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而活:微博到人生

umbrella

微博的出现,能让我们指尖滑动,就看到众生百态,看到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生活方式。虽然微博上的东西不一定是真实世界100%的反应(50%都达不到),却也能够管中窥豹,看得出各人的兴趣、爱好、观点、逻辑,也能对其微博主们的个性略知一二。有人乐观天真,有人苦大愁深;有人苦心经营,有人默默无名;有人分享心得,有人不积口德;有人理性开怀,有人感性伤怀;有人创造信息,有人获取信息;有人创造噪音,有人获取噪音;有人在信息碎片中迷失自我,有人在信息丰腴中滋养自我。我站在微博一端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微博另一端看我。

人生百态,日常生活也可以看到。微博只是给了我们一个更便捷的平台,瞬间就把芸芸众生联系在了一起。有人说,微博上多了智商会变低,果壳网上也有相关的讨论。我认同其中一个观点:人云亦云,对信息不加筛选、真假难辨地转发,不怀疑不思考,长此以往必然智商下降。我们感觉是自己主动选择上微博,主动选择接收信息,但其实接收信息本身就是被动的,接收的信息都是别人想传达给我们的信息,而不是我们想要获取的信息。我们作为微博时代的客体(都算不上主体),其实是“被微博”的一群人。

主动也好,被动也好,技术和信息带给我们好处的同时,必然会有这种种的不足。关键是意识到问题,并能在行动中加以应对。我认为真正能发挥作用的是我们人之所以为人的主观能动性,即是否能够真正摆脱微博和信息的控制,是否能转而控制微博和信息。身边已经有很多朋友以停用微博,来摆脱干扰,这是一种方式,却也把信息联通的好处拒绝了;另一种方式是增强控制力,在浏览微博时,强化自我意识,跟自己说是“我”在看微博,不是微博在看“我”,批判性地接受信息,分析信息。也许有人会说:嘿,我是把微博当作娱乐工具的,没必要这么较真吧。我会说:好啊,如果微博没有成为困扰,当然不必这么较真,问题是当它成为困扰,我们每天不上微博心不安手痒痒的时候,该怎么办。

与卓越的人对话,我们会变得卓越,与平庸的人对话,我们会变得平庸。网络时代,我们被很多卓越的人,很多平庸的人影响着,如果不加控制与选择的话,与我们对话的大多数确实是趋于平庸的。当然,不同的人生观,不同的选择,如果我们接受平庸,那么平庸也没什么不好。但这就是信息时代我们面临的事实。

道理我们都懂,但实际生活中,真正有控制力的又能有几人呢?

对,没控制住的就是我本人。中午看到有人转发凤姐的微博,实在没忍住好奇,实在想知道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午休前宝贵的15分钟都奉献给了凤姐的无病呻吟,奉献给了凤姐追男人而不得的困惑,奉献给了凤姐显摆自己在美帝各种好的优越感。这些引起了我的反思,价值观多元时代,我们应该包容她这样有创造力有突破精神,豁得出去拉得下脸的个体,还是应该鄙视之远离之,不要让缺乏教养的言语和行为混淆了我们的视听,即使是作为娱乐和谈资也不可以。

我更加好奇,凤姐这样的人为什么而活?大学教授为什么而活?成功人士为什么而活?程序员为什么而活?清洁工为什么而活?我们的父亲母亲为什么而活?我为什么而活?

这个问题重要吗?重要吧。值得我用本应用于思考论文框架的时间来思考吗?现在的我觉得是值得的。因为这些基本问题如果没有认真去想,就会一直陷在脑海中,就会充满怀疑。当然,我并不指望通过一次思考就能给出答案,但问题出现时,选择忽视它,我会十分不安。也许你会说,你有你的答案,我有我的思考,从来就没有普适的价值,何必费心琢磨,活在当下就是好的吧。那么是怎样的当下呢?这一刻我该选择继续平日读文献写论文的工作,还是应该面对这一问题?

脑海中梳理了一些关于人为什么而活的观点:为了体验、为了繁衍、为了传播思想、为了让自己更像人、为了幸福、为了成功,或者生命本没有原因,没有目的,活着就是活着,没有为什么。

体验说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出处不详。活着就是为了体验更丰富的感受,体验更多的美好,体验更多的人和事。不能延长生命的长度,就拓展生命的宽度。让活着的这一遭不虚此行。体验即财富。这么说,是不是我体验得更多,我的活着就越有意义呢?什么是意义?

思考说

我思故我在。——笛卡尔。我思考,我就不可能不存在,所以思考和理性是意义。让自己活得更理性,更像人。可是如果更理性,应该是更像机器才对;所以,应该不只是更理性,而是理性与感性的结合,有理性,也有爱。那么,什么是人区别于其他一切的根本?拥有理性思考的能力,拥有直觉的启迪,富于情感的表达?人活着是为了在理性与情感的基础上思考吗?

逐善说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老子。追求goodness,追求至善,追求万物的秩序。在秩序中提升自我,提升自我以认识天道,认识天道后遵循天道。那么,天道是什么?宇宙万物的运行规律。宇宙万物包含人类,人类行为是否有规律?人类行为的规律是否也是天道?是否应该遵循人类行为的这种规律?如何辨别这种规律?多数人还是少数人,还是所有人?如何选择至善?心中会自有方向吗?

成功说

无论如何也要成功。——拿破仑·希尔。成功说是很多人所认为的普适价值。追求金钱、权力,追求成功,占据社会地位。读书时,要成绩最高为好;工作时,要业绩最优为好;赚钱时,要赚得最多为好;捐款时,能想捐多少捐多少为好。成为兴业之士、学术大师、治国之才,是我们的一些高校喊出的人才培养目标,其中饱含成功学的逻辑。兴业、治国、学术,是否是顺应人类发展之道的不二选择?在迈向成功的过程中,我们愿意牺牲多少其他的目标而追求这一目标?

自由说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裴多菲。自由是我们拥有的选择的权力。达到卓越,实现成功,让自己拥有更多选择的自由。当我们真正成功时,会拥有更多的自由吗?当下的我们不也有很多的自由?我们想要的是哪种自由?想吃什么吃什么,想买什么买什么,想说什么说什么?还是想读什么书读什么书,想上什么学上什么学?还是不想工作的时候可以不工作?想要跟谁在一起就能跟谁在一起?我们能保证我们想的就是我们内心真正想要的吗?能保证这种“想要”不是社会的偏见对我们的影响吗?为了自由,我们会放弃爱情和生命吗?

幸福说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出处不详。积极的态度被奉为心灵鸡汤,能让我们的生活发生质的变化,每天对自己微笑,每天对自己说我可以,每天都以快乐的精神面对困难,确实可以帮助我们拥有美好的生活。接受我们自己,把握当下的一切,让快乐感染自己,也感染周围的人,积极思考,积极行动,幸福就在我们身边。这是一种积极的心理暗示,好用且有效,可以在很多时候帮助我们。但现实世界就是如此美好吗?我们看待不愉快、未实现的愿望时,能够都如此泰然处之吗?在一个资源有限,充满竞争的世界中,乐呵呵地追求幸福是人生的意义吗?

实践说

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亦即自己思维的此岸性。——马克思。想到就去做,行动最可贵。生命有限,时间有限,只是停留在思考阶段,而放弃行动,怎会有成就。可是很多思想家就是在思考中发现了人生的价值,很多行动者一出手世界的秩序就变得更混乱了。什么时候该思考,什么时候该行动?行动的准则又是什么?

改变说

活着就为改变世界。——介绍乔布斯的书。为什么要改变,这个世界不好?谁认为不好?即使不好,改变就能变好?改变以后更差了怎么办?好坏的衡量标准是什么?现世的人?古人?后人?

哈姆雷特说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人为什么而活?这是个与每个人都切身相关,却又不那么相关的问题。我们可以思考,也可以回避。因为能活着,似乎已经比为什么活更重要了。

我说

我为什么而活?可以确定的是当前的科技条件下,生命有限,我的时间有限。外界的一切似是而非,我能把握的是内心的感受和行动的选择,因此我会选择做我认为正确的事,选择主宰自己的生活。以上列举的人生观中,我倾向于幸福说、逐善说,我相信积极的力量,善良的力量,相信心中的自明之理会引导我们走向美好。其他目标我不否定,只是会意识到极端不会带来平静,唯有通过平衡能获得和谐。阴阳的平衡,理智与感情的平衡,有限与永恒的平衡,当下与长远的平衡,自我与他人的平衡,佛洛依德所称的生本能和死本能的平衡,等等。善是指引,平衡是方法,勤奋是途径,控制是手段。

笛卡尔说:uncluttered and attentive mind(清晰的、试探性的思维)会引领我们走向美好。相信只要我们保持开放性与批判性,在善的指引下,我们一定会不虚此生。

原来,人生是属于相信的。

Social tagging: >

Leave a Reply