不清,但文疏义广,微言大义,留给读者充足的想象空间;看到辜鸿铭先生在《中国人的精神》里讲到西方社会应学习传统中国人“良民的信仰”,相信性善、温顺和内省的力量,就能减少一些冲突,增加一份稳定;看到作为胚胎学家的李约瑟和提出波粒二象性的玻尔都曾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启迪,对科学和文明的发展作出极大贡献。我开始反思自己对本民族传统文化的认知,这种先入为主的批判是否来自于当今价值观西化的社会赋予我们的偏见。如果作为被这一传统文化孕育和滋养的我们都无法建立对本民族文化的信心,无法相对客观地理解和认知她,那么这宝贵的财富只能留给那些懂得尊重和感恩的人了。

我想,在这动荡而迷惑的时代,西方的科学理性和东方的神秘直觉,可以在中国的阴阳概念与西方的辩证哲学的框架中找到共存空间。只有当观外与省内相结合,自我保存与与人共存相结合,这个世界才能相对稳定地发展下去。

在大自然的不确定性面前,我们知道的何其少,我们想要的又何其多。我们是否应该于混沌之中追求秩序,于秩序之中反思混沌。克己复礼,对未知的自然,对我们所不能理解的不同观点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和事,永远心存敬畏,也许如今天的悲剧就能少一些。

Social tagging: > >

2 Responses to 波士顿爆炸案引发的反思

  1. sokoban says:

    除了道教,我觉得佛教对人类的未来也有积极的意义。

    • Meiple says:

      同意!儒、道、佛,三者均有深意,关键在于新时期新背景下如何批判性的运用,来解决人类面临的种种问题~他们都是我们的财富,都对未来有积极的意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